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教協解散兩年2|釘牌增兩倍 建制新工會不做政治個案 教師求助無門?

分享:

教協解散後的兩年,教育界被投訴違專業操守、被釘牌數字倍增。教協解散翌日,教聯會即成立新的「教育工作者工會」(教工會),但教工會明言,不會處理非勞資糾紛、以及政治偏頗個案。今天,有誰可為他們發聲?

攝影:梁文熙

教協在 2021 年解散前夕,不少會員前赴銅鑼灣的教協超市。

初中中文科教師 C (化名)是前教協會員。C說,她任教的學校,早年有老師會負責於學期初宣傳加入教協,收集報名和會費;但如今無人宣傳加入教聯會,很少人是教聯會會員。教協解散前,C 甚少與教協聯繫,主要受惠於教協超市優惠,「係無咗教協搞遊行,少咗一份認同感」。

C 又指,教師不加入教聯會,是因教聯會不能代表自己政治立場。C 舉例,早前有中學生向平機會挑戰男生不能留長髮,屬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有年輕同事私下表示支持,「教聯會鄧飛當時公開斬釘截鐵的說,無需要檢討學校髮禁,可能都是一個例子,反映教聯代表不了較開明或者年輕老師的立場」。

在國安法時代,投訴教師和釘牌的個案備受關注,C 坦言教師擔心被舉報,自我噤聲,認為即使教協存在,也未能改變大環境;只是現在情況更懷,只餘單一立場的工會,無發聲渠道。她說,疫情期間,有教師因沒接種疫苗,不符疫苗通行證規例,寧願離職也不發聲,「大家感覺到出聲都無用,唔會再凝聚到一班人一齊出來表達,同埋都預見到越來越差,不如早走早著。」

三年取消 35 教師註冊 投訴、取消註冊逐年增加

教協倒下後,撞上近年教師面對投訴也有所增加。綜合教育局回覆立法會議員查詢, 2020 年至 2022 年間取消教師註冊的數字,以及教育局接獲投訴教師的宗數有上升趨勢,三年共有 35 人被取消註冊、接獲 528 宗投訴。投訴及釘牌數字逐年增加,這三年,各有  7 、 7 、 21 名教師被釘牌;局方接獲有關教師違反專業操守的投訴,每年分別有 149、 145 、 234 宗。

232 宗涉社會事件被投訴 90 宗成立
在 528 宗投訴中,有 232 宗涉及在社會事件中,被指涉嫌專業失當的投訴。截至今年一月底,有 90 宗成立,局方取消四名教師的註冊,其餘不成立及仍在處理。

至少五教師因政治被釘牌

過去三年被釘牌的 35 名教師,涉及何事?教育局沒有解答,局方回覆指,理解大眾對教師專業操守的關注和期望,會在可行的情況下提高個案處理的透明度,例如在不公開個人資料的原則下,在立法會分享一些個案。

記者翻查資料,整合到其中十位教師的釘牌原因,當中五宗個案懷疑與政治或社運相關。一名小學教師,被指其設計的校本教案、教學材料和工作紙,「有計劃地散播『港獨』信息」;一名常識科教師被指教歷史事件「嚴重錯誤」,如稱英國是「爲了消滅中國内的鴉片而發動鴉片戰爭」;有中學通識教師被指持續採用偏頗材料,內容包括「尚在發展階段而未有定案的政治議題」,被指貶損國家,挑起學生對國家反感。另有一教師涉藏有攻擊性武器被判囚、一教師涉刑事毁壞被判囚。

匿名投訴亦處理

資深教育工作者 A 說,以往針對教師的投訴通常是由校方處理,較少提升至向教育局投訴;但現時教育局會處理匿名投訴,甚至連教師在個人社交媒體的言論,也受到監察,投訴數字上升是正常現象。

根據教育局網頁解釋,過往有教師工會隱去教師作為投訴人的資料,然後要求局方跟進,局方都因應個案的嚴重性認真處理;若現在有教師工會要求教育局及學校不處理匿名投訴,是雙重標準。

A 說,一旦教師被判斷為犯錯,教育局可向教師發出警告和勸喻,此對教師的職涯影響甚大,幾乎不可能轉工,再加上釘牌的上升趨勢,整體形勢是更為嚴峻。他認為,若教師並非犯下性罪行、或對學生構成威脅,而純粹是無心犯錯,應予機會改正。

資深教育工作者:如屬無心應給予機會

去年底,教育局推出《教師專業操守指引》,列明教師應恪守法治、自覺維護國安等八項準則,並列出「應該」及「不應」做的行為。新時代下的教師,如被投訴政治偏頗,能否找工會協助?

