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紀錄「香港瘰螈」屍橫遍野 攝影師眾籌策展喚關注「路殺」

分享:

到飛鵝山行山時,你可曾想過,腳下的石屎路,曾葬送多條亡魂?「被殺」的還是受保護的瀕危動物?

去年四月、春夏之交,生態攝影師馮漢城(阿城)來到飛鵝山山腳煞停車子,一下車,看見路上一地瘰螈屍骸;短短一公里路,就有過百隻被評為「近危物種」的香港瘰螈喪生。香港瘰螈是香港獨有兩棲有尾動物,每逢春季瘰螈從溪澗經過馬路,遷徒至山林,遭車輛「路殺」。這個畫面震撼熱愛生態的阿城,他拿起相機拍下沉重一幕,並將在今年四月舉辦展覽,「要令人由唔識佢、到想佢生存係好難的事,我想試下睇有幾多人仲想認識、仲想關心。」

香港瘰螈是香港獨有兩棲有尾動物,被《受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保護;但去年四月,阿城卻在飛鵝山短短一公里路看見過百隻被「路殺」。(馮漢城攝)

獨有物種無人識 「有人問我,瘰螈係咪菜式嚟…」

剛過去的 12 月 28 日下午,《集誌社》記者跟阿城到飛鵝山,在山腳泊下車子,旁邊的路燈柱掛著一塊牌子,寫上「注意香港瘰螈」。瘰螈喜歡在潮濕的春季活動、遷徙,那日登山天氣乾燥,瘰螈都躲起來了,眾人走了半小時,仍看不見瘰螈。

阿城之後帶記者攀到路旁小溪澗,靜靜觀察數分鐘,終發現一隻黑色、約有手掌長度的瘰螈,長得像隻蜥蜴。牠的膚色如「保護色」,跟溪水和石頭彷彿融為一體,在水中高速游動。待牠站到石頭上,僅數秒間,攝影記者把握機會拍攝到兩張照片,轉瞬牠又躲到石底。

阿城在飛鵝山路旁小溪澗靜靜觀察數分鐘,便發現一隻躲起來的香港瘰螈。(CCW攝)

「有人問我,瘰螈係咪菜式嚟…」阿城笑言,香港瘰螈雖是香港獨有物種,大家對牠的認識卻不深。香港瘰螈是四腳攀爬動物,身軀像蜥蜴,有一條長長尾巴,披著深色皮膚,有些是黑色、紅色、灰色、啡色,每隻都有獨特的腹部斑紋。牠們在山林中的溪流生活,是香港唯一有尾目的兩棲動物,60 年代被冠以香港之名。

約手掌長度的瘰螈,長得像隻蜥蜴。牠的膚色如「保護色」,跟溪水和石頭彷彿融為一體。(CCW攝)

山野車路遍佈瘰螈屍骸 

阿城自小熱愛自然、「生勾勾」的生命,中學起開始行山拍攝,喜歡觀察野生動物,如何活得自在、又善用求生技能。「比著人在野外生活都艱難,想像生物無依無靠在大自然生活,係幾神奇。魚蝦蟹、一草一木都有故事。」那時他便留意到香港瘰螈,數年前他在香港大學任職研究助理,就有一個研究項目是關於瘰螈,多次上山拍下牠們的生活日常。

正在過馬路的香港瘰螈,牠們一般會在春季從溪澗走過行車路、遷徙到另一邊的樹林,但遷徙過程中危機處處,不少瘰螈被車輛輾斃「路殺」。(馮漢城攝)

去年四月,阿城來到飛鵝山考察,卻發現行車路上一地瘰螈屍骸,「多起上來,覺得沉重,俗稱『有畫面』,一地屍體的畫面好震撼。一公里路程,估計有一百條,行一百米十零廿條、行多一百米十零廿條……有啲好密集,有幾十條。」屍橫遍野的場景,在阿城腦海揮之不去,他便跟朋友構想一場藝術攝影展覽,讓大眾認識瘰螈、救救瘰螈。

背部呈深灰褐色的香港瘰螈,腹部有著美麗的鮮橙色斑紋,用來警示捕獵者。(郭子祈攝)

花半年時間紀錄瘰螈生命百態 策展喚關注「路殺」

瘰螈一般會在春季,從溪澗走過行車路,遷徙到另一邊的樹林,而遷徙過程中,大批瘰螈被車輛輾斃「路殺」。阿城之後在拍下不同生命週期的瘰螈,由卵生到幼體、由手指公長到 20 厘米長;又紀錄牠們的百態,例如在溪澗休息、或因求偶打架,狠狠的嘶咬對方。

阿城花了半年時間捕足瘰螈日常,包括牠們的生命週期,鏡頭下捕足到正打呵欠的幼蟲。(馮漢城攝)

捕捉瘰螈日常並不容易,他花了大半年時間,登山超過 30 次,有些瘰螈體積如硬幣細小,觀察一舉一動要份外細心;而瘰螈不時在水裡活動,阿城就要走入溪澗,在水中拍攝。

阿城認為,社會應思考如何保護瘰螈,例如參考台灣,在路邊加設一些矮細的圍欄,以防牠們走出馬路;但更重要的是,是令大眾認識瘰螈,反思在大規模「路殺」中,人類有何可做,這就是他舉辦展覽的目的。

攝影團隊會戴水肺潛水,以更長時間待在水中,讓瘰螈接納攝影師,才能拍下珍貴相片。(郭子祈攝)

「要令人由唔識佢、到想佢生存係好難的事,我想試下睇有幾多人仲想認識、仲想關心。」他們正發起眾籌,在今年 4 月 5 日至 14 日、即下一個瘰螈「路殺」高峰期,於深水埗「Parallel Space」,舉辦《一生螈命 – 生態影像藝術展》,以畫作、攝影、紀錄短片及裝置藝術,展現香港瘰螈的生命歷程,資金也會用於展開瘰螈的研究項目。眾籌暫訂於 1 月 15 日截止,截至 1 月 9 日,項目金額已達標七成。

《一生螈命 – 生態影像藝術展》眾籌計劃

展覽地點:Parallel Space, 深水埗大南街 202 號
日期:4 月 5 日至 4 月 14 日
時間:中午 12 時至晚上 7 時
眾籌計劃網頁: https://igg.me/at/hknew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