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社工註冊局修例 調查:逾九成社工認為不恰當 狄志遠:我點投票,到時你會知

分享:

調查指修例不受社工歡迎

是次意見調查報告以網上問卷形式進行,對象為香港在職、退休社工以及社工學生。經資格篩選後有 3168 份回答有效。現職社工陳家傑直指,回答數量遠超預算,反映社福業界同工希望就修例發聲。他亦表示希望「以數據說話」,並非要發表主觀意見。

調查顯示,絕大多數受訪者均認為「修例」不恰當,佔九成半 (95%)。接近九成受訪者 (88.6%) 不同意擴大《註冊局》委任成員由現時的七名增加至19名。壓倒性的多數受訪者 (94.5%) 同意,修例會導致社工在推行工作時可能有被指「危害國家安全」的風險。

九成受訪者 (89.9%) 同意政府修例會令社工更難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逾七成受訪者 (72.4%) 不同意這次政府的「修例」可提高社工專業水平。謝世傑指,調查結果反映修訂建議極不受香港社工和社工學生歡迎。

質疑政治凌駕專業

調查團隊亦在報告提出七個就調查結果所引申的問題和關注點,包括修例會「削弱社工專業自主」,「削弱社工專業的話語權」,「令社工更難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令社工更難保障人權和捍衛社會公義」,「令社工在推行服務時,有可能被指危害國家安全」「令社工可能會因個人不能預計的原因,而被拒絕註冊或續期」及「會否令社工專業水平得以提高」。


陳家傑解釋,社工有一套專業的知識體系和公眾認受性,因而孕育出對社福界別的話語權。他舉例稱,法律人員對法律詮釋有話語權,若果公眾法律上有問題會找專業律師諮詢。同樣地,社工理應對社會問題、家庭和個人需要,以及如何介入改善問題有專業話語權。然而,他擔心修例後,會由政府定義社會問題和需要,變相由政治凌駕專業,「誇張啲講句,(社工專業自主)蕩然無存」。

修例後社工有機會被永久除牌

另外,陳亦指調查報告反映的現象「可喜又可悲」。喜在調查反映新生代社工有心為弱勢社群爭取權益,亦希望保障人權及捍衛社會公義;悲在擔心現時社會氣氛及狀態,不知道如何能實踐此等「社工天職」。

陳亦表示,調查結果顯示社工「強烈感到」受國安法檢控風險威脅。他直指,近年公民社會被壓制,社工在工作時容易誤觸紅線,被標籤成「唔愛國」「反中亂港」。通過修例後,甚至有被檢控及永久除牌的風險。他對此現象表示不解,認為社工以行動和知識,依從專業操守為弱勢爭取權益和為社會帶來改變,「我哋往往選擇站喺弱勢嘅一方,其實唔應該被視為對抗」。

投身社福界別 43 年的退休社工莫慶聯認為,修例牽涉政治判斷。他表示,社工一向秉持相信人能改過自新的信念。但若修例草案通過,干犯「嚴重罪行」的註冊社工將被即時、永久除牌。莫指,他認為背後玄機針對國安罪行,甚至可能包括非法集結、襲警等罪。他亦指過去未有涉及國安罪行的人士被批准註冊做社工,「勞福局長孫玉菡話對社福界擔憂唔牽涉政治,但好明顯修例係政治考量。」

社工業界異常沉默

莫慶聯指,業界對於今次修例「出奇地沉默」。他指,社福界過往對政府政策不滿意會發聲,惟今次修例事件看不見有反對聲音。而今次的調查結果亦正正反映業界其實有聲音和意見,不過「唔方便、唔敢、唔可以發言」。

莫續指,就算未修例,有國安法後,社福界不再活躍發表意見,今次修例的沉默則反映存在風險,亦與社工核心價值相違背。他表示,根據註冊局守則,社工有責任倡議政策,但現時的倡議「只限開個記招,政府亦都唔聽」,未來亦難以「和理非」方式倡議。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會長張志偉坦白稱,「(意見調查)做咗其實冇乜用」。他補充指,調查意義在於為提供窗口,讓同工能夠不需要現身亦能表達自己的意見,亦能提供機會和資料予關心社福界的人深層次地討論問題。

狄志遠:到時我點樣投票,相信到時你會知道

研究團隊稱,曾在立法會門外請願,要求政府向公眾作廣泛諮詢。當時立法會社會福利界別代表狄志遠議員曾向他們表示,願意和他們用一小時開會討論。然而,研究團隊認為,有必要公開諮詢公眾,而非進行閉門會議,因而拒絕與狄議員見面商討。

狄志遠向《集誌社》記者表示,有留意調查報告,亦看到有人對修例有擔心和不信任,知悉有意見已經認為諮詢不足夠,指自己有向立法會反映意見。他認為,社工註冊局有改善和邁向專業化的空間,現時應關注改變會否真正做到專業化,成員是否多元、均衡和專業等。

他亦指,自己有主動接觸其他社福機構代表,前線社工以及學社等,但不願意具名。另外,他表示,同意現時社福界有「異常沉默」的現象,亦較少聽到有反對意見,但尊重各方面聲音。修例草案下周三( 7 月 3 日)會在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被問及到時投票的取態,狄志遠表示自己屆時會發言,「到時我點樣投票,相信到時你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