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斯洛伐克總理遇槍擊 親俄、涉貪狂人如何勝選重奪政權?

分享:

「我感到矛盾,因為他是個壞人」

「我一開始敢到震驚。」Miso Imlej 在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家中,看見電話內傳來的新聞通知——斯洛伐克總理菲佐中槍。「我感到矛盾,因為他是個壞人,曾經他為求自保而殺人,他雙手是有鮮血的,但同時我亦不想他置諸死地。」這就是一些斯洛伐克人在5月15日時的感受。

剛過去的周三,斯洛伐克總理菲佐在斯洛伐克中部城市 Handlová,會議結束後前往與支持者握手,被混入人群的槍手近距離開槍,現場響起五下槍聲,菲佐腹部與手臂中槍,兇徒隨即被捕,菲佐送院並經過五小時的手術搶救後情況嚴重但已無生命危險。政府代表後來再舉行記者會,表示會繼續推行菲佐原訂計劃。警方落案起訴一名71歲男子企圖謀殺,官方指男子犯案動機是有政治立場,但他並不隸屬任何政黨,案件亦非有組織地進行。

根據《衛報》報道,犯案男子是一名前保安,鄰居指他近日非常不滿菲佐執政黨打壓言論自由。內部大臣 Matus Sutaj Estok 歸咎一直以來反菲佐的輿論,叫記者去反省他們一直如何報道菲佐的政策。

民眾對於菲佐的看法,Imlej 直言已非一朝一夕,「他破壞了我們的國家,不但貪污,又摧毀民主,我們以為上次他下台後,他的政治生涯便完結。」離鄉別井五年到荷蘭工作,Imlej 原打算不久後回國生活,但當去年菲佐再度上任,後來他的盟友佩列格里尼(Peter Pellegrini)獲選為總統,Imlej 實在無法接受,「那簡直是惡夢成真,無人料過他可以捲土重來。」

國外的人考慮不再回國,國內亦有人嘗試對抗政權,「無大台」社區領袖 Jan Galik,是斯洛伐克反法西斯主義活動的其中一名召集人,過去六年已舉辦大大小小支持民主的集會與示威,雖然國民立場早已成兩極化,但 Galik 認為菲佐遇襲後為未來爭取言論自由帶來前所未有的阻力,「政府已把事件歸咎記者、媒體,認為他們散播憎恨言論,煽動暴力,但這全都是不正確。我擔心日後會有後續行動,打擊我們。」他坦言短期內不會舉辦集會,一來以免成為政府幌子,遭借題發揮,二來為保障召集人及參與者安全。

調查記者被殺 引發示威至下台

Galik 主力參與社區事務,是自 2018 年,斯洛伐克發生了一宗槍殺案,案件轟動全國,其後更令菲佐下台。當年 2 月 26 日,27歲的 Jan Kuciak 與同齡未婚妻Martina Kusnirova 被發現倒臥在 Veľká Mača 的家中,發現時已身亡,屍體上有槍傷。Kuciak 是一名調查記者,專門撰寫有關逃稅報道,更把矛頭指向當時執政黨與其黨魁菲佐,涉嫌挪用歐盟公款,又揭露富商逃稅等等,與城中達官貴人交惡。

他死前正調查意大利犯罪集團如何在斯洛伐克東部落戶,並挪用歐盟公款;又揭發他們與政府高官,包括菲佐的顧問有密切關係。Kuciak 之死觸發史無前例的示威浪潮要求政府徹查事件,全國 48 個城鎮舉行示威,單是首都 Bratislava 便有超過六萬人出席,是自 1989 年反共產黨的「天鵝絨革命」後的最大型示威,時任總理菲佐後來在示威聲中下台。

現年 59 歲的菲佐,在 1989 年於共產黨開始他的政治生涯,在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分裂後因未被承繼共產黨的政黨賞識,選擇自立門戶,在 1999 年成立中間偏左翼的方向–社會民主黨;2006 年,斯洛伐克加入歐盟兩周年後,菲佐帶領方向黨贏出選舉,坐上總理席位。之後在 2010 年選舉前爆發醜聞,疑似菲佐講述自己曾在選舉中收取數百萬歐元的錄音流出,方向黨雖贏出選舉,但在沒有政黨願意成立執政聯盟下菲佐請辭; 2016 年菲佐再次上任,但因調查記者被殺一事下台,直至去年再被選出。

