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深層清潔?|大角咀、佐敦隧道又圍膠馬「深層清潔」 露宿者再被「驅逐」 

分享:

九龍某公園,一個只容納到兩張長櫈的避雨亭,有六名無家者擠進露宿。他們僅將打開的雨傘放在地上,盡可能圍著他們的「床舖」。避雨亭日曬雨淋。他們六人原本在佐敦通往柯士甸站 A 出口的行人隧道露宿,不過政府在 2 月 29 日在該處張貼通告,稱為了「隧道保養」及「深層清潔」,政府已在部分地方放置欄杆。

由油尖旺民政處主導,發出內容一樣的通告, 3 月 15 日再張貼於大角咀櫻桃街行人隧道內。62 歲的志哥在此露宿半年,政府職員貼通告後,他即日就執拾細軟,遷至附近天橋露宿。志哥坐在帳篷,淡然道:「啲嘢一早都執好晒。」志哥早有被趕走的準備:「要我哋走理由有好多,話地方污糟又得,人多又得,隧道有人被騷擾又得,有冇做過?冇人知。」

其寶,志哥不願露宿。任職司機的他,疫情期間開工不足,漸漸失業。即使疫後所謂「經濟復常」,現時志哥的收入都亦不穩定:「香港唔係真係咁好環境,我夠想搵工開,一個禮拜得 三日已經算好彩,真係好似政府咁講,咁好環境?」

對於無家者被指阻路,志哥無奈道:「係好阻路呀,但係我哋冇得揀㗎,我哋都想搬,但所有住得人嘅公園都爆晒棚,周圍都係人。如果有得住,我會想餐風飲露咁出去瞓?冇人想㗎嘛。」 

今次並不是油尖旺民政處首次用膠馬封隧道及行人路。去年初,油尖旺民政處以「美化工程」為由,以膠馬或鐵馬封鎖大角咀櫻桃街行人隧道、尖沙咀北京道行人隧道及旺角亞皆老街/塘尾道交界行人天橋的近半行人路。

兩周完工 封路四至九個月

據吳衞東觀察,每個地方的美化工程都是貼牆紙,約兩星期便完成,惟每條隧道的圍封時長由約四個月至九個月不等。本來佐敦道往柯士甸行人隧道都會有膠馬圍封,但社協在清場前一日約見了油尖民政專員及福利專員,最後在該處未有使用。

吳衞東指出,先前已有很多市民都懷疑,去年擺膠馬的做法,是針對無家者,「如果你真係要美化,無理由你做兩個禮拜,膠馬要擺半年啫?」

約兩成無家者與吳衞東失聯

膠馬鐵馬再捲土重來。翻查政府統計署露宿者人口數目,截至去年 5 月,全港有 1470 名露宿者,油尖旺有 506 人,佔當中 15.8 % ,吳衞東說,油尖旺是露宿者「大區」。原本今年冬天,在大角咀櫻桃街隧道有 17 至 20 名無家者,不過,有大約兩成無家者與吳衞東失去聯絡,不知所蹤,令他要跟進無家者的狀況變得有難度。「我哋外展平時都要建立關係,都要處理佢住屋或個人問題,每人都有唔同需要,如果四散咗,幫咗一半,資料可能又要重新拎過。」

吳衞東又說,最近六至七年,政府會鎖起足球場等公共空間,已令露宿者失去有瓦遮頭的看台,又會用鐵線網將天橋底的地方封著,令露宿者有瓦遮頭,就要移至隧道。他說,現在是無家者可露宿的位置最少的時候,「可以露宿嘅位越嚟越少,一個地方收到嘅投訴一定多咗。」 他盼市民可諒解無家者的處境,「這些都係弱勢中嘅弱勢,投訴要達到咩效果呢?為乜呢?」

油尖旺民政處回覆《集誌社》查詢時表示,收到有人在兩條隧道內長期堆積大量雜物,阻礙行人通過,造成環境衞生滋擾,例如有老鼠曱甴、治安及火警憂患的投訴,因此早前進行清理行動。

雖然這兩條隧道去年剛貼了新牆紙,但民政處稱設施因使用多時而要翻新,因此藉此機會進行美化工程:擬進行的翻新和美化工程包括重漆兩條行人隧道的天花及更換牆身海報貼紙;而櫻桃街行人隧道的欄杆亦會重髹。

民政處又說,計劃增加柯士甸行人隧道內展示政府資訊的海報箱數目,初步預期各項工程可在今年暑假完成。因此,為配合這些工作,隧道部分位置已放置欄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