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沙井奪命工傷|獲救出時只有口罩「防護」 妻女兩年未釋懷

分享:

今天是中秋節,有家庭在月下不能團圓。周日(24日),西九龍「圓方」地盤,兩名工人在密閉空間懷疑吸入有毒氣體喪命,兩名判頭涉誤殺被捕,一人已被落案起訴。這兩年,在沙井、地下管道的致命意外,最少有三宗,導致五人死亡,傷害了五個家庭。

前年,赤鱲角沙井意外,兩名工人吸入沼氣死亡,當中包括 38 歲男工趙高,遺下太太和八歲女兒。事發時,他只戴著一個口罩。事隔將近兩年,勞工處起訴涉事僱主職安健條例,案件仍在審訊當中。「如果我知佢喺嗰度做,我一定唔會畀。就算我冇得食,我都唔會畀佢去做……」

兩年過去,趙太仍放不下;女兒走不出陰霾,日以繼夜的做蛋糕、看電視劇「哀悼」,因這是兩父女最喜歡做的事。悲劇重演,再勾起那段回憶。今天是失去丈夫的第二個中秋節,趙太只想簡單渡過,不再做節。她慨嘆,工傷粉碎家庭,再不可彌補,只盼日後所有僱主做好安全措施,免再有意外發生。

「如果我知佢喺嗰度做,我一定唔會畀」

周日,電視播出一段新聞:「西九龍發生致命工業意外,兩名工人被困地下管道,懷疑吸入沼氣身亡…」趙太看見新聞,如受了一下重擊,馬上關掉電視;朋友傳來這則新聞訊息,她不敢打開。這新聞片段,讓趙太想起前年那日,與丈夫分隔。 2021 年 12 月 22 日,赤鱲角機場島工地,趙高在沙井裡工作,疑吸入沼氣昏迷,其後證實不治。

「如果我知佢喺嗰度做,我一定唔會畀。就算我冇得食,我都唔會畀佢去做……」趙太哽咽說。趙高是一名水喉匠,為學一門手藝、穩定收入而入行,趙太曾以為,丈夫只是去做廁所維修水喉。

那天傳來警察電話,趙太趕至醫院看丈夫,但已未能見最後一面。趙太在醫院哭成淚人,坐等逾一小時,才看到醫生。他連忙的問醫生,為何不急救,得到的回答是:「佢撈上嚟得個口罩,救唔到。」

西九龍「圓方」地盤,兩名工人在密閉空間懷疑吸入有毒氣體喪命。這兩年,相似的場景傷害了四個家庭。

衣物沾滿毒氣 已剪破扔掉

醫生對趙太說,趙高的衣物都沾滿毒氣,已經剪破和扔掉了。那時趙太才知道,丈夫是戴著一個普通口罩,到沙井裡工作。根據現行條例,工人在密閉空間,須使用認可呼吸器具,及其他必須的個人防護裝備。

事隔將近兩年,勞工處起訴涉事僱主職安健條例,仍在審訊當中。而周日的西九龍「圓方」商場的工業意外,一名涉案判頭先被警方以職安健罪名拘捕,修例之後,最高罰款由五百萬元增至一千萬元。警方昨(28日)表示,這案件暫控一名 62 歲男子一項誤殺罪,案件今日(29日)早上在九龍城裁判法院提堂。另外,警方昨拘捕另一名 40 歲男子,涉嫌誤殺。據悉,兩人都是工程的判頭。

趙太對最近的意外感到痛心,慨嘆如同悲劇重演,贊成以新例控告涉案僱主。但趙太認為,即使加重罰則、控告涉案人士,也不能彌補人命,而事件反映密閉工作環境安全仍舊不足,呼籲僱主應做好安全措施、並更謹慎執行指引。

翻查資料,這兩年,在沙井、地下管道的致命意外,最少有三宗,導致五人死亡,傷害了五個家庭。其中一宗2021年,在小蠔灣污水處理廠發生的意外,沙井有污水湧入,一名工人死亡,承建商被控《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及《工廠及工業經營(密閉空間)規例》,被判罰$9萬。

勞工處回覆指,2020 至 2022 年,密閉空間的工業意外有兩宗,造成三死七傷。勞工處指,一直關注密閉空間工作的安全及健康事宜,會以風險為本的原則 定期對相關高危的密閉空間工程進行巡查執法行動。

女兒日以繼夜的發雞蛋、做蛋糕憶亡父

即使僱主被起訴,也無法修補破碎的家庭,趙太母女相依唯命。她仍記得,那年女兒只有八歲,已清楚知道,爸爸不再回家。疫情網課時,女兒不做功課也不上課,天天躺在床上,用平板電腦看爸爸最愛的電視劇,一看便十多小時,不吃不睡;要不就是日以繼夜的發雞蛋、做蛋糕,這是兩父女最喜歡的活動。

這個家庭活在那場意外的陰霾下。趙太坦言,女兒是她活著的唯一支柱。「點解你咁後生就掉低我呢?我唔係五六十歲,或者六七十歲,起碼個女出嚟做嘢。個女咁細個,就掉低我,咩都係我自己去揹,其實真係…真係好辛苦呀…」。

前年,赤鱲角沙井意外,兩名工人吸入沼氣死亡,當中包括 38 歲男工趙高,遺下太太和八歲女兒。事發時,他只戴著一個口罩。

保留爸爸衣服、被單床單

這段日子,工業傷亡權益會的社工時常探望,照顧和開解女兒,加上學校復課,這幾個月,她慢慢走出陰影。不過,爸爸的衣服、被單床單,她仍不讓媽媽扔掉。趙太也開始做義工,避免留在家裡胡思亂想。她說,女兒成績不錯,也感恩港人捐助。

今日中秋,女兒跟趙太說,想拜祭爸爸,但趙太不希望女兒再想傷心事,加上女兒要上學,於是拒絕,「因為中秋節,我唔想畀小朋友再去見,我話爸爸會返屋企食」。再一年月缺中秋,趙太只帶了一盒月餅回家,不打算做節,只望跟女兒簡單、平凡渡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