半小時做 1001 次掌上壓

菲佐熱愛足球、健身、跑車,令他成為典型的「男性主義者」,他曾在 2013 年的總統候選人競選活動中,在半小時做 1001 次掌上壓,較當時其他紀律部隊人員多出600 次,成為一時熱話。他說話風格別具一格, 不時口出狂言,又持親俄反美立場,把歐洲面對的能源危機與國內通漲歸咎於烏克蘭大戰,令他獲右翼份子的熱愛。他在今年表示,惟一能停止俄烏戰事便是烏克蘭放棄一些領土,同時他高調表示會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這就是帶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基礎。」

菲佐所屬方向黨亦承諾只會人道支援烏克蘭,而非提供武器支援,又揚言若俄羅斯總統普京到訪斯洛伐克,並不會遵守國際法庭的通緝令將他拘捕,不少分析認為他正採取匈牙利總理奧班的取態。匈牙利總理奧班,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盟友、俄羅斯安全委員會副主席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紛紛在菲佐遇襲後,指他是因俄烏戰事立場而成為目標。菲佐在上任後,已表示支持奧班阻截歐盟向烏克蘭發放的 50 億歐元援助,其文化部亦重啟與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合作。

圖取代公營電視台

除了對外持具爭議性立場,菲佐上場後亦馬上在國家進行改革,原本公營的電視台與電台,將由新機構取代,由政府與國會議員挑選的委員會任命其管理層,法案現正在議會審議,但已惹來重大迴響,反對聲音擔心電視台將成為政府的宣傳工具。歐洲地區國際性廣播專業組織(European Broadcasting Union)總監更發聲明,批評這將令公營媒體逐步成為國營媒體,亦是民主與言論自由的一大倒退。

在公營電視台新聞部工作,但不願具名的員工指,現時編採部與立場未有影響,但他認為只是時間問題,因為暫時可以看到的是,其他電視台的時事評論節目,因新一屆親政府人士捨棄接受訪問、改而自設網上平台,令節目被腰斬。「主流媒體應可批評政府,但假如他們被噤聲,既有觀眾並不會無故轉看小眾媒體,只會令傳播資訊、立場更單一。」他指電視台內有部分員工反對新法,但自己對未來感到悲觀,「假如編輯開始要求審查我們的工作,那我便會辭職。」

打算廢除特殊檢察官辦公室

除整頓媒體,菲佐又向司法機構着手,打算更改國家的刑法,包括廢除處理有組織犯案等嚴重案件的特殊檢察官辦公室,並由區域辦公室代理;貪污案的罪犯可減刑,甚至暫緩表決。菲佐曾在 2022 年被控貪污,案件在6個月後離奇被撤銷。

然而,菲佐確實是民主選舉選出,勝選的關鍵源於國民原對後共產黨時代有無限的嚮往,但隨蘇聯解體,政府未能達到對自由、民主、特別是繁榮的期待;期待落空,令上一代國民質疑西方模式,同時讓親俄言論有機可乘。俄羅斯利用冷戰時等策略,在社交媒體、網站發佈舊共產時期的安逸,雖然生活不算富裕,但總算人人有工作與基本生活條件,加上其國家語言來至斯拉夫語,與俄語、烏語等相近,進一步令斯洛伐克人變成同溫層,繼而借疫情與俄烏大戰分化國民。

Galik 表示:「我們現時在斯洛伐克目睹的,亦曾經在白俄羅斯、俄羅斯、匈牙利發生過。這種策略不幸令非牟利機構倒閉、攻擊媒體⋯⋯為社會帶來真正破壞。斯洛伐克特別之處,是同類事件發生得更快,有人比喻菲佐是匈牙利的總理奧班,但其實他比奧班更差,他上台數個月的影響便可以媲美對方數年的影響。」他說菲佐政府透過疫情與俄烏大戰來散播恐慌等負面情緒,分化國家,「我鼓勵大家持續關注斯洛伐克,雖然我們是個很小的國家,但這是俄羅斯滲透影響的閘門,不論是對北約支持度,俄烏戰事,影響將在數年間便會浮現。」

「很可惜,我們已經輸了這場混合戰(hybrid warfare)。在未來,斯洛伐克的情況只會每況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