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立場案|判決再押後 法官指「等埋」上訴庭裁決快必煽動案「較安全」

分享:

千里達案:煽動暴力或動亂意圖是定罪的「隱含必要條件」

是次英國樞密院的案例涉千里達和多巴哥共和國(下稱千里達)一宗煽動罪。2019 年當地已故宗教領袖 Satnarayan Maharaj 涉於清談節目,批評政府,遭警方以涉嫌違反《煽動法》登門搜查。他最終雖未有被刑事起訴,但入禀提出司法覆核,挑戰該國煽動罪條文的合憲性。

他其後離世,其子繼續訴訟。Maharaj 一方爭議《煽動法》的條文定義模糊、寬闊,亦沒限制只針對煽動暴力或者動亂的言論,不合理地侵害言論自由,不符憲法中千里達是民主國家及保障人權等條文。

原審法官認同條文定義模糊、寬闊,Maharaj 一方上訴;當地政府不服上訴,獲上訴庭推翻裁決。由於樞密院是千里達最高上訴法院,最終樞密院在2023 年 10 月 12 日頒下的判詞, 裁定煽動暴力或動亂意圖是定罪的「隱含必要條件」。 

控方:千里達案不適用於香港 

「立場案」的控辯雙方,今日就千里達案作進一步陳詞。控方代表、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口頭陳詞時表示,千里達案不適用於香港情況,指出千里達的煽動條文與港不同,又稱千里達是「獨立自主」的國家,其終審庭在英國樞密院,但香港有「獨立的終審庭」, 加上香港在是中央轄下管治,具憲制責任需維護國家安全, 要看「特殊的條文」與千里達很不同。

伍淑娟說,要參引海外案例,需要了解其憲法架構,不可將案例直接用在香港。 伍淑娟又說,香港因 2019 年發生反修例事件,之後變成「黑暴」, 形容這些是千里達沒有發生的社會背景。

伍淑娟又形容,千里達案例與香港是「唔啦更(沒關係)」,認為法官無需考慮。法官郭偉健此時打斷伍淑娟說:「我又唔係好同意」,他表示,兩地都是普通法地區, 「唔可以話唔同地方唔去考慮,都要考慮理據係咩。 」

辯方代表、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回應控方,指出香港的煽動罪條文與千里達一樣源於英國,因香港與千里達當年都是英國的殖民地,辯方更呈上煽動罪當時起草的歷史供法官參考。余又引用終審法院,最近就岑子杰案的判詞,其中終審法院亦有引述歐洲人權法案的案例撰寫判詞,因此看其他地區的案例有幫助,並非如伍淑娟所說,有國安法就不用理會其他地區的案例。

此外,伍淑娟提到2019年香港社會動盪,但余若薇指出,控方以 17 篇文章作檢控基礎,都是 2020 至 2021年的報道。余表示,當時的社會已非如伍淑娟所指那般動盪,根據民調,香港人對國家的信心已回復得很高,並非如伍淑娟所說,「火花都會爆發動亂」,香港社會當時已回復平靜。

余若薇又說,沒證據證明《立場》的報道煽動過任何人,形容「從沒收過投訴,指文章有什麼問題」,其中有關中大衝突兩周年的報道,一度被指「不實」,但有電視台的片段證實,《立場》當時的寫法正確。她形容,《立場》的報道是「鐵證如山」,其後也有刊登警方的回應,指《立場》做法是非常均真,沒意圖去煽動任何東西或任何人。余若薇引述終審法院就蔡玉玲案的判決,終院判辭指出「要得出這是唯一解釋的結論」才可如此推斷。余若薇說,《立場》曾發佈這麼多文章,「點可以淨係睇 17 篇?仲要淨係睇 17 篇嘅意圖?」

對於伍淑娟說,本港有《港區國安法》,《國安法》刑罰更重,更有罪名如「勾結外國勢力」等可被判終身監禁,但在《國安法》中,控方不需要證實被告有煽動暴力。伍淑娟形容,本案刑罰更輕,質疑為何要在更輕的罪名下,還要控方去證明煽動意圖。 余若薇指出, 國安法刑罰重,甚至達至終身監禁,因具備「勾結」的元素,形容伍淑娟的說法才與案件「唔拉更」。

辯方:樞密院裁決令大公報案失效

是次樞密院的判決,亦影響到控方援引大公報1952年煽動案的裁決。控方在結案陳詞中援引多宗舊案例,包括 1952 年「大公報案」等,指煽動罪毋須證被告有煽動意圖,僅須證明涉案文章具煽動意圖;又稱大公報案具約束力,要求法官考慮。

余若薇指出,樞密院的裁決已推翻了《大公報》案判詞中曾考慮的案例 ,加上《大公報》案的判辭已不合時宜;判決時連《基本法》及《人權法》都未出現,當時的判決沒有人權保障。 

余若薇又說,《大公報》案當中的案情與《立場》非一致, 她說,當時《大公報》只有一種聲音,稱當時的政府「迫害他們的同胞。 不過,《立場》新聞有無數有關政府的消息,「白衣人、華記KOL去開記招我哋都去開,唯一分別是我們會有多啲弱勢,但政府有、判辭有、中聯辦都有,仲要都係原原本本嘅報道,字眼都係好正常。」

官押後至「快必案」裁決後 30 天內作「立場案」裁決

另一影響宣判時間的因素,是「快必案」的上訴程序。「快必」譚得志在 2022 年,被裁定七項煽動罪及四項其他罪名成立,被判囚 40 個月,他不服定罪及刑罰提上訴,上訴庭 2023 年 7 月開庭處理,並押後於九個月內頒判決。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表明,「快必」一方已就樞密院判詞交書面陳詞,不過上訴庭未有指示。

資深大律師余若薇促請法官郭偉健盡快就案件作出裁決,指出案件由被告被捕至今已兩年,當中有被告收到獎學金,原定明年九月可以讀書,惟「而家都唔知得唔得」,坦言若要再等上訴庭裁決,「真係唔知要等到幾時」;余若薇又引用《港區國安法》,指出涉國安案件需及時辦理。

不過, 法官郭偉健則明言,由於上訴庭將處理「快必案」, 較安全的做法是「等埋裁決」:「我判有罪無罪有一堆程序, 到時做晒所有嘢, 可能又要浪費。」就著國安法提到的及時原則,郭偉健說今次情況較特別,最終決定在上訴庭有判決的 30 日內,就立場案作裁決,因期間控辯雙方或因應判決,再作進一步陳詞。

《立場案》在去年十月底開審,今年六月完成審訊,審訊了 56 日,法官原計劃在 10 月 4日宣判,不過,九月時,法庭通知判決押後至 11 月 15 日,法官郭偉健指需要更多時間處理判詞。到了今天( 11月 15日),裁決又再因「等埋」「快必案」上訴結果而再押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