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移除塗鴉|民青局長指佔用人「有選擇」 快餐店負責人反駁:民政處攜同意書要求簽名

分享:

中西區一家快餐店外,一幅十多年前創作、有關地盤工人休息的塗鴉,最近移除。民青局長麥美娟今日(25日)回應指,今次事件,業主及佔用人都同意委託民政處同事處理,又指對方不同意,可以不處理。不過,《集誌社》記者聯絡到快餐店店主,他透露,民政處曾三度聯絡,自己已道明畫作創作原意,但對方只問他打算如何處理塗鴉,最後一次聯絡,民政處職員直接攜同同意書,要求他在上面簽名,並隨即將塗鴉移除。店主並不同意麥美娟「有選擇」一說,「或者我冇局長咁叻啦,因為政府個個都係精英,佢話提供過意見,我理解唔到佢嘅意見同選擇。」

麥美娟今日回應事件時指,民政處同事當發現區內有牽涉鼓吹港獨及「黑暴」的塗鴉時,如在公眾地方,會主動去清除,如果牽涉私人地方,都會提醒有關佔用人或者業主。她指,今次事件,是業主同意委託民政處同事協助移除。

她表示,中西區民政處同事,收到很多市民意見,她指以一般人的感覺,容易令人有聯想,所以向業主作出友善提醒。她指,「如對方不同意,可以不處理」;她又指業主及佔用人,都同意委託同事處理。

再被問及戴黃色頭盔的地盤工人,是否都覺得令人聯想到「黑暴」或暴力事件?她指,同事都是以一般市民感覺去作出提醒。最終如何處理,是交由地方業主或者佔用人作決定。

至於會否產生寒蟬效應、扼殺創作自由?麥美娟指,民政處鼓勵在地區有多元發展,「唔需要提高到去嗰個層次」。

黃帽工人的塗鴉已被移除。(輝煌快餐店FB圖片)

輝煌快餐店負責人何先生接受《集誌社》訪問時表示,不知道中西區民政處如何收集到很多市民的反映,他指塗鴉在快餐店已存在接近20年,都沒有市民向他們表示有問題,「社會事件都過咗幾年,點解?家先聯想起?我就唔係好明白嘅。」

何先生說,店舖只在七月收過大廈業主立案法團成員到店內提醒,稱「幅畫快啲搞咗佢,有機會犯國安法」,但業主未曾就事件找他。 

收到法團提醒約一周後,他便收到中西區民政處的電話。中西區民政處曾三道與店舖聯絡,何先生在首次對話已道明畫作的創作原意,以及畫作存在已久。不過,中西區民政處的職員在第二次通話當中,仍然問及何先生打算如何處理該塗鴉,在最後一次聯絡,中西區民政處職員更直接攜同同意書,要求他在上面簽名,並隨即將塗鴉移除。

因此,他並不同意麥美娟「有選擇」一說,「或者我冇局長咁叻啦,因為政府個個都係精英,佢話提供過意見,我理解唔到佢嘅意見同選擇。」

何先生說,店內的塗鴉畫作只是畫出辛勞的地盤工人在吃飯,塗鴉存在已接近 20 年,作為自幼生活在中西區的街坊,塗鴉有如陪伴他成長,「就好似外國有古蹟被燒至得返幾個牌坊,好似咁嘅感覺,好可惜。」

樓梯街黃帽工人的塗鴉被移除後,已換上新的創作。

何先生憂慮,事件會影響表達藝術創作的空間,影響店舖員工原有的生活及工作。在創作自由方面,他認為事件或會令創作者在創作時顧慮,作品會否令人「會錯意」,「創作真係好主觀,每人睇到嘅嘢都唔同。」他說,「政府不停對外宣揚叫我哋說好香港故事,同外地講國安法只針對一小撮人,所以我都相信政府唔會因為單一一幅圖案就判定呢樣嘢唔好嘅,因為文化藝術表達係唱好及說好的其中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