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消費雙城記| 港青:深圳價廉創新 香港價貴賣懷舊

分享:

港人北上消費成熱潮,上月累計 578 萬人次沿陸路出境,林林總總攻略在小紅書泛濫;那邊廂,港府欲以「夜繽紛」和盛事救市,盼刺激本地疲弱經濟。對選擇北上消費的「港青」而言,深圳有何魅力、香港為何失色?頻繁北上的背後,折射的又是甚麼社會現象和心態?

《集誌社》記者跟隨 90 後 Raymond 北上,再參與本地夜繽紛活動。在 Raymond 眼中,深圳創新、香港是「來來去去都係呢啲」;深圳性價比高,香港以貴價販賣「懷舊」和「國際化」。遊走兩地,土生土長的 Raymond 形容今日深圳是昔日香港,「香港已經過了黃金發展時期」,而深圳的黃金時代正向他招手。

撰文:吳其樂

[bafg id=”22559″]

《集誌社》記者隨 90 後 Raymond 北上,再參與本地夜繽紛活動;看看對選擇北上消費的「港青」而言,深圳有何魅力、香港為何失色?

距離福田口岸僅三站的星河 COCO Park,是港人北上的熱門目的地,在「購物公園」,任何微小的商機都會被捕捉。「外賣雞尾酒」一杯只要30元人民幣;「氣味圖書館」將千奇百怪的物件做成香氛,賣日常味道。絞盡腦汁的新意,也在物理意義上「填滿」商場。每層扶梯前的空地被一排 Switch 遊戲機卡座佔據,前排玩家、後排「觀戰」。

地下美食街滿是內地熱門地道小吃,四川冒菜、長沙米粉、潮汕腸粉、西北刀削麵……每家佔用著部分行人通道擺放多幾張枱櫈。10.1當日下午五點,人如潮湧,廣東話比普通話,更密集地在空氣中傳播。美食街熙熙攘攘,唯獨盡頭的香港品牌譚仔米線顯得空蕩。

深圳星河 COCO Park 是港人北上熱門目的地,10.1 當日游人如鯽。

90 後扮返工商場渡日 日均消費不過 200 元

據入境處數字,中秋及國慶長假期(9月30日-10月2日)有逾 70 萬人次香港居民經陸路北上(不計機場、碼頭、港口管制等出境人次),上月底重陽節三天長假更錄得近百萬港人北上,其中首日逾 41 萬人次,創通關後單日最高紀錄。

本月初,港深取消出入境「黑碼」要求,港鐵推出七折乘車優惠,上周末逾 53 萬港人北上。單在十月份,累計逾 578 萬港人北上;不斷攀高的數字顯示,北上似乎不止是疫後「陣風」。

十月份累計有 578 萬港人沿陸路出境,不斷攀高的數字顯示,北上似乎不止是疫後「陣風」。

內地社交平台小紅書趁勢進一步打入香港年輕人市場,話題「港人北上」有逾 174.8 萬閱讀量,港人紛紛分享食宿交通攻略、以至個人感受,27 歲土生土長香港人 Raymond 就是其中之一。有次北上吃到不錯的江浙菜,Raymond 立刻在小紅書寫道:「一個人食 3 樣嘢,花了 90 CNY,相同菜式相同份量相同質素嘅話,係香港食可能要 double 價」,點評換來八個點讚。

Raymond 從事金融業,自認難耐返工的條條框框,兩年前他瞞著家人做起自由職業者。無意扭轉父母半輩子以來的傳統觀念,Raymond 寧願在他們面前扮打工仔,每朝九點準時著西裝出門,再在樓下換回 T 恤,然後找個地方消磨一日。冷氣充足、能遮風擋雨的大型商場是 Raymond 認為的最佳選擇,家住油塘,Raymond 常在將軍澳周邊商場遊走。 

90 後港青 Raymond 兩年前起「扮打工」,做起自由職業者,每日在不同商場遊走、消磨時間。

他的消費規律簡單,早午餐通常吃個麵包、飲支涼茶,下午會找 Starbucks 或乾脆在商場的休息區工作;晚餐若獨自一人往往吃碗粉麵解決,一日下來開銷不超過 200 元。

北上體驗始自 2019 年 覺基建「又大又新又乾淨」

扮返工兩年,日日搵地方落腳,Raymond 早已逛遍香港所有的大型商場,「連元朗 YOHO 都唔知去過幾多次」。如果不是有要買的必需品,「遊走」就真的變成機械動作,他幾乎不再向兩側的櫥窗張望,手機裏ig、小紅書的世界吸睛得多。在Raymond看來,困在香港不止疫情三年,「由細到大喺度廿幾年,乜都食晒玩晒,實在覺得有啲悶了」。商場一度塑造了購買的欲望,卻不再能滿足欲望。

