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棚工墮斃|潛逃僱主機舖落網 死者九旬父入院 憂未能看見裁決

分享:

去年五月,棚工陳兆豐在油麻地舊樓搭棚時墮斃,遺下九旬和八旬父母。《集誌社》年初報道,案中僱主涉未替死者買勞工保險、且欠薪數月;惟僱主意外後失聯,取消電話、賣樓、公司清空,一直缺席聆訊。直至上周,警方巡查遊戲機中心時,拘捕一名姓許通緝人士。陳兆豐的兄長 Ken 證實,被捕人為失聯僱主許佢成。一年半後,終尋獲失聯僱主, Ken 嘆道,僱主失聯已久,令家屬在追討過程深受折磨,「好無奈,遺產承辦也好、死亡證也好、工傷追討也好,好像關關都卡住……」他說, 90 歲父親住院兩月,情況不樂觀,就算開審,也憂老父未能見證結果。他指,許現未被扣留,也擔心他再失聯不上庭。

墮斃棚工陳兆豐的兄長 Ken,向《集誌社》確認,僱主在失蹤一年半後「落網」被捕。(資料圖片)

奪命工傷後僱主失聯 停電話、賣樓、不上庭

去年五月七日,飛棚工人陳兆豐在油麻地吳松街舊樓的六樓外牆搭棚,安全繩突然斷裂,高處墮下亡。事件中的僱主,涉嫌未替陳兆豐購買勞保,並欠薪數月,被勞工處發傳票起訴。陳兆豐兄長 Ken 早前表示,弟弟的手寫帳簿,顯示僱主拖欠他三個月、約六萬元薪金。

不過,涉事僱主許佢成在意外後失聯,記者今年初亦嘗試尋人不果。記者到訪許佢成報稱住址,發現許已搬走;致電許的手提電話,但已暫停服務;再到涉事公司網上報稱的地址,現場為清空的地盤。《集誌社》追查發現,許在意外後一個月,以帳面蝕 25 萬元的樓價,出售土瓜灣住宅單位。勞工處向有關承建商,提三項職安健法例的檢控、以及未買勞保的檢控,但傳票一直未能派遞予許佢成,他一直缺席聆訊。早前勞工處向法庭申請拘捕令。

陳兆豐墮斃後,僱主許佢成失聯,停電話、賣樓、缺席聆訊。圖為涉事公司報稱地址,實為清空地盤。(資料圖片)

事隔年半 警上周巡查機舖拘捕

意外發生至今超過一年半,警方今日( 30 日)回覆《集誌社》表示,今年 11 月 24 日,於紅磡馬頭圍道一遊戲機中心巡查期間,發現一名 61 歲姓許本地男子,為一名被通緝人士,牽涉四張勞工處的法庭傳票。該名男子遂被帶返紅磡警署作進一步調查,案件列作「發現通緝人士」。該名被捕男子,所涉及的四張法庭傳票案件,已於 11 月 27 日於觀塘裁判法院提堂。《集誌社》向陳兆豐家人查證,確認警方所拘捕的,正是失蹤僱主許佢成。

勞工處回覆查詢指,涉案被告已被警方於 11 月 27 日,帶到觀塘裁判法院進行提堂聆訊,處方檢控人員亦出席了當日聆訊。法庭將案件押後至明年 2 月 15 日提堂聆訊。

死者兄長 Ken 指後事遇重重阻滯,過程折磨家屬,直至本月才領取弟弟死亡證、開啟遺產承辦程序。(資料圖片)

家屬憂未拘禁將再次失聯

事隔超過一年半終找到僱主。 Ken 嘆道感覺不大,因許佢成現未被扣留,憂慮有「前科」的許佢成,將再次失聯不上庭,「即使佢出現,仍要經一大輪法律程序,個人返咗嚟、捉咗佢,如果到時佢又唔上庭呢咁?看似有進展,但有冇用要到時先知」。勞工處回應指,如被告明年 2 月 15 日沒有上庭,或屬違反法庭命令,法庭會有指示如何處理案件;處方亦會視乎情況,考慮適當跟進行動。

處理後事漫長折磨 「好像關關都卡住…」

Ken 形容,僱主失蹤妨礙調查,令後事遇重重阻滯,過程折磨家屬,「好無奈,遺產承辦也好、死亡證也好、工傷追討也好,好像關關都卡住……。過程中勞工處好像沒有幫助過甚麼,呢度做唔到,嗰度做唔到。」他舉例,經歷漫長的調查,本月才成功為弟弟領取死亡證,方能開啟遺產承辦程序,要排期明年三月處理;換言之,意外後差不多兩年,才能處理遺產、正式為弟弟追討欠薪。他又預料,就算許佢成明年上庭應訊,仍須花數年處理法律程序、以作追討。

九旬父入院危殆 憂未能見證真相

年邁雙親遇喪子之痛,九旬陳父曾親筆書信控訴僱主,促勞工處檢討事故。Ken 說,爸爸今年曾半夜跌倒、又患上肺炎,現時已不能走動,九月入院留醫至今,情況危殆。

Ken 說,父親支撐兩個多月,目前穩定,但醫生表示,由於父親不能走動,身體機能只會一路變差,情況不樂觀,「醫生說家人要有心理準備,爸爸有機會捱不過這關」。如今 Ken 每日除了要往來醫院照顧父親,還要照顧家中 80 多歲、行動不便的媽媽。他說,僱主失聯使案件拖延,擔憂父親不能看見審訊結果。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蕭倩文
工權會總幹事蕭倩文表示,冀日後勞工處面對工傷涉案人士失蹤時,盡早向法庭申拘捕令。(資料圖片)

工權會:冀勞工處盡早申請拘捕令

協助陳兆豐家屬個案的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蕭倩文表示,由於法庭傳票一直未送遞至許佢成,法庭未能開審,如今許已接收傳票、並已開審,就算許再次失聯,法庭也可以繼續審理。

蕭倩文指,若許再不上庭,將成為通緝犯,而他亦會失去自辯權利,死者家屬將不能知道僱主如何安排工作,以及箇中真相。她說,工殤家屬處理後事和追討過程漫長痛苦,如僱主逃避責任,對家屬是二次傷害。她呼籲持責的僱主切勿逃避責任,如能出庭應訊、或仍能自證已盡力確保工作安全,逃避責任反而令後果更嚴重。

蕭表示,原以為尋獲許佢成的機會渺茫,勞工處曾到許佢成報稱住址派傳票,並說服法庭發拘捕令,行動對個案進展有幫助。但她說,此案並非唯一的涉案者失蹤個案,期望勞工處日後面對類似個案時,應更早申請拘捕令,而非數次提堂才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