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有條件釋放令|港府研強制羈留自願入院者有暴力傾向人士 學者批新增釋放條件侵人權

分享:

鑽石山荷里活廣場上月發生持刀襲擊案,引起社會對精神病廣泛關注,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今午( 27日)討論「有條件釋放」機制,醫務衞生局副局長李夏茵在會後表示,同意委員會建議,將「完善」「有條件釋放機制」,當中包括會將自願入院但發現有刑事暴力記錄或傾向的病人改為強制羈留,將其納入「有條件釋放令」之適用範圍;會為「有條件釋放令」增更多條件,包括遙距監察病人服藥、透過血液或尿液樣本測試病人有否服藥等。有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擔心,將影響病人的求醫意欲,批評現時的方向是「向病人開刀,用他們的權利自由去消除社會疑慮。」

6月3日,有市民到場獻花,悼念死者。
鑽石山荷里活廣場上月發生持刀襲擊案,引起社會對精神病廣泛關注。圖為 6月3日,有市民到場獻花,悼念死者。

擴「有條件釋放機制」適用範圍

「有條件釋放令」現時只適用於強制羈留,及有刑事暴力記錄或傾向的病人。這些病人需在特定條件下出院,包括居住在指明的地方、定期覆診、服用醫生所處方的藥物或受社會福利署署長監管等。如沒遵守條件,可將病人召回接受治療。醫管局六月回覆《集誌社》時表示,現時跟進的病人中,有約1300名病人屬於「獲有條件釋放」。

醫衞局副局長李夏茵透露,將會「完善」有條件釋放機制,令自願入院,但發現有刑事暴力傾向的病人,改為「強制羈留」,令他們在出院時獲「有條件釋放令」。醫管局將會修訂為前線精神科醫生提供的指引,如果發現自願入院的病人,在入院期間作暴力行為,或有暴力傾向,就會將病人改為「強行羈留」,令「有條件釋放令」適用在病人身上。

增「遙距監察服藥」等條件

李夏茵說,醫管局會訂立臨床指引及守則,盡量處方較新、副作用較少的藥物,在轉藥時要符合臨床條件,才可由注射改為口服藥,醫生都會為「有條件釋放」條件,訂立更多更具體,及更具針對性的服藥要求的條件,例如要求遙距影像觀察病人服藥情況,或者檢查用藥數量,或透過血液或尿液樣本去測試病人有否服藥,以確保病人真的依從醫生指示去服用藥物。李夏茵說,如醫護人員或照顧者及早發現病人未遵守釋放條件就應該介入,讓病人可以盡快重新入院。

不會擴闊至具自殺傾向病人 

不過,李夏茵表示,局方沒意欲將「有條件釋放令」範圍擴闊至有自殺傾向、或會疏忽照顧自己的病人。李夏茵說,因為「有條件釋放令」會對病人施加全面,且更嚴格的條件,涵蓋其居所、服藥場所,是「多方面限制病人的自由」,從政策原意考慮,是應該增加更多社區支援,支持這些病人,而不是為他們施加與刑事暴力病歷病人相等的限制。

被施加「有條件釋放令」病人 近五成已逾五年未獲「撤令」

現時,病人需自行向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提出上訴,申請覆核個案,或須主診醫生經檢驗後認為合適、並獲精神病院院長批準,才可取消「有條件釋放令」。《集誌社》早前取得數據,獲「有條件釋放」的 1311 人中,已有350 人獲「有條件釋放令」5 至 10 年,有 305 人獲有條件釋放令 10 年以上。

李夏茵說,以後將就每一個「有條件釋放」的個案設立「自動覆核期」,醫管局會透過現時已有的的「跨專業個案會議」機制,由主診醫生、醫務社工、個案經理、護士等,因應病人復原情況,為病人作專業評估。李說,日後將透過這平台,至少每兩年審視病人的有條件釋放令。

曾研究「有條件釋放令」的港大醫學倫理與法律研究中心的副總監張天目表示,持有條件釋放令代表病人要一直在出院後遵從條件生活,但原有制度並沒持續檢視這些條件,以致持令的病人出院後很長時間,都受同一條件限制。她舉例,過往曾有病人因要定期回院接受注射、中途宿舍的門禁條件等而失業,這些措施限制了人身自由。

但她另指出,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的覆核與由醫院主導的「自動覆核」本質有別。她表示,精神健康覆核審裁處的覆核有病人及家屬參與的,同時可以有律師代表;但院方覆核一般並無獨立人士參與。她說,政府提出的「自動覆核機制」並不能和現在的審裁處覆核機制一併而論。她認為「自動覆核」沒法保障病人權益。

學者批評新增條件侵人權

張天目認為,局方提出部分具針對性的有關服藥要求的條件,如要求遙距影像觀察病人服藥情況,或或透過血液或尿液樣本去測試病人有否服藥,會侵犯病人的私人生活及權利,措施對病人而言或屬創傷性。

她質疑,這些做法或者未能達到預到效果,但對病人造成傷害,難以令政策具正當性。她又說,李夏茵稱因人權問題不考慮社區治療令,卻無視「有條件釋效令」帶來的人權問題,屬雙重標準。

阮淑茵:憂影響病人求醫意欲

精神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阮淑茵非常擔心將影響病人的求醫意欲,「本身自願入院的人是自願接受治療,如果自願入院的人,出院時都要受這些條件限制,我相信會有人因為這些措施而卻步,變得更隱蔽。」阮淑茵說,這些措施會令病人反感,並不人性化,「感覺是向病人開刀,用他們的權利自由去消除社會疑慮。」

阮淑茵認為,精神健康服務最大不足是支援不足,但政府卻去檢討政策,甚至擴大「有條件釋放令」的適用範圍,她認為現時的檢討是「走錯方向」,不對應問題。

今年內未能擴闊有條件釋放令適用範圍

不過,由於現行的《精神健康條例》列明,病人需有「刑事暴力的病歷」,「或有使用刑事暴力的傾向」,才可獲「有條件釋放」,因此擴闊「有條件釋放令」的適用範圍涉修改法例,消息指今年內應未能做到,初步打算今年內完成不涉法例修訂的部分,如加入「有條件釋放令」的釋放條件,及「自動覆核」病人「有條件釋放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