在教協解散後、由教聯會成立的另一個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工作者工會」(教工會)明言,不會處理非勞資糾紛、以及政治偏頗個案。主席黃建豪說,大眾對教師品德有期望,是學生的榜樣,應注意個人言行,「份糧包埋」;如有教師求助,而個案涉違法,工會則不會處理,工會的權限只是處理勞資糾紛。他舉例指,如教師使用政治偏頗教材,煽動分裂國家,一定不會協助,「因為佢已經違法,咁我哋唔會盲目咁去幫」。

黃建豪說,如有教師求助,而個案涉違法,工會不會處理。

黃建豪說,教工會曾協助逾 1700 宗查詢及求助,例如有教師指受新任校長壓逼,有協助其向教育局投訴、調查該名校長。他又指,社運之後,有兩位前教協會員,轉向教工會求助,其中一位教師與學校管理層因薪酬計算出現爭拗,遂向教工會查詢權益事宜;另一位教師則在網上發表關於學校的言論,被校方警告,他向教工會查詢、最後決定辭職,故未有繼續跟進。

資深教育工作者 A 說,教協從前有專責部門「權益投訴部」,處理教師求助,無論是否涉政治原因也會跟進,助其申訴、並解釋僱員權益。翻查資料,2020 年教協曾協助上文所述的一名被指散播「港獨」的小學教師,向教育局提出上訴。教協當時指教師只為教授言論自由,並引述正反意見,並非一面倒散播港獨。教育局則對教協看法表示極度遺憾,指教協為個別教師嚴重專業失德開脫、製造恐慌。

A 說,勞資糾紛一般指涉及解約或薪酬等事宜,例如教師合約條款不公、或被冤枉犯錯而遭懲罰;誠然若教材及言論等被視為政治偏頗,但事實上未證實教師當中有錯、卻遭懲罰而失去工作,也算是一種勞資糾紛。

他認為,如調查後發現教師確實犯法,或工作上出錯,工會未必會幫、也可終止協助,但不應一開始便將某類糾紛拒諸門外;如其有合理辯解,或指控根本不符事實,就應該協助。他又指教師被投訴,涉及複雜的合約問題,工會可讓教師了解自身權益,減少擔憂;工會亦可協助向校方或教育局澄清事實。

他說教聯會和教工會,相信較少處理相關政治個案,而求助者也對其不信任。教協解散、多個媒體停運,加上修改選舉制度後,立法會無民主派議員,一連串因素下,這些教師求助無門。

2017年,林鄭月娥参選特首時,曾出席教協的論壇,當選後,也曾到教協見選委。

集誌社檔案:教協成立近半世紀 《人民日報》、新華社狙擊後解散

48 年歷史的教協,生於抗爭,也在抗爭後解散。1973年,港英政府削減文憑教師入職薪酬,十多個教育團體成立「香港教育團體聯合秘書處」,發動罷課,逼令政府讓步。這場運動的其中一位領袖是民主派元老司徒華。同年,教協登記成為工會,會員有五千多人,他們主要是這場抗爭的參與者,司徒華成為首任主席。

教協曾參與多場運動,包括轟動一時的金禧事件。1977 年,寶血會金禧中學被揭斂財、撤換原本的校長,新校長被質疑挪用公款、針對學生,有學生靜坐抗議,向律政司及教署投訴。此後,校方停學處分四名學生,學生繼續抗爭,教署決定封校、解僱 16 名教師。教協和學聯介入學運,教協向港督麥理浩請願,並在維園舉行萬人集會。最後港督委任的三人調查委員會提出中期報告書,建議成立五育中學供金禧師生繼續任教就學,並撤除對教師的警告信。

第二任教協主席張文光曾說,金禧事件令教協「變質」,由教師工會,開始關心社會公義,慢慢變得像進步的壓力團體,參與更多社運,如反對日本篡改侵華歷史、反對公務員減薪等。八九民運,教協亦高調支持北京學生,並在 1989 年五月教協理事會決議,為中國民運發起募捐。教協亦代表教育界走入議會,1985 年司徒華當選立法會議員,其後由張文光、葉建源接任。

1997 年回歸之後,教協參與 2003 年七一遊行,亦是 2012 年反國教運動的參與組織。2019 年反修例運動爆發,教協曾在 6.12 金鐘衝突後呼籲全港罷課,並在八月發起教育界大遊行。

2020 年六月國安法生效,公民團體和組織骨牌式解散。 2021 年三月及六月,教協先後退出民陣和支聯會。 7 月 30 日,官媒《人民日報》及新華社大篇幅批評教協是「毒瘤」,指教協退出民陣和支聯會,不能勾銷「煽暴搗亂、禍害香港的罪責」,並指「香港教育要正本清源、重回正軌,就必須徹查教協」。《人民日報》發稿翌日,教育局宣布全面終止與教協的工作關係。

2021 年 8 月初,教協接連退出職工盟、國際教育組織,又成立中國歷史文化工作組。不過,時任教協會長馮偉華形容,相關努力「無用」,批評未止,教協感受巨大壓力,遂於 8 月 10 日宣布解散, 9 月 11 日通過啟動解散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