Raymond 的消費規律簡單,酷愛運動的他、會到以平價定位的連鎖戶外運動用品超市閒逛。

北上體驗始自 2019 年初大學畢業,Raymond 和同學因預算緊絀,選擇上海和蘇杭作為畢業旅行目的地。彼時,他對內地的認知久未更新,模糊停留在「環境污糟」。然而一到杭州,Raymond 就感嘆機場、商場「又大又新又乾淨」,感到內地二三線城市的基建已具國際水準。「冇乜預期」的北上之行,為他帶來不少驚喜,也讓他發覺「很多東西還是要親眼看到才感受到」。

北上初體驗因疫情戛然而止。當疫後復常「報復式旅遊」興起,Raymond 帶著畢業旅行的驚喜回憶和對本地的厭倦,再次頻頻踏入北方。

Raymond 北上在10月初長假期剛過後北上,攻略之一包括在上水出閘等幾分鐘再入閘,以節省四元車費。

上水出閘入閘慳四元 過境花百元食全日早餐

作為自由職業者、工作時間相對靈活,Raymond 一般在非繁忙時間北上,10.1 長假期剛過,記者便跟隨 Raymond 體驗他的北上一天。

經落馬洲過深圳,Raymond 特意先在上水出閘,只為慳四元,「等幾分鐘再入閘,這樣比直接到口岸便宜」,通關後北上逾 20 次,這是他積累下來的北上攻略第一步。然而「慳錢」這回事,到了一河之隔的深圳後,彷彿自動從 Raymond 腦海中消失。

消費從出地鐵口踏入商場即刻開始。商場中庭的開放式西餅店沒有玻璃門的阻隔,剛出爐的烘焙香味溢滿整層,Raymond 尋味而至,一個蛋撻一個麵包,港幣掃碼廿幾元。往前走了不過兩三家店,一間裝潢精緻的小資輕食店又迅速吸引他落座。全日早餐加一杯鮮果茶,近百元人民幣,以深圳的物價來說,這一餐不算便宜,但 Raymond覺得「在深圳始終有種旅遊的感覺,旅遊的時候就想體驗舒服啲,梗係冇乜所謂」。

「慳錢」在 Raymond 到深圳後彷似消失,平日精打細算的他毫不猶豫,花費過百元嘆全日早餐。

更多時候,Raymond 偏愛清淡的中餐。他說香港中餐多為粵菜、川菜和上海菜,但到了深圳,菜式選擇一下擴至全國,「啲舖頭同香港幾乎完全冇重疊」。Raymond 從未見識過以「莜麵」為主的西北菜餐廳,在內地有二百多家分店;他大讚的幾家江浙菜亦是全國知名的連鎖品牌。無論是食物質素還是衛生環境,Raymond覺得大商場、大品牌就是保障,「冇咁容易中伏」。

一杯楊枝甘露見深創新、港停滯

這邊廂,深圳的新鮮感令人目不暇給,早前受港人追捧的「北上三件套」(鮑師傅、阿嬤手作和太二酸菜魚)轉瞬已成過氣的初代網紅。另邊廂,香港商場舖頭的更替令 Raymond 失望,「譚仔變 McDonald,McDonald 再變 Starbucks,來來去去都係呢啲」。Raymond 啜著一杯中式飲品店的「茉莉楊枝甘露」說,就像「賣楊枝甘露的舖頭倒了,香港再開新店還是賣楊枝甘露,但深圳就識得有啲創新,溝啲茉莉花茶進去」。

Raymond 覺內地商場食店連鎖品牌眾多,有保障,產品也有新意。

香港的茶飲店也有不少新穎選擇,為何就沒有吸引力了?Raymond 說,自己已不在香港的飲品店點奶茶,因為能喝得出有些商家選用日本品牌牛奶打底,「有輻射的」。

多次強調香港沒有新意,但窮盡了香港的大型商場,是否就等於遍歷了香港?Raymond 承認,這座城市仍有未經挖掘的地方,只是「少啲囉,同埋難搵啲」。隱世小店或許有值得一試的新奇,不過「可能要行好遠先食到一個幾有新意嘅菠蘿包,但淨係得呢樣嘢,搵其他新鮮嘢食,又要特登去第二度」。

