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私密影像| 17% 受害人受脅迫下被拍攝或分享影像 風雨蘭推「下架支援」助刪相

分享:

網上不時流傳私密影像,對受害人造成巨大心理壓力。風雨蘭在 2021 年推出「下架支援」服務,要求網絡平台移除內容,並會提供法律諮詢、協助求助人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投訴等。風雨蘭今日( 8 日)表示,服務在 2021 年 4 月至今年 3 月,共為 171 宗個案提供「下架支援」,當中涉 1342 項未經同意下被發佈的私密影像,成功移除近 9 成內容。

風雨蘭公布為 171 宗個案提供「下架支援」,涉 1342 項未經同意下被發佈私密影像、89% 內容被移除

逾四成分佈在色情網站、四分一在社交平台

現時,求助者可經由風雨蘭網站,填寫「下架支援」的網上表格,提交影像內容的網址,風雨蘭便會代為向網絡平台檢舉。171 宗求助個案中,有逾 7 成是女性,逾 2 成是男性。這些個案的侵犯者中,有近半是受害人認識的人, 27.5% 是受害人的親密伴侶,15.8% 是網友。由風雨蘭向網上平台舉報的 1342 項私密影像內容,當中有 42 % 分佈在色情網站、有四分之一在社交媒體平台、22.7% 在搜索引擎,其餘則出現在影像托管網站及內容農場。

有網站管理員會要求取得「著數」

風雨蘭總幹事莊子慧表示,曾有受助人自行向網站提出移除內容的要求後,被要求索取個人資料,或是個人照片以確認身分,又有網站管理員會要求取得「著數」或回饋。

風雨蘭資深倡議主任簡敏棋說,有部分個案的私密照片被上載至 Telegram 上有數萬人的群組,而這些群組會將部分受害人的個人資料、甚至捏造相關資料,上載到部分內容農場網站,再將內容農場網址轉發至不同群組,以散佈私密照片的內容。

在「連登討論區」亦不時有人以網址形式,發佈私密影像內容。簡敏祺說,有不少人以無需注冊、便可上載影像的網站上載照片,再將網址以連結形式分享到「連登」。在「連登」不時「流出」私密影像,網民的討論或達幾十頁,「好多時啲 comment 涉及個人資料,會起佢底,甚至係涉及一啲 Shaming 留言,會令受害人很難受,加深二次傷害。」

風雨蘭總幹事莊子慧(圖右)、資深倡議主任簡敏棋(圖左)。

莊子慧說,推出「下架支援」服務後,他們會傳送電郵聯絡網絡平台,若無法聯絡,他們會嘗試找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協助。簡敏棋說,由於風雨蘭是機構,網站普遍都受理他們的舉報,而大型的科技公司,一般內部已有處理機制,因此大部分內容在舉報後都會被下架。

內容農場及色情網站的下架比率分別為 90.1 % 及 78.9 %。簡敏棋說,聯絡部分內容農場或色情網站時會遇到困難,有時會找不到他們的網站管理員,他們會再嘗試聯絡向該網站提供服務的公司,盼他們再知會涉事網站、從而令內容下架。若一直無法移除相關內容,他們就會聯同個案向私隱專員公署求助。

僅涉容貌私密影像不屬個人資料 難按私隱條例跟進

私隱專員公署可發出移除通知書,要求網站或營運商移除內容。不過,簡敏棋說公署提供協助的情況不一,曾有個案反映公署曾協助處理單純涉及容貌的私密影像;不過按其向署方跟進的經驗,單純涉及容貌的私密影像、現時不被定義為個人資料,公署難以按相關法例跟進,故只傾向移除含個人資料的內容。

簡敏棋說,如發佈者發佈私密影像的同時,披露受害人的其他個人資料,個人私穩公署會要求網站或營運商移除內容。根據私隱專員公署的定義,「個人資料」是指與一名在世人士有關及可確定個人身份的資料。

17 % 受害人受脅迫下被拍攝或分享影像

報告顯示,有 17% 受害人是受脅迫的情況下拍攝或分享影像,有 7.6 %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拍攝;有 39.8 % 受害人是在同意下拍攝,但受害人並不同意去散佈或分享影像,另有 35.7 % 是在受害人不知情的情況被分享。

此外,有 51. 5 % 受害人被拍攝的內容,涉及經事主同意的性行為。在風雨蘭接獲的個案中,有一半侵犯者是受害人認識的人,當中有 27.5 %是受害人的親密伴侶。

莊子慧表示,在這些私密影像被流傳後,受害人會很擔憂,會否被認識的人見到這些影像,下架後可紓緩受害人的憂慮。風雨蘭資深倡議主任簡敏棋說,曾接到不少個案,「私密影像在一個平台被下架後,又再在另一平台上架,照片會不停地被轉發,或者(受害人)不會知道照片分佈在哪些網站,這一類性暴力所帶來的創傷,好像是永無至境。」

風雨蘭建議,私隱專員公署應進一步檢視私密影像可否被定義為個人資料,以更積極方式協助被散播私密影像的當事人處理事件,同時應審視及公開涉及私密影像的投訴數字,主動調查及檢視散播私密影像問題氾濫的網絡平台;而網絡平台亦應該建立處理未經同意的私密影像的政策及處理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