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正生風波|書院最後時光 校監成功登島善後 執教 14 年老師:過程似離婚

分享:

崔康常想登船上正生書院,一度被拒。

崔康常一度被拒登船


正生書院位於大嶼山芝麻灣半島下徑,入校不容易,要在長洲街渡碼頭搭專船入內。上船其間,發生了一宗插曲,家誠及崔康常校監,被一位據悉是書院傳道人拒絕上船。職員以「呢隻係正生會嘅船,而唔係正生書院」為由,指只有CEO才可以決定崔可否上船,職員口中的CEO,即「正生會董事會行政總裁」李國基。

崔康常感到無奈,斥對方不講道理,「竟然校監入學校入唔到」。崔康常不明董事會的決定,解釋是次入校,是要找學生討論轉校等安置事宜, 「 幫學生都唔比幫,點叫自己慈善團體?」。最後在其他職員的調停下,校監和記者等人才成功上船。

董事會「內鬨」苗頭始於三月 

校監崔康常指,自己非首次被拒上船,早於三月的家長日,已曾被拒。據書院老師指,當時有職工在大閘阻攔。到底為何身兼書院董事及校監的他,會被職工以非「正生會中人」為由,兩次被拒上船及入校?

自一月警方指控七名正生會董事,包括創辦人林希聖、書院校長陳兆焯,涉嫌串謀詐騙後,「正生會」及其下的「正生書院」和「正生基金」的董事,多次改組換人,亦不時傳出 「內訌」。

崔康常指,今年三月,他受林希聖邀請加入董事會,合作關係一直良好,直至自己向二人提出,借一百萬元支付員工薪金遭拒絕,林便「突然反口」,認為「呢班人上任會take over個會」,四月左右,要求崔康常離任校監,態度「不客氣、甚至侮辱」。

崔康常和正生書院舊生家誠一起返校。

林希聖「反口」要求崔康常辭任校監  

據稱,正生會董事會主席劉民和牧師,在本月七日遞信教育局,知會正生書院將在7月1日停辨,而所有書院校董,包括校監,會在6月7日卸任(all members of the school committee will step down),所指校董包括崔康常、方姓校董、被通緝的陳友至、陳兆焯。崔康常認為正生會董事會無權干涉書院董事事務,更甚罷免自己書院校董、校監的職位,「炒我做校監,都要教育局批准先得㗎」,又稱一直有與教育局溝通,而局方正諮詢法律意見。

《集誌社》向教育局查證,局方未就劉牧師去信一事有任何正面回覆,僅回覆指如私立學校免任校監的通知,會向學校索取相關程序文件、澄清細節,並按照《教育條例》有關條文及程序處理。

一月爆拘捕風波,兩被捕董事劉振華、鄭天諾「跳船」,連林希聖、陳兆焯在內,正生董事會共剩三人。
三月
正生會董事會換血;主席劉民和、副主席蕭如發,楊躍、馮就年、胡善貽加入

四月

林希聖、陳兆焯辭正生會董事。仍留任正生會轄下「基督教正生書院有限公司」及「正生基金有限公司」董事

六月

崔康常因「不滿新董事會黑箱作業」,連同三人(俞偉傑、黃要雁、原樹堂)辭職正生會董事

至今,母公司「基督教正生會有限公司」新任董事會,剩五董事:主席「戒毒牧師」劉民和、副主席「戒癮、戒賭牧師」蕭如發、楊躍、馮就年、胡善貽。

而子公司「基督教正生書院有限公司」現任董事,同樣有「正生會五董事」、及被通緝的林希聖、陳兆焯、陳友志三人、及校監崔康常。

另一子公司「正生基金有限公司」現有的 13 名董事中,仍有被通緝的林希聖、陳兆焯、陳友志三人、正生會董事會現任行政總裁李國基、及「正生會五董事」。

副主席蕭如發:對崔仍自稱校監無奈,冇眼睇

雙方爭持不下,《集誌社》多次就事件致電正生會一方查詢,董事會行政總裁李國基未有接聽電話;而副主席蕭如發則在上周(21日)指,崔康常已不是(正生會)董事,怒斥「講嘅嘢係另一套嘢」,未有回應正生會去信教育局一事,惟表示對崔康常現時聲稱自己是校監十分無奈、「冇眼睇」。而昨日通話中,則蕭拒絕回應職員攔截崔康常上船一事,只重覆「無嘢講」並掛線。

崔月初(9日)公開批評董事會「黑箱作業」,故連同三名董事辭職。據記錄,崔至今只辭任母公司正生會、正生基金董事,仍任正生書院董事,他解釋因要處理書院善後工作,故留任書院董事。

好不容易「成功登島」入校。

「成功登島」 崔康常與學生談轉校

好不容易「成功登島」入校,崔康常和剩餘的數名男學生閒談片刻,傾談轉校、安置等的問題,11時是平日上堂時間,但當日他們沒有上課,在練習中英文模擬面試、為未來轉校作準備。據悉,正生書院現時尚餘的六至七名學生,會在下周(7日)書院停辦前各散東西,回到主流中學、安置到其他機構、到海外升學。