僅存幾家 Raymond 中學時開始幫襯的街舖,大多沒熬過疫情就已結業;疫後重開的一批,似曾相識,質素卻是未知。Raymond 失去攤開香港這座城市四處「尋寶」的耐心和興趣,相反對岸的大型商場集合了陌生的一切,得來全不費工夫。況且,他補充道,同樣是 Pizza Hut,「在香港可能人均兩百,但我和朋友兩人昨天在深圳食到飽晒一共 88元(人民幣)」。

覺香港沒有新意,失去在香港「尋寶」的耐心;Raymond 轉為北上挖掘有趣的地方。

深圳兩年前宣傳「夜經濟」 小紅書宣傳助攻

Raymond 和不少港人體驗到的新鮮感,並非純粹源自差異,也有斧鑿的宣傳痕跡。福田口岸一出關口,服務台置物架擺放著細數各大商圈賣點的「港澳遊客消費地圖」多份繁體字攻略;商場電子屏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74 周年」和「港幣付款,無須換匯」之間滾動播放;港人專屬消費券的領取二維碼隨處可見……

早在 2020 年,深圳已將「打造夜經濟」提上日程。今年 9 月港府宣布啟動「夜繽紛」翌日,深圳便發布「促消費 21 條」,其中 3 條專為「便利港人消費」而設,著眼「增強宣傳推介」、「優化消費服務」和「完善跨境支付環境」。

福田口岸關口外擺放著「消費地圖」攻略,港人專屬領取消費券二維碼隨處可見。

Raymond 這天決定探索的新開幕巨型運動主題室內遊樂場,就要歸因於小紅書的「宣傳推介」。演算法自動加載在首頁的數條帖文,整齊劃一地強調:這裏佔地逾16萬呎(15000 平方米),有射箭、保齡球、哥爾夫球等百餘個運動項目。適逢黃金周期間特價,Raymond 花了128 元人民幣買 2.5 小時暢玩票「試水溫」;他在內心「格價」,「香港的 party room 冇可能咁大」,就算只玩射箭、一小時收費都絕對不止百元。

開業不足一月 多台遊戲機故障

室內遊樂場打造成街區模樣,從入口處的桌球區,沿街道向前兩側依次是射箭、射擊和各種街機遊戲機。以百多個運動項目作招徠,但一台拳擊遊戲機、一台投籃機也算作一個項目;開業不足一個月,已有多台遊戲機故障,不是顯示屏失靈,就是無法展開對戰、或計不到分。儘管如此,一次過玩盡所有項目的便利,對 Raymond 仍有莫大的吸引力。

招牌碰碰車、保齡球等大型項目繞至場地中後段才逐一出現,兩個半小時只夠走馬看花,Raymond 繞場拍下視頻,準備下次帶朋友來暢玩全日。

新開幕的運動主題室內遊樂場佔地逾 16 萬呎,Raymond 說 2.5 小時「暢玩票」只夠走馬看花,已計劃下次帶朋友來玩足全日。

「請問有沒有凍檸檬茶?不要糖的。」中場休息時間,Raymond 到吧台點單。店員答覆時特意提醒,無糖的檸檬茶可能很酸澀。Raymond 放慢港普語速笑說,「沒關係,我們香港人喝得慣的,而且還會大力篤裏面的檸檬」。店員似懂非懂,只是應聲答「您喝得慣就好,就怕您不習慣」。每當這樣的時刻,Raymond 又感受到深圳的親切和熟悉:「凍檸茶走甜」是可選項,侍應的態度卻不似茶餐廳「黑口黑面」。

揸白紙實名影相開內地號 「好 L 搞笑」

北上頻率漸增,Raymond 決定開通內地手機號。在深圳的一家中國移動營業廳內,工作人員給他一張 A4 白紙,讓他寫上自己的姓名、回鄉證號碼及待開通的內地號碼,並附上一句「這個號碼是我本人的」。「跟住就叫我揸住張紙在胸前,望住鏡頭影相」,Raymond 環顧四周,只見左右都在舉起白紙,只覺得場景「真係好 L 搞笑」;至於如此實名認證的原因,Raymond 猜測大概是太多電話詐騙案緣故。

對 Raymond 而言,深圳仍有「凍檸茶走甜」的選項,卻不用面對本地茶餐廳侍應的「黑口黑面」。

訪灣仔夜繽紛 消費逾百元「得個貴字」

「可能我再去多十幾二十次就厭都唔出奇」,但至少目前,Raymond 的北上「新鮮感戶頭」仍尚存餘額。在深圳推陳出新的同時,港府也大力谷「夜繽紛」救市。「懷舊風」的紅色膠櫈、啡色摺疊桌和燈泡串,與周遭林立的摩天大樓,構成了過去數個周末的灣仔海濱夜色。

