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縮水同運會|復常慢半拍港半失主辦權 台同志組織憂國安法改征墨西哥

分享:

你知道,香港今年會舉辦同志運動會嗎?

首次在亞洲舉行、由香港主辦的「香港同樂運動會」將在下月 3 至 11 日舉行,這項同志界盛事,原預計為香港帶來過萬名參加者,並為本港帶來逾十億元的經濟收益。不過,受疫情影響,香港由「主辦」變成與墨西哥城市瓜達拉哈拉「合辦」;運動會的參與人數由申辦時預計超過 1.5 萬人,到最後登記人數只有 2381 人。

這場同志圈中的盛事,半失去主辦權,有參與申辦同志運動會的義工對舉辦同志運動會失去信心,隨其他成員退出籌備團隊。有台灣的同志組織因擔心香港國安法,決定不來香港,改到瓜達拉哈拉作賽。港府回應指,奉公守法,或純粹來港參與盛事的訪客,不會、亦毋須擔心會誤墮法網。

到底同志運動會主辦團隊,是如何由雄心壯志到處處碰壁?《集誌社》翻查同志運動會申辦團體的投標書,標書原附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旅發局及平機會的支持信全文,顯示政府對活動的支持,惟政府這幾年內都未見給予實質支持。

記者:陳萃屏、蘇柏軒

攝影:陳朗熹

2018 年,香港同樂運動會的申辦團隊,從巴黎同志運動會主辦方接過同志運動會的旗幟。這一幕令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主席楊智群眼神發亮。當年,他帶著 25 名參加者到巴黎出賽,知悉香港將舉行同志運動會後,認為帶一百人、甚至幾百人到港參賽都沒難度。他對這場首次在亞洲舉行的同志運動會,滿心期待。

楊智群在台灣參與同志議題倡議已十年,最初他是網上論壇的「Gay 版版主」,2016 年起籌辦首屆台灣同志運動會,至今一直籌辦台灣及亞洲的同志運動會。除了帶隊到巴黎同志運動會,當香港正與其他城市競爭同志運動會的主辦權時,他也寫信支持香港,因為他很想亞洲有城市可以舉辦同志運動會。他認為,同志運動會對於亞洲約兩億的性/別小眾人士而言,意義重大。

台灣團隊因政治原因拒來港:若接受「中國台灣」會被攻擊

可是,2019 年的反修例事件及 2020 年訂立《香港國安法》影響他們來港的信心,他認為,爭取性/別小眾權益跟人權議題相關,他說:「這幾年可以看到香港人權往下掉,香港很多人被捕,很容易會讓人聯想到同志會不會被捕,所以很容易連繫到香港到底安不安全。」2021 年 8 月,因擔心無法保障選手的安危,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發聲明指不會組織團隊來港作賽。

此外,台灣團隊亦相當關注稱號問題。在香港同志運動會的報名專頁,台灣被顯示為「Taiwan, China(中國台灣)」,楊智群認為,這令到不少台灣人卻步。楊智群說,若要以「中國台灣」報名,相信台灣同志圈在當地會被「攻擊」,「如果我們接受,會讓同志在台灣輿論受到很大的限制⋯⋯因為台灣人會認為我們為了參加Gay Games 而妥協,被輿論攻擊」。在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的體系,台灣選手需以「中華台北」的稱號參與國際賽事。不過,楊智群補充,同志運動會不屬於國際奧委會的體系,因而不受此限。香港同樂運動會聯席主席林敏蕙表示,同運會參考國際奧委會的做法,在進場時會使用「中華台北」旗(意即梅花旗)。

楊智群說,上屆 2018 年的同志運動會,由於中國抗議,主辦單位將稱號更改三次,要由「台灣(Taiwan )」改成「中國台灣(Taiwan, China)」,再改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他們其後與主辦單位協調,最後在開幕出場時顯示為「台北(Taipei)而不出示任何國旗,但在其後賽事當中,介紹或獲獎都是以「台灣」的稱號。

在全球爆發新冠疫情後,香港持續實施旅客抵港隔離的政策,令出入境人次大跌,與其他地區相比,一直未復常。2022 年 2 月,香港同樂運動會的主辦單位宣布,受疫情影響,會將運動會延後一年,同時宣布墨西哥瓜達拉哈拉將合辦運動會。墨西哥瓜達拉哈拉,表明容許台灣人以「台灣(Taiwan)」參賽,台灣同志運動發展協會現時已確定,將帶 15 人到墨西哥參賽。

楊智群認為國際對香港已失去信心,「我們也感覺到聯盟已把重心放在瓜達拉哈拉,沒有把重心放在香港⋯⋯現在大家都在檢討,為甚麼 Gay Games 要在香港? 香港都沒有決策權,為甚麼這些倡議的活動要在香港舉辦?」香港同樂運動會回應查詢時表示,有台灣人參加賽事。楊智群表示,知道有一名在港工作的台灣人因方便才在港參與。

政府發言人:「奉公守法」訪客毋須擔心誤墮法網

對於台灣團體的憂慮,政府發言人回覆《集誌社》查詢時表示,奉公守法的人士或純粹蒞臨香港參與盛事或活動的訪客不會、亦毋須擔心會誤墮法網,稱《香港國安法》清晰訂明四類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即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

政府發言人又稱,尊重和保障人權一直是港府堅守的原則,《基本法》、《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及《香港國安法》均「綱舉目張」清楚訂明一如世界任何一個文明的地方,每個人行使其權利和自由時,都必須遵守法律和規限,以確保公共秩序和國家安全。

