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渣打馬拉松 2024|透明袋寄行李 兩重安檢 反恐特勤隊駐場

分享:

警方派出大量警力,在渣馬現場維持秩序,及進行保安工措施。(Nasha Chan 攝)

反恐特勤隊執勤

清晨五時許,在尖沙咀的人潮從地鐵站地底乘扶手電梯湧上地面。跑手在馬路上練跑、拉筋,在香港文化中心放下個人行裝後,便沿彌敦道前行到起跑點。今年渣馬在起跑處設有保安檢查區,所有跑手要經過金屬探測器,讓保安掃過正面及背面,方可進入起跑區。

尖沙咀彌敦道近美麗華酒店,是全馬及半馬的起跑區,大會在清真寺對出的彌敦道架設保安檢查區,又以鐵馬及膠馬進行人流管制,有最少十名保安持金屬探測器,掃描進入起跑區的跑手,不少跑手舉高雙手過安檢。保安檢查區的兩旁均有警員。記者現場所見,警方反恐特勤隊也有執勤。

今年提供行李寄存安排,與過往亦有所不同,盛載個人物品的膠袋改以透明設計,以便保安檢查。(HLK攝)

Matthew 經過安檢區時被帶到一旁,被要求脫去頭套,由兩名保安用金屬探測儀掃過其服裝,為時約 1 分鐘後獲放行。(Nasha Chan攝)

瑪利歐上跑步場 先除頭套過安檢

參加全馬賽事的 Matthew 是兩子之父,他扮演電子遊戲角色「孖寶兄弟」瑪利歐參賽,因兒子喜歡這角色。他說今年天氣好,穿着角色服裝,不會感辛苦,過往曾扮演不同的角色參加跑步賽事,包括 LEGO、卡通公仔蛋黃哥等。不過,記者今早在現場觀察所見,Matthew 經過安檢區時被帶到一旁,被要求脫去頭套,由兩名保安用金屬探測儀掃過其服裝,為時約 1 分鐘後獲放行。

今年提供行李寄存安排,與過往亦有所不同,盛載個人物品的膠袋改以透明設計,以便保安檢查。參加半馬賽事的跑手 Andy (化名)表示,一到尖沙咀要先往文化中心,隨行物品要放在渣馬提供的透明袋內,而透明袋也要掃金屬探測儀。經檢查後方可放到寄存站內。Andy 說,本來渣馬每個組別對於行李寄存都有時段要求,他說要趕時間進行安排,「其實好影響跑手」。

跑手出發前,先要經過安檢。(Nasha Chan攝)

兩次安檢 每隔一段路泊衝鋒車

Andy 說,其後前往起跑點都有分流管制區,但前方的保安檢查站又「塞車」,令他感無奈:「真係咁擔心,做一次都夠,完全冇必要做兩次,沿路又有唔少警察,佢哋又齊裝備,每隔一段路又泊咗架衝鋒車,唔使咁擔心安全風險。」他另關注,田總為完成安檢有否額外用錢,「如果真係,咁樣會唔會令報名費再貴咗?既然係政府要求,有extra charge都應由政府承擔。」

跑手關注安檢會否令報名費增加

今屆全馬本地排名第三的香港跑手、港隊代表莊司暘說,他參加過的賽事不算多,不過據他的經驗,只有去年 11 月舉行的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半馬拉松,以及今次的渣馬有這個安檢安排。

跑手要經過金屬探測器,讓保安掃過正面及背面,方可進入起跑區。(Nasha Chan攝)

浸會大學體育、運動及健康學系教授劉永松以奧運會為例,指出奧運會早就設有嚴密的安檢安排,而自 2013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曾發生恐襲後,世界各地的馬拉松亦加緊防範,設安檢安排。他認為加設安檢非壞事,最重要是程序不要繁複,勿讓安檢的程序影響到選手作賽,建議日後可以更有效率、更高科技的方式進行安檢。

十公里賽事無須安檢

不過,翻查渣馬的參賽者手冊,只有全馬及半馬的起點處設有保安檢查區,但十公里賽就沒保安檢查區。10公里賽的選手均表示,只有行李進行安檢後,就無需經任何檢查。《集誌社》正向田總查詢為何不同賽事會有不同的安檢安排。

被問及賽事有安檢是否新安排?是否警方作出有關要求?中國香港田徑總會行政總裁伍于豪表示,關於行李安排、寄存等,是跟政府商討才做決定。

今年馬拉松賽事首度回復至疫情前的規模,一共有 74000 人參賽。(HLK攝)

警:根據風險評估、參考外地保安措施

《集誌社》向警方查詢為何要求大會設保安檢查區,警方回覆指出,會與相關大型活動主辦單位保持聯繫,審視活動的保安安排,根據風險評估和參考外地在處理同類型大型活動的保安措施,要求主辦機構於比賽當日採用相關的反恐措施和安全檢測程序,以全面保障在場人士和公眾安全。 

今年馬拉松賽事首度回復至疫情前的規模。賽事分為馬拉松(42.195公里)、 半馬拉松(21.0975公里)、十公里、十公里輪椅賽、輪椅賽體驗組。一共有 74000 人參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