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海外法官|外媒報道麥嘉琳年初剛續任新加坡職務 本月不續任香港終院

分享:

新加坡去年十月宣布續任 今年一月生效

繼兩位英籍海外法官郝廉思、岑耀信宣布辭任後,麥嘉琳為一周之內第三位終院非常任法官辭任或不再續任。據加拿大《國家郵報》報道,麥嘉琳在宣布不再續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前,已在新加坡續任為當地海外法官。報道引述資料指,新加坡司法機關在去年十月( 10 月 5 日)的一篇新聞稿中曾確認麥嘉琳在 2024 年 1 月 5 日起,續任為海外法官,為期三年,亦是唯一一位加藉海外法官。

而在她續任新加坡職務的六個月後,麥嘉琳在 6 月 10 日宣布不再續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她在一篇聲明中表示,已在上月 24 日通知特首李家超和首席法官張舉能,將在七月底任期屆滿後、不再續任。

未回應外媒 為何不續任香港、續任新加坡海職務

她在聲明中指出自己已年屆 80 歲,退休後會繼續從事部分專業工作,希望花時間陪伴家人,但未有提及自己早於數月前,在新加坡續任三年海外法官一職。該報章另一篇報道曾,在《港區國安法》通過後,有海外港人政治組織曾多次呼籲麥嘉琳辭去香港終審法院的職務,令她在香港的職務漸具爭議。該媒體亦曾經詢問麥嘉琳不續任香港職務,續任新加坡海外法官一職的原因,但至今仍未得到回覆。

岑耀信《金融時報》撰文批港法治 特區政府反駁

終審法院海外非常任法官郝廉思勳爵、岑耀信勳爵在本月初請辭;其中,在2011年開始任非常任法官的郝廉思,其後向傳媒解釋辭任是因為香港政治情況。而在麥嘉琳宣布不再續任的同日,另外一位宣布辭任終院非常任法官的岑耀信在英國《金融時報》撰 4000 字文章,以「香港法治處於危殆」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 is in grave danger) 為題, 解釋自己離任的原因。他在文章中指出很多法官已「忘記了他們身為人民自由捍衛者的傳統角色」,又形容 47人案裁決在「法理上站不住腳」。

他指香港已由充滿活力、多元的社會,逐漸變成「極權社會」 (slowly becoming a totalitarian state),法治被嚴重妥協。他解釋,直至最近才辭任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因一直相信海外法官或有助維持法治,但恐怕至今已「不切實際 (I fear that this is no longer realistic),其他人不那麼悲觀,我希望他們會被證實是正確的」。

特區政府在翌日(11日)凌晨一時發逾 4300 字聲明,表示:「極不同意」岑耀信的個人意見,強調「香港法治無任何倒退」。在同一篇新聞稿中,政府亦確認麥嘉琳近日已表示在任期屆滿後退休不再續任;特區政府表示對其貢獻表示謝意,又引述麥重申「對法院的成員、其獨立性和維護法治的決心抱有信心」。

2020年《港區國安法》立法後,累計已有五名海外法官辭任,另外至少四名法官因不同原因不續任。2022年 3 月,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及副院長韋彥德及賀知義,辭去香港終院非常任法官的職務。韋彥德當時曾在聲明表示,與英國政府商討後認為,英國最高法院法官,難在不被視為替一個背棄政治、言論自由的政權背書下,繼續任香港的終院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