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攝影專訪|在「忘記」和「勿忘記」之間 隨緣攝影的1800日馮馮過日子影像記憶

分享:

攝影項目源於擔心「失憶」

攝影項目開幕禮當日,馮漢柱預備了寫上「忘記」和「勿忘記」的紙杯讓出席者選擇,雖然他沒有深究人們選擇的背後原因,但指出大多數人都斬釘截鐵地表示選擇「忘記」。他卻因為喜歡當攝影記者記錄事情而選擇「勿忘記」,更重要的是這個攝影項目起源於擔心自己「失憶」,所以才希望拍攝影像留下記憶的線索。馮亦會在日常生活當中尋找影像創作的靈感,他每天下班坐電車時,在車廂上層車頭位置有一個電子屏幕,顯示「請勿忘記攜帶身邊物品」的提醒字句,他把當中的「忘記」和「勿忘記」字眼拍攝下來,製作成為紙牌道具給觀眾手持拍攝。

1996 年採訪調景嶺清拆的反思

雖然在開幕禮當天的出席者可以選擇記憶與遺忘,但是馮漢柱從 1992 年起任職攝影記者的32年職業生涯裡,一直未能忘記 1996 年調景嶺清拆行動中,少數居民留守到最後抗議的畫面。當時有一名情緒激動的居民站在調景嶺中學樓頂,地面上的警察表示居民的行為危險,勸喻他不要跳下來。當時馮漢柱站在居民身旁拍攝,內心爭扎是否要阻止居民跳下去令他人受傷,但又覺得身為攝影記者不能干預新聞事件,思前想後最終沒有阻止其行動。結果該名抗議居民飛身躍下弄傷了一名警員,事件亦登上翌日報紙新聞頭版,馮因此不斷思考自己作為攝影記者是否很「失敗」。

馮漢柱作為攝影記者,每天都會帶備相機外出,但拿起專業相機和鏡頭就要肩負物理上、精神上、責任上的重擔,於是馮在是次攝影項目決定用智能手機拍攝,認為這樣比較生活化和容易操作。今次攝影項目的相片主要是馮和家人逛街或工餘時間拍攝的,影像內容觸及香港景色、小動物、女兒等不同範疇。馮認為現在拍攝時有緣遇到的部份場景,換作另一個攝影師可能不覺得值得拍攝,但他卻認為「每一件事在自己眼前都是緣份」,雖然還會有一些故意計劃去拍攝的地方,但大多數都是隨緣拍攝。

金魚記憶

馮漢柱在攝影項目的場地擺放了一個魚缸,缸底有一部平板電腦播放金魚遊水的影像,這個影像裝置的創作靈感源自他和女兒撈金魚的經歷。當時他們撈了四條金魚回家飼養,最後只餘下其中一條存活。馮覺得這條金魚很漂亮經常拍攝牠,當聽到家人提及一些北歐國家只養一條金魚是違法,馮決定多養一條小金魚陪伴大金魚,可惜小金魚放進魚缸不久,大金魚就死亡了。

對於這條自己有感情的金魚離世,馮漢柱感到傷心外亦回憶小時候聽說金魚只有4秒記憶,覺得金魚在魚缸遊水時很自在,但牠可能在不停遊水的過程裡,發現自己被困於魚缸而不開心,但4秒後又會忘記了受困繼續遊水,這樣不停重重複複是否幸福?他認為留待觀眾自行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