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玫瑰崗停辦 |師生家長第三度發公開信 高中轉余二無原本選科 「學生感被遺棄」

分享:

灣仔玫瑰崗中學上周三(17日)通知家長,指決定全體學生於今年 9 月轉校至余振強第二紀念中學(下稱余二),學校落實提早兩年停辦,原本獲承諾能於 25/26 年原校畢業的高中生須轉校。多名家長和教職員日前見傳媒,第三度發公開信求助。有家長指就讀高中的女兒面臨公開試,但其在玫瑰崗選修的課程、余二均未有開辦,對課程如何銜接存疑;翻查資料,余二並未開設玫瑰崗設有的「企會財」、西史、地理、西班牙文等選修科,據了解涉 40 多名學生或因而受影響。

另有家長哽咽控訴學校「一意孤行」,指就讀中三的兒子有份拍攝「致特首李家超」短片,片段發布和下架後承受很大壓力,「冇人關注佢哋,連教育局、特首都冇真真正正聽過佢哋意見」,有學生情緒大受影響、校方更須額外聘用社工支援。《集誌社》向校方查詢有多少高中選修科是余二未有開設、涉及多少名學生?多少學生因事件向社工求助等?校方回覆指「不會回應有關事宜」。教育局回覆指學校將在稍後的家長日向家長解釋細節,又指已責成辦學團體為師生家長提供協助,包括為選修科目作妥善安排、留意學生情緒等。

攝影:劉貳龍

一群玫瑰崗家長和教職員日前見傳媒,是學校自去年九月突公布停辦,第三度有師生家長發公開信。

第三度發公開信 教師:痛心學生感被遺棄

一群玫瑰崗家長、舊生和教職員日前見傳媒,發表以《請伸出援手,幫助玫瑰崗中學的莘莘學子》為題,致教育局及立法會議員的公開信,是玫瑰崗中學自去年九月突公布停辦後,第三度有師生家長發公開信。信件指對校方把停止辦學日期推前至今年九月、令所有學生須轉校,感到痛心和憤怒;加上校方拒回覆師生日前發出的公開信,決定公開申訴,向教育局和立法會議員求助,以阻止不公義的發生。

以教職員身分出席記者會的葉老師(化名)批評,校方早前「搬龍門」進行「假諮詢」,轉校方案未能得到過半數家長支持,意向調查明確有百名學生欲留在原校升讀,校方卻強行要全體學生轉校。葉老師形容決定「粗暴」,「一定大大影響他們的公開試成績、今後的前途」,因他們要長途跋涉由灣仔、改到薄扶林上學;加上不少同學選修的科目在余二並沒有開設,課程銜接存疑。他批評校方不負責任、「令學生有強烈被遺棄的感覺」,令他們感悲觀迷惘,作為教師相當痛心。

公開信向教育局和立法會議員求助,葉老師(左二,化名)批校方不負責任,令學生有強烈被遺棄感覺。

余二不設玫瑰崗選修科 銜接成疑 料 40 多名學生受影響

出席記者會的張太表示,女兒就讀高中,辦學團體道明會最初指在 25/26 學年才停辦,高年級生能在原校畢業;但之後校方改以九千元津貼「利誘」家長選擇轉校方案,令人覺得學校「背棄了教育的理念」。而女兒選修的學科,余二並未有開設;他們曾向三、四間學校「叩門」望轉校,但未有回音、有部分建議女兒重讀高中,令女兒「很迷惘、徬徨」,她批評道明會「背棄學生、妄顧學生前景」。

翻查《中學概覽》,玫瑰崗和余二上載過去兩個學年開設科目資料,余二並未開設玫瑰崗設有的企業、會計與財務概論、西史、地理、西班牙文、數學延伸單元一和二等選修科。據了解,玫瑰崗內不少學生選修「企會財」,若計及中四、中五級生,涉 40 多名學生或受影響。

張太(化名)高中女兒選修的學科,余二未有開設;他們曾向三、四間學校「叩門」,但未有回音、有部分更要求女兒重讀高中。

兒子參與拍攝「致特首」短片 「冇人關注佢哋」

至於兒子就讀中三的李太則幾度哽咽,表示辦學團體「一意孤行」、「是大石砸死蟹」,學生的情緒受到嚴重影響,兒子每次提起事件仍「含住淚」。李太指兒子有份參與拍攝學校 YouTube 頻道 10 月發布的「致特首李家超」短片,學生請求政府提供新校舍,片段在三天後下架,當時教育局稱影響學生身心發展舉動「須立刻制止」。

李太表示,「佢哋係為自己去發聲,但係社會俾咗好大壓力,冇人關注佢哋,連教育局、特首都冇真真正正聽過佢哋意見」,兒子對此感失望、不明白為何行為被視為犯錯。李太又引述早前參與家長會議時,校方指在原有兩名駐校社工外,需增聘校外社工支援學生,反映事件對學生的傷害很大、需要社工輔導。

李太一度哽咽指作為家長,見到孩子情緒大受影響,自己也感心酸;她透露兒子曾參與拍《致李家超》片,現每當談及事件眼眶仍含淚。

校方:不會回應有關事宜 

《集誌社》向校方查詢,玫瑰崗有甚麼選修科是在余二未有開設?涉及多少名學生?如何安排學生過渡?自事件以來有多少學生向社工求助?校方回覆指「不會回應有關事宜」。

發公開信的師生、家長呼籲教育局和立法會議員介入事件,強調不反對有家長喜歡轉校往余二,只是希望校方尊重所有家長意願,讓希望留在原校學生留下完成學業。葉老師表示只是希望局方和議員幫忙「討回公道」,又指「我哋真係唔知道可以點,作為一個小市民,我哋都係一個普通老師,我哋嘅能力都好有限」。

葉老師望局方和立法會議員幫忙討論公道,「我哋真係唔知道可以點,作為一個小市民,我哋都係一個普通老師,我哋嘅能力都好有限」。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朱國強回覆指家長、校友和教職員提出的質疑與去年差不多,反映辦學團體提出的方案仍未得到大多持分者認同、雙方失去互信。他又表示曾建議教育局介入事件不果,當局未有尋求其他方法、在關鍵時刻未做好把關,對最終犧牲學生福祉感到很失望,又認為當局應警惕留意,辦團將公帑擴建和改善的校舍放租會否成為常態。至於自己是否仍有其他空間介入,他稱「解鈴還須繫鈴人」,認為教育局要承擔監管責任,自己則會繼續聆聽各持分者的意見。

《集誌社》向校方查詢有多少高中生涉選修科目問題受影響?多少學生須接受社工輔導?校方表示「不會回應有關事宜」。

教育局:已責成對方適時跟進

教育局回覆查詢指,據悉玫瑰崗將在本月稍後的家長日,向家長解釋轉校往余二的相關細節。局方又指曾與辦學團體和學校代表會面,責成對方適時跟進,為學生、教職員和家長提供合適協助和支援,包括為轉讀余二學生修讀高中選修科目作出妥善安排;又敦促校方與家長及教職員保持良好溝通,留意學生的情緒,按需要提供適切輔導。

局方又表示,已提醒辦學團體及學校停止營辦時,須遵從教育局相關程序指引,處理學校帳目及資產等事宜。而家長和學生可向區域教育服務處查詢區內學校學位空缺情況,局方會提供意見和協助;局方會繼續留意學校情況,與校方保持溝通及提供適切支援。

《集誌社》去年底報道校方兩輪意向調查結果,有教師批評校方「搬龍門」是「假諮詢」、又以近萬元津貼「利誘」家長轉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