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極端天氣|學者預測13年後 最高雨量超「世紀暴雨」 最長連續十熱夜損萬人健康

分享:

吳恩融(左一)認為,研究數據反映極端天氣越趨頻繁,建議社會各界思考香港是否已經預備應對上述情況。

研究團隊表示,數據反映本港出現極端天氣或更頻密,提醒社會各界及早思考如何應對惡劣天氣,另建議港府善用預測數據改善基建、檢討預報機制等,負責研究的學者,中大建築學院姚連生建築學教授吳恩融直言:「我哋千祈唔好用過去嘅數值去計劃將來嘅香港,一定要將來嘅數據,去規劃將來嘅香港。」

在今年九月世紀暴雨襲港期間,本港多區出現水浸、山泥傾瀉,黃大仙站更有雨水湧入令列車暫停服務,天文台一度發出黑色暴雨警告,曾錄得一小時雨量達158.1毫米,為1884年有紀錄以來最高。科大數學系、跨學科課程辦公室環境及可持續發展學部講座教授馮志雄指出,推算顯示,在2040至2049年,最高一小時降雨量可達 230 毫米,較今年黑雨紀錄增逾四成半;至 2094 年,最高一小時雨量將達295.1毫米,較今年紀錄增約一倍。

世紀暴雨期間,黃大仙中心、港鐵站等成為水浸重災區。(資料圖片:CCW攝)

被問到本港何時會再現「500年一遇」的暴雨,馮志雄回應稱,氣候暖化導致大氣層水分變多,現只能確定未來降雨只會「越來越intense(強烈)」,但直言「無人會估到」何時再會有暴雨。

黃大仙站會浸成點呢?

吳恩融則認為,研究數據反映極端天氣越趨頻繁,建議社會各界思考香港是否已經預備應對上述情況,反問「如果兩倍的水去到黃大仙站,(黃大仙站)會浸成點呢?定係只係得黃大仙會浸?」。

團隊建議港府定期檢討、更新極端天氣預警系統、防災備災標准、排洪設施的設計標準等,吳恩融補充,希望是次研究結果可為政府提供數據設計基建應付未來氣候變化,重申「我哋千祈唔好用過去嘅數值去計劃將來嘅香港,一定要將來嘅數據,去規劃將來嘅香港。」

世紀暴雨期間,筲箕灣耀東邨出現嚴重山泥傾瀉。(資料圖片:陳朗熹攝)

沙田、屯門、機場等為熱夜「重災區」

另外,數學模型亦顯示本港熱夜日數(即最低氣溫達攝氏28度的晚上)的10年平均值,將由 2011 至 2020 年的 30日,升至 2040 至2049 年約 48 日,增幅約五成。十年平均最長連續熱夜日數亦由 8 日增至 10 日。

研究團隊亦發現,各區出現熱夜日數相異,其中沙田、屯門、九龍、機場為熱夜「重災區」,另估計由於北部都會區非臨海地,氣溫亦會隨之上升,建議港府建設新市鎮應將極端天氣納入考量。 

熱夜的連續日數增加,將令更多人的健康受影響。

持續十日熱晚 推算萬人健康受影響

港大建築學院副教授任超引述研究稱,連續五天的熱夜,將增加6.66%死亡風險,又建議港府研究增撥資源應對長者、長期病患在持續高溫天氣下身體不適的情況。吳恩融表示,連續出現酷熱天氣的提升,與健康因而受影響的市民人數或呈幾何級數的升幅,「熱一日,可能幾人(健康)有問題,第二日,十幾個; 第三日,百幾個,係咁倍升。如果由七日持續到十日,可能由千人,到萬人受影響。」

在酷熱天氣下,港府會開放19間社區會堂及社區中心作臨時避暑中心。吳恩融指出,中心數量不足且位置偏遠,建議政府應確保中心運作效率、增加內部設施及配套,否則「啲市民喺劏房熱死都唔肯去(避暑中心)」。

九龍等地區,都是熱夜的重災區。

團隊補充,是次研究以「中溫室氣體排放情景(SSP2-4.5)」推算氣候變化,吳恩融形容數據相對「保守」,若未來碳排放排放大幅增加,出現極端天氣的情況或會更會大幅增加。馮志雄另透露,團隊正以「極高排放量(SSP 8.5)」推算本港未來極端天氣的趨勢,惟氣候模型每次推算需花約半年時間,預計最快明年才有相關研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