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查車牌|《集誌社》查 721 車牌逾十日 運輸署指申請缺乏資料 提十問跟進

分享:

運輸署在 1 月 8 日起收緊車輛查冊,採訪新聞要查車牌只能透過「特殊情況」作書面申請,由運輸署長「把關」,在公眾利益大於車主私隱權、及社會合法權益下才會批准。《集誌社》記者在 1 月 8 日新安排實施當日,向運輸署申出書面申請查詢,在 721 元朗襲擊當晚,於鳳攸北街涉運載竹枝及白衣人到場的三輛車輛資料,以進一步了解事件發生經過和所涉及人物。

《集誌社》今早(18日)接獲運輸署回覆,指申請缺乏資料、提出十個問題,要求提供充分及詳盡的書面陳述,「包括但不限於」:詳細說明所指事件中的「重大公眾利益」具體為何;提供有關車輛在事件中的出現時間、地點及其他相關情況;車輛與「聲稱的重大公眾利益」有何關係;將如何使用資料作採訪;具體說明事件已公開的相關資料為何不足夠作出有關報道;提供保密措施的內部指引等等。《集誌社》將繼續申請索閱相關資料。

721 元朗襲擊事件當晚,有車輛接送白衣人、藤條到鳳攸北街,《集誌社》十日前向運輸署提出「特殊情況」書面申請,查閱三輛車登記資料。(資料圖片)

《集誌社》書面陳述索涉 721 事件、三車輛資料

《集誌社》十日前向運輸署提出「特殊情況」書面申請,索取 721 元朗襲擊事件當晚,三輛出現在鳳攸北街的車輛登記資料。記者在書面陳述列明,當晚多名手持武器白衣人在元朗站施襲,法庭審訊顯示過百名白衣人涉襲擊、多人被控,公眾仍十分關注當日事件;而當晚在鳳攸北街多部車輛曾接載白衣人到場、部分車輛涉嫌運送竹枝、藤條狀物體,該處聚集的白衣人之後也出現在元朗站施襲的白衣人群中。

運輸署的指引以約 300 字列出,署長要信納申請所涉「公眾利益大於登記車主享有私隱權及其他人和社會的合法權益」,會考慮多個因素,「包括但不限於申請人索取資料目的、申請人身份及是否受專業守則約束、如何使用有關資料例如披露方式和對象、如何確保資料不被誤用或濫用」等等。

《集誌社》申請說明有關資料用以調查、疑涉襲擊事件的車輛由誰擁有,涉重大公眾利益和知情權;今日接獲運輸署 1600 字回覆指申請「缺乏資料」,提十問題要求跟進。(資料圖片)

《集誌社》已解釋資料涉公眾利益和知情權

《集誌社》按指引提交 600 字的申請陳述,說明記者索取有關資料以調查、疑涉襲擊事件的車輛由誰擁有,以進一步了解事件發生經過及涉及人物,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和公眾知情權。資料不會向外界披露、供記者確認車主身分、進一步向車主查詢是否知晰當晚發生事件;而採訪報道完成後,機構也會在不披露、不必要的個人敏感資料下向公眾作報道。記者明確指出現時沒有其他合理可行方法,而只有查閱車輛登記資料,能確認車主身分,署方拒絕披露會損害市民知情權;資料也只作報道用途,記者使用資料和採訪報道時會遵從業界專業守則。

運輸署 1600 字回覆指「缺乏資料」  

運輸署今以 1600 字回覆《集誌社》,重申署長有責任保障車主私隱,只會在信納公眾利益大於私隱權及社會權益、有關資料不會被誤用下,才會批准例外情況申請,又指「申請人有責任提供充分資料,讓署長作出批准與否的決定」。署方又指《集誌社》申請「缺乏資料」,要求按照指引提供充分及詳盡書面陳述,並列出「包括但不限於」的十大項問題。

運輸署署長李頌恩在 1月初記者會解釋查冊新安排,被問到何謂「重大公眾利益」難一概而論,沒有客觀和簡單定義。(直播片段截圖)

署方要求釐清的十項問題包括:

1.要求詳細說明所指事件中的「重大公眾利益」具體為何;三車輛分別在事件中的出現時間、地點及其他相關情況;車輛與「所聲稱的重大公眾利益」有何關係。

2.將如何使用資料作所擬的採訪,以達致聲稱符合重大公眾利益的目的,包括為籌備報道會否將資料向他人披露、以及其披露方式和對象;

3.書面陳述已提及 721 元朗襲擊事件有法庭審訊、事件至今多人被控,在此前題下具體說明就事件已公開的相關資料,為何不足夠作出有關報道;以及為何認為在司法程序和檢控外,有需要取得資料達致所聲稱的重大公眾利益;

4.確認參與報道的記者身分,提供保密措施安排的具體資料如內部指引,以保障資料安全不被誤用或濫用;

5.具體說明如何釐定「必要」和「不必要」的敏感個人資料;

6.闡述聲稱會遵從的業界專業守則,如何保障資料安全及不被誤用;

7.是否可以經其他合理可行方式獲得有關登記資料;

8.除查冊外,是否可透過其他方式達致所聲稱符合公眾利益目的

9.在 721 元朗襲擊事件司法程序中公開的前題下,具體說明若不獲提供有關資料,會否損害任何人或社會權益;

10.事件已展開司法程序,說明如何確保所索取資料和報道不會對司法程序構成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