啟動逾月,Raymond 用一句「20 蚊 4 粒魚蛋」概括對「夜繽紛」的印象。在記者邀請下,Raymond 決定親自行一轉海濱夜市和美酒佳餚巡禮,探探「夜繽紛究竟乜料」。

Raymond 對本港力谷的「夜繽紛」只有「20 蚊 4 粒魚蛋」印象,他在記者邀請下親自行一轉灣仔夜市。

十月下旬的「海濱藝遊坊」來到次輪,人流鬆散、攤位出現空檔,入口處預備實施人流管制的水馬顯得多餘而突兀。沿著攤位,Raymond 邊走邊碎碎念,羊肉串 40 元、胡椒餅 25 元一件、麻薯 40 元一盒……在少數有食客排隊的檔口前,Raymond 駐足觀望,一件的份量究竟多大?幾十元的價格和外面食肆比算不算抵食?食材是否一直敞開擺放、製作過程衛生嗎?連串自問中,任何一個否定答案,都足以打消他消費的衝動。

當全部檔口逛到第三次,Raymond 終於在一個飲品舖前買下特價五蚊支「唧唧冰」,他說那是屬於兒時的味道,「好耐無見過」。配合販賣情懷氣氛的,還有市集尾段的遊戲攤位,Raymond 為過去常玩的掟圈圈花了 20 元,獎品是罐裝飲料、毛絨頭飾,和不足半分鐘的重返童年。

反反覆覆四五個回合後,Raymond 再買了 15 元的涼茶、20 元 8 粒的魚蛋…但花費逾百元仍未食到半飽。離開海濱前,他留下「伏伏哋,得個貴字」的評價。他說倒也談不上失望,只是證實了「道聽途說」的預期,「不過依家魚蛋 20 蚊 8 粒喎」。

把所有檔口逛了三次,Raymond 幫襯了五元支「唧唧冰」、廿元八粒魚蛋、廿元掟圈遊戲等。全晚消費近百元,他留下「伏伏哋,得個貴字」評價。

今日深圳,昨日香港? 

相較灣仔藝遊坊,闊別五年的中環美酒佳餚巡禮則「繽紛」不少,甫入場已大排人龍,攤位選擇更多也較具異國特色。不過,Raymond 仍抱持貨比三家的觀望姿態,草草打量完一個區域的攤位,才折回最初感興趣的酒攤;對攤位的興趣往往源於有人龍排隊,或是有「米芝蓮大廚」名銜。Raymond 覺得正是冠有「闊別五年」的頭銜,嘉年華式的市集才吸引到人流,「如果恆常辦,反而無人來」。

久違的香港體驗,兩場市集讓 Raymond 總結出深圳無法取代的部分香港:屬於每個香港人的舊回憶,以及尚存的國際都市之名。不過 Raymond 仍將自己從振興夜經濟的目標群體中撇了出來,「懷舊就吸引啲本地老人家,國際化就吸引外國客多啲囉」。

相較灣仔,中環美酒佳餚巡禮顯得「繽紛」不少。總結兩場市集,Raymond 說深圳無法取代香港的是舊回憶和國際都市之名。(攝影:劉貳龍)

由 2019 到 2023,經歷了反修例運動、新冠疫情,《國安法》下的香港,在 Raymond 看來「好像沒有變化」,而深圳則「一直在發展」。政經環境和社會運動被統稱為「大環境」,Raymond「懶理」這些與生活相距甚遠的部分,19 年是盡量避開遊行示威、如今則是堅信「自己開心最緊要」,希望「我們不要嘗試互相改變」。

如果一定要說這幾年「大環境」對他有什麼影響,Raymond說,「就是疫情改變了生活習慣吧」,以前踢完波去九龍城出夜街、食雞煲的一班同學,已經難再聚齊。「可能他們都上年紀了,跑不動了吧」,酷愛運動的他,笑著調侃。過去半年,由從前遊走香港變成遊走兩地,Raymond 愈來愈覺得今日的深圳,似是昨日的香港。「香港已經過了黃金發展時期,而深圳正處在它的黃金期。」

置身深圳商場,看著眼前一家家生意火爆的舖頭,Raymond 說,「其實我有個計劃,三五年內在深圳開店」。冷飲舖也好,炸雞舖也罷,Raymond 覺得,一個新的黃金時代正在向他招手。

紅色膠櫈、啡色摺疊桌、燈泡串,與周遭林立的摩天大樓,構成了灣仔夜繽紛。Raymond 戴著玩掟圈遊戲贏得的毛絨頭飾,與他口中的懷舊夜市自拍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