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收緊查車牌|新聞報道查冊需書面申請 運輸署長裁決 不設上訴

分享:

運輸署今(1月5日)突然宣布三日後(1月8日)將「完善」車輛查冊,只限車主本人、獲車主同意者,或受車輛直接影響人士用於如買賣車輛等七項指明用途,才可查車牌。

採訪新聞要查車牌,只能透過「例外情況」書面申請,由運輸署長「把關」,只在公眾利益大於車主私隱權才會批准,如不利國安將拒批。如何定義「公眾利益」?查721事件會否「獲批」?運輸署署長李頌恩指無客觀定義,直言:「設登記冊目的,老實講,新聞報道唔係主要考慮」。記協批評由官員為傳媒界定公眾利益是越俎代庖。

新安排未經諮詢。此外,署方自 2021年起,會電郵通知個人車主,其車牌正被人查閱的安排會繼續,並延伸至公司車主。

運輸署下一周將推行車輛查冊新安排,新聞工作者須提交申請獲署長批准才獲發證明書。(資料圖片)

署方「完善」查車牌 限車主、獲車主同意或七項指明用途

運輸署今下午開記者會介紹牌照服務新安排時,突宣布下周一(1月8日)起實施車輛細節登記證明書「優化安排」。署方指終審法院就一宗跟申請車輛細節登記證明書(下稱證明書)頒下判決,指出登記冊個人資料涉及私隱,運輸署長有責任妥善管理、防範個人資料被濫用,政府完成檢討後決定下周推新安排,「完善」查閱登記冊制度。

運輸署指新安排下,將指明車輛登記冊設立的三個目的,分別為規管車輛使用;供執法機關履行職責;向受因受車輛擁有權或使用有直接影響,而需確定車輛資料的人士提供資料。

在列明目的下,有三個條件符合獲發放證明書,包括申請人須為登記車主;或已取得車主書面同意及將資料用於車主同意用途;以及直接受車輛擁有權或使用影響人士,但只限於七項指明用途,包括買賣車輛;保險索償、賠償或申索;糾正車輛出現在不適當地方;追討費用、罰款、收費、貸款;車輛涉及法律程序及安全召回。

運輸署署長李頌恩指何謂「重大公眾利益」難一概而論,沒有客觀和簡單定義(直播片段截圖)。

傳媒屬「例外情況」 署長審批是否獲發證明書

署方指若申請人,如新聞工作者不符合訂明條件,但基於其他涉及車輛擁有權及使用、而且涉及重大公眾利益情況,屬於「例外情況」,可透過書面陳述方式,申請獲發證明書。

新聞報道查車牌要書面申請,須列明申請人身分詳情、理據、提出充分及詳盡的陳述,提供相關證明文件。運輸署長只會在信納申請人獲得該車輛登記細節是合法及正當、披露公眾利益大於車主私隱權、及其他人和社會合法權益,以及資料不會被濫用情況下,才會批准申請。

運輸署最新上載指引列明,需就個別申請考慮不同因素,又列出其中六項因素,包括申請人索取資料目的、如何使用資料,如披露方式和對象、申請人會有何措施保障資料不被濫用、是否以經其他合理可行方式,達致其聲稱符合公眾利益目的、拒絕披露資料會否有損社會權益、申請人是否受行業或專業守則約束及監管機構監管等。

另外,署方會將 2021 年已實施的電郵通知服務,由個人名義登記車主、延伸到所有車主,以及要求申請人保存資料兩年、供署方作隨機抽樣及查核。

終審法院去年6月頒布判辭,認為沒理由將「真誠新聞調查」,排除在申請證明書選項「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以外,裁定《鏗鏘集》前編導蔡玉玲上訴得直,撤銷定罪及懲罰。(資料圖片)

新指引訂明不利國安或損公共秩序將拒批

記者會上,運輸署並沒有提及涉及國家安全情況,但最新上載到網站的指引,有兩部分列出,無論是符合登記冊目的之申請、抑或例外情況的任何申請,若署長有理由相信有關申請不利國家安全、或可能威脅公共安全、或有損維護公共秩序,將拒絕有關申請。

何謂「重大公眾利益」 運輸署長:沒有廣泛定義

運輸署署長李頌恩在記者會上多次被問及,如何定義何謂「重大公眾利益」?追查721事件是否屬於重大公眾利益?有關安排會否阻礙新聞工作?李頌恩回應是指「一般大眾社會福祉,沒有一個適用於所有情況的廣泛定義」,不能概括而論、也沒有一個簡單定義,又強調安排是平衡車主私隱權和其他人士需要,故推出「例外情況」作平衡,有關安排不單記者、其他行業也可以使用,運輸署會視乎情況諮詢其他部門,又指「有需要的話可能不單是運輸署作判斷」。

有記者提到終審法院判決案件涉及新聞自由,質疑署方為何不把新聞用途列明在發放證明書的條件之中。李頌恩回應指,終院判決指出舊有申請表格字眼「太唔明確及太闊」、登記冊有被濫用危機;她又稱「設立登記冊原意,老實講,新聞報道唔係運輸署主要考慮」,強調運輸署成立登記冊有其目的,有關資料應用於與目的相關用途,署方現時安排符合終院判決精神,令登記冊資料使用和設立目的相符。

申請需要難一概而論 不設上訴機制

至於申請獲批准需時多久、是否設上訴機制?李頌恩則指要視乎提交個案資料是否充足,也有可能要跟申請人索取額外資料,難一概而言論需時多久;申請也將如現時一樣不設上訴機制,但歡迎申請人提供額外資料予署方考慮。

記協主席陳朗昇認為由政府界定公眾利益是「越俎代庖」,新安排有損新聞自由。(資料圖片)

記協主席:政府官界定公眾利益是「越俎代庖」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昇認為,運輸署收緊車牌查冊安排是不尊重終審法院裁決及《基本法》。他質疑,政府內部本來都沒有指引界定何謂「公眾利益」,由政府官員去界定新聞界的公眾利益其實更是「越俎代庖」,「他們根本沒有這樣的認知去界定甚麼是公眾利益。」他說,如有獨立委任出來的法官界定何為「公眾利益」,感覺相對合理。陳朗昇認為,運輸署署長若核實申請者是新聞機構,就應該批出有關申請、不應審查理由及內容。

至於運輸署新指引列明署長,若有合理理由相信,申請會不利國家安全,或相當可能威脅公共安全或損害維護公共秩序,將拒絕申請。陳朗昇指,即使涉及國安要小心、未必獲批,但署方如何界定有關概念?「這些一般都是警方去執法才會提及,為何會在道路安全加入公眾秩序的概念,運輸署怎去界定?」他強調,現時社會氣氛下,涉查冊報道已越來越少,車牌查冊的安排再度收緊,「查冊唔使做咁濟。」他形容,新做法損害新聞自由。

香港電台節目《鏗鏘集》時任編導蔡玉玲,在製作元朗7.21襲擊事件專題時,被指進行車牌查冊時作出虛假陳述,經審訊後被裁定罪成並遭罰款;不少媒體因應蔡被捕,而不再容許記者查車牌作報道。案件最終上訴至終審法院,去年6月頒布判辭,認為沒有理由將真誠的新聞調查,排除在申請證明書的選項「其他有關交通及運輸的事宜」以外,裁定蔡玉玲上訴得直,撤銷其定罪及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