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港大內鬥|委副校風波 校委會:校長不知情說不過 張翔:匪夷所思 特首:曾提醒良好溝通

分享:

特首責成教育局跟進 教育局建議成立小組「調研」


李家超今日出席行會前見記者,被問及在港大的管治風波,特首是否已跟校長、校委會主席會面?

李家超表示,香港大學屬於香港,不是屬於任何一個個人,不屬於校長個人,也不屬於校委會任何一個人,港大屬於所有香港人。他指,香港人、學生、教職員、海外學者、青年人愛惜,任何事件必須以大學利益為首位。大學要不斷自我完善,如港大行政有不當,就要改善,重要崗位長期懸空,要填補,程序如有不清楚,要寫清楚。而大學財務,要清晰問責。

他表示,政府對大學撥款,每年以百億元計,公帑必須用得其所。大學行政及管治必須符合撥款要求。大學也有簽有關資助的問責協議內容,對法治、管治有要求。李家超指,自己曾經會見校委會主席及校長協調溝通,提醒良好溝通,互相配合的重要性,提醒政府資助是有要求的,必須以大學的利益為首要考慮。

一周前,特首兼港大校監李家超委派教育局了解事件,向他匯報。他表示,已指示教育局了解事情,向他匯報,今日稍後再聽取教育局最新匯報之後作出決定。

教育局:信息不一致,需釐清事實

到了下午,政府的決定是,教育局向特首建議成立「調研小組」了解港大近期的運作宜,就港大內部運作的爭議事宜,進行調查研究。政府發言人指,經教育局人士了解,發現不同人士提供的信息並不一致,需釐清事實,研究處理方法。小組由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李美嫦和教資會主席雷添良組成。

「調研小組」有三個目標,包括釐清事實及了解各方問題;協調內部溝通;及(三)按調研情況提出意見,並確保大學按《大學問責協議》要求運作並妥善運用公帑。

港大高層衝突在周日(10)日再升溫。校委會首先發炮,向港大職員、學生、校友發公開信,解釋「有關港大管理問題」。信件首先指出,校委會在 5 月 28 日,暫委五名副校長,填補三個長期空缺的位置,及新增兩名暫委副校長,在校委會成員大比數支持下通過。

校委會又指,5月21日向委員發出的議程中,明確列出了 5月 28日會議將討論副校長職務長期懸空問題;在 5月 28日,校長也帶了不同意見的法律文書,「說明早有準備」,指張翔「稱毫不知情,實在說不過去」。

校委會又指,副校的委任「合法合規」。根據《香港大學條例》,校委會是大學最高管治機構,任命大學高層的權力屬於校委會,委任主管人員,「暫委」主管人員權力也全在校委會。「校委會就此徵詢了資深大律師的意見,法律上沒有問題」。

張翔:校長知情,匪夷所思

不過,張翔在晚上的聲明反擊指,校委會主席王沛詩從沒就提出的人選,向他徵詢過意見,「對她日前表示,任命沒有繞過我,和校委會在信中表示有關任命『校長知情』,實在是匪夷所思,與事實完全不符」。

他解釋,校委會委員在 5 月 21 日晚上收到主席發出的會議議程,只簡單提及將處理「暫任副校長」討論文件;但有關文件是後補,至 5 月 27 日晚上九時,校委會委員才收到文件,內容只包括「對管理層的批評,沒有任何任命『暫任副校長』的提議、內容或人選」。

張翔說:「我為着擔心我任命暫任副校長的角色和權力可能會被剝奪,即在 5月 28日早上尋求法律意見」。校委會會議在當日黃昏召開,張翔指,會議開始後,他才得悉校委會主席提出的暫任副校長人選,以及兩位他的團隊成員調動安排,「我在會議上提出的法律意見亦不被接納」。張翔續稱,當日的會議,未有按照大學常規,也認為此舉違反《香港大學條例及規程》,繞過他直接任命暫任副校長。

校委會:這次委任,別無選擇

港大副校長的任命問題,已存在數年。校委會在信中指出,校長 2018 年上任後,幾個副校長職位懸空,經年沒完整管理團隊,管理問題頻出。「若不盡快加強管理隊伍,完善管治結構,恐怕管理疏失會愈演愈烈」。信件指,港大有七個副校長職位,只有四人出任,副校長 (環球事務) 懸空5.5年、副校長 (大學拓展) 七年來只有兩年有人暫任,有「暫委」副校長做了 5.5年、「且一度身兼三職,影響了內部崗位的互相制衡」。校委會指這次委任,是別無選擇下、為港大利益做出的集體決定。

校委會又指,數月前,校長提交過副校長提名人選,不過,一位「負責行政及財務」的副人選,沒有監管大學財務及大型工程計畫的經驗,人力政策小組並無批准。另一位副校長人選,是「負責大學拓展」,校方內部審核後沒支持。

校委會指,議題已與張醞釀溝通多時。校長已於上年要求增設六位副校長,包括醫學、商務、創新等方向副校;而在 4月 22日,人力資源政策委員會的結論是,「當務之急必需委任副校長」,該次會議,校長有派員參加,並無不同意見。

張翔:主席七個月以來未予商討

張翔晚上則在聲明中反駁指,自己和大學管理層,一直在努力填補副校長空缺,去年 11 月向校委會主席提交人選,但一直不獲納入議程,「主席長時間沒為拖延解釋」。他指,去年曾向主席提出新增副校長(創新)、副校長(校園設施)、副校長(大健康),沒包括副校長(商業)。他指,主席在過去七個月都沒跟他和委員商討,至 5 月 28 日的會議,突然拿出七位暫任副校長名單。

校委會:考慮管治,並非「私人恩怨」

除了委任問題,校委會又提出張翔的管治問題。校委會指,校長是「首席學術官」,一年要主持三至四次學術委員會會議。但校長履職到今,僅開過一次學術委員會會議,及出席了約三分一的財務委員會會議。校委會又批評,校長有很多不符程序、不合常規現象,如校長壓縮行政經費,但校長辦公室擴大到 60 多位,人力資源委員會詢問,校長不予解釋;「令大學出現種種混亂,不少教授和管理人員怨言甚多,情況令人憂慮」。校委會強調,今次委任,是考慮到種種管治問題,並非「私人恩怨」。

張翔:歇斯底里獵巫式壓迫

張翔則在聲明回應又指,過去幾年,一直定期向校委會報告工作,也透過其他副校長及主管,向校委會的小組委員會報告。「(校委會)信函中的各種指控毫無根據且故意誤導」。

他並將問題指向早前的告密事件。去年底,有人以匿名電郵告密,指張翔未經招標買車、不當處理捐款等「管理不當」,校委會專責小組在今年二月完成有關「吹哨者」調查。張翔在聲明指,在隨後 60 個工作日,他平均三日就收到一封校委會秘書的信,一共有 20 封,最短回覆時間只有一日半。「我作出回覆後,更多的問題和質疑接踵而至,耗費管理團隊的大量時間和精力,去應付這種歇斯底里的獵巫式壓迫」。

張翔又表示,相信未來還會有更多對他的抹黑,「我相信,對惡意中傷者的最好回應就是清者自清。」他又指,香港處於發展的關鍵時刻,批評「個別人士不顧香港求發展、搶人才的戰略機遇,不斷惡意製造事端,搞亂香港大學和香港,對此我極為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