有老師透露,有一位中五女生將被安置到主流中學,卻因程度差異要重讀中四,老師擔心她會不適應主流學校的長時間學習,「如果適應到,一開頭就唔洗入正生啦」。

舊生家誠落淚:正生改變自己個心

家誠當天回到島上,看見半露天的偌大教室,只剩四至五個男學生,不禁唏噓「氣氛差左好多」,形容比入學當年(2021年)有近30人的學校靜了許多。

原本封閉隔絕的小島,師生們與世無爭,大人們突如其來的風波,學生又是如何消化的?一月爆出風波時,當時讀中六的家誠正在積極備戰DSE,在新聞得知林希聖、一直「關係不錯」陳校長被通緝的消息,感到相當錯愕,稱「無諗過件事會發生」、老師當時甚至「彈左起身」,自己到現在都不太敢相信。

在正生生活、留宿、讀書三年多,家誠認為在正生的經歷是獨特的,例如在30幾度高温下在戶外除草、冬天沖凍水涼等,這些磨練鍛鍊了他的意志,成就了今日的他,「如果最初唔係入正生,好難考到今日個試(DSE),改變自己個心」。家誠對正生始終心懷感激,收到書院七月停辦、他不禁落淚,成為正生書院最後一屆的畢業生,家誠亦感傷心指 「以為會做埋下屆」。患難之祭,家誠感激教職員留守正生,指不少老師「無糧出,都幫助學生行到最後」。

家誠說,正生書院的經歷和鍛鍊,「改變自己個心」。

老師被拖欠80萬仍堅持

據了解,正生書院大部份教職員由正生會聘請,員工三月至今的薪水、強積金、長期服務金,正生會仍在拖欠。任教14年的梁寶儀老師昨日(28日)指,正生會自三月起拖糧,欠薪金額粗略估計有80萬,其中包括遣散費等。

縱然被拖欠80萬,梁老師表示仍會堅持任至最後一日,而原因簡單,「因為學生仲喺度」。她在正生書院任教14年,充份體會到「真正教育的可能性」,形容正生不是罐頭式教育平台, 是「咁多人、咁多年嘅心血」,批評因管理層帳目不當,而要停辦一個「咁好嘅教育平台」是荒謬的。

停辦在即,梁老師這星期陸續收拾多年來存放在書院的物件,「教咗14年,就執咗14箱」,當中包括學生的文章、每一年的學生名單等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她形容離開正生的過程像「離婚」,感受五味紛陳,既有委屈、憤怒,亦有懷念、惋惜;搬運期間更傷心不忍,在正生碼頭飲泣。

入職24年書院總務:「唔想就咁抌低佢哋」 

早前任職書院總務24年的葉小姐,連同五名書院現任和前任職工,入稟勞審處追討正生會賠償欠薪 ; 儘管如此,她至今仍然每天準時八點,到長洲倉庫打點一切,執拾全村人的伙食和物資,和同工搭船運送到島上學生手上。在外人眼中,正生書院的學生,可能只是行為偏差的邊緣青年,但在葉小姐眼中,學生「好叻、好可憐」,堅持無薪工作到停辦日,只因「唔想就咁抌低佢哋 」。

林希聖陳兆焯處理手法 教職員有話說⋯⋯

外界對校長陳兆焯和創辦人林希聖的指控,正生書院師生們均不認同。前書院處理校長楊敬賢,和陳林二人在工作上相處16年,分享個人看法,形容他們「有heart、好有初心」、「唔係啲自己袋錢落袋嘆世界嘅人」。學生家誠和陳校長關係相熟,亦相信校長只是用資金,發展不同基金和事業,認為他「創校至今真係幫左好多人」。

家誠難忘在正生書院的體力、毅力鍛鍊。

梁老師指,在事件初期,仍然「企喺正生嗰邊」,認為事件是基於誤會,相信二人是清白的。但到後來了解更多管理層的運作後,她形容林希聖管治風格「家長」,亦不滿欠薪和風波至今,「一句道歉都無」,有違陳校長經常掛在口邊,勉勵學生做事不要「乸西」的格言——「finishing well(圓滿完成)」令她相當失望,期望他們能「君子啲」、「坦蕩蕩啲」,如有誤導市民、在行政方面走灰色地帶 ,便勇於承認和交代。

總務葉小姐承認,認為2000年入職初期兩位老闆(陳、林)做事「唯心」,有教學理念和初心,但事件發展到現在,他們「避談、無正面交代」的態度, 令她覺得正生已失去當初正能量,又指「以前做一千件好事,都抵唔過而家呢件錯事」。

一月捲入「串謀詐騙」風波至今,校長陳兆焯今早(28日)首度開腔回應事件,以「為什麼我們保持沉默這麼久?」為題,發信給正生會及正生書院支持者。梁老師今早讀畢信件,認為回覆不夠真誠,未有正面具體回應誤導市民捐款之處,批評正生會董事會行政「仍欠透明」、「走灰色地帶」。

書院牆上貼着歷屆學生的舊照、作文佳作,有篇10/10的「談幸福」,老師評語寫着「欣賞同學重作多次,選材造句大有進步」。正生26年間,跌跌撞撞,給迷途青年「重作」機會,走到現在,楊老師形容正生書院的工作是「平凡的人,在平凡的地方,做不平凡的事」,指近年收生下跌,完結也許是無可避免、曲終人散亦是「已完成歷史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