同志運動會參與人數僅達申辦預期 15%  40年來第二低 

首屆同志運動會 1982 年在美國三藩市舉行,其後每四年一度,由歐美不同國家申辦。2017 年,香港在 18 個申請城市中脫穎而出,成功獲同志運動會主辦權,成為首個在亞洲舉行同志運動會的城市,令同志運動會「衝出歐美」;不過,香港同樂運動會參與人數低迷。

運動會在 10 月初已截止報名,香港同運會聯席主席林敏蕙表示,同樂運動會報名人數共有 2381 人來自超過 40 個國家或地區。另有 670 人報名成為義工。林敏蕙說報名者主要來自香港,其次來自澳洲、美國、中國、法國、英國及加拿大。資料顯示,香港同樂運動會的參與人數僅高於首屆舉行的同志運動會。

至於瓜達拉哈拉同志運動會,則有超過 2500 人報名, 36 個國家或地區將參加開幕儀式,而除運動員外,大會預計另有超過 5000 人參與同志運動會。

曾協助申辦同樂運動會的籌委會前成員 Taylor(化名),在香港國安法通過後,不相信香港仍是適合舉行同樂運動會的地方,亦不認為運動會會成功舉行,因此在 2022 年離開團隊。香港同樂運動會創辦人 Dennis Philipse 在去年 2 月宣布,不再擔任主席,當時有不少人隨他離去。Taylor 說,當時對於舉行同樂運動會有很多不肯定的因素。同樂運動會的舉行時值疫情,運動員來港要隔離多日,致無法進行;加上香港國安法生效,不知如何再將香港推廣成國際城市,「大家對國安法的觀感是,同志來港未必安全。」

新籌委:最大心理關口為不知運動會否成功舉辦

香港同樂運動會籌委之一、中大性別研究課程講師黃鈺螢在 2020 年加入籌備的工作,她加入之時,正正有不少原班人馬決定退出團隊,「我入去嗰陣有好多朋友諗緊走;覺得香港唔再係熟悉嘅模樣,或者公司都遷出香港。」不過,黃鈺螢表示,決定參不參與運動會最大的心理關口,是一直不知運動能否成功舉辦。除了因為社會運動、疫情令團隊困擾多時,還有場地及資源問題。

2021 年,時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表示,香港同樂運動會並非國際奧委會、亞洲奧林匹克理事會或任何國際體育聯會所認可的體育賽事,而他理解,港協暨奧委會及各體育總會成員不會派出運動員參賽。不過,根據康文署的預訂程序,只有港協暨奧委會、體育總會、地區體育會、香港學界體育聯會等團體屬最優先類別,可在 12 個月前優先預訂康樂設施。他說,香港同樂運動會可在 6 個月前預訂非繁忙時間內的體育設施及於 3 個月前預訂繁忙時間內的體育設施。

政府態度轉變:旅發局曾答應助籌劃宣傳  網頁現無相關資訊

政府態度轉變也是香港同運會「由盛轉衰」一大因素。 Taylor 憶述,由同樂運動會申辦開始,團隊成員便積極爭取政府支持,在成功申辦同樂運動會後,曾與政府不同部門會面,他們曾與康文署多次開會,亦曾與時任體育專員楊德強見面。但是近年,政府態度愈趨冷淡。Taylor 說,港府原本支持同樂運動會舉行,可是隨著國安法實施、疫情、政府換屆等因素,他認為政府態度由支持變得冷淡。

Taylor 認為旅發局態度轉變得最明顯,因旅發局最初曾口頭答應會協助籌劃及宣傳,包括在旅發局官網,及在旅發局的海外辦公室進行宣傳活動。《集誌社》8 月中旬及下旬,兩度在旅發局網頁上搜尋「Gay Games」及「同樂運動會」,都沒有與同樂運動會相關資訊。

300 頁申辦標書  揭運動會原獲政府支持

記者翻查同樂運動會申辦單位的300 頁標書,在 131 封支持信中,有 14 封支持信來自政界,當中包括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旅發局及平機會均曾發信表達支持。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支持信中提及,負責康體設施的組織會協助處理申辦團體的設施申請。平機會則提到,同樂運動會的職能是推廣平等共融,歡迎所有人參與;但平機會留意到同志運動會聯合會要求舉辦同運會的機構是非牟利,因此,平機會對於申辦機構提供的援助屬有條件。

《集誌社》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旅發局及平機會查詢發出推薦信後,具體做過甚麼工作支持同樂運動會。旅發局簡短回覆稱,旅發局是活動的支持機構之一,主辦單位可以在其宣傳媒介上刊載相關資訊,但未有回應為何在官方網站上未有上載與同樂運動會相關資訊;平機會回覆指,2017 年支持籌委會申辦以及其推動平等共融的目標,但支持並不涉及任何財政資源上的資助,所以平機會並沒有為同運會提供任何資助或金錢援助。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截稿前未有回覆。

《集誌社》8 月 22 日向文體旅局查詢,政府對於香港同樂運動會支持度為何,為何沒法借出場地等;而同運會主辦方,在 8 月 23 日曾見傳媒,講述籌辦活動的進展。文體旅局在 8 月 24 日發出新聞公報,著記者參考公報,便沒另作回覆。文體旅局在當日的新聞稿回應傳媒查詢稱,「同樂運動會」由一個民間組織籌辦,很多活動都在私人場地舉辦,又指政府已通知主辦單位,不論活動在私人地方與否舉行,都必須遵守香港法律和規限。

文體旅局指,政府處理任何活動的申請,包括使用政府場地或公共空間,都會按法例及相關程序處理,申請人必須按現行規則和程序向相關部門提交申請,部分活動更須申請所需牌照和許可證等;又稱各部門會嚴格按程序和準則處理申請,並會因應活動情況按需要施加條款,包括人群管理、安全措施等;部門會明確指出及要求須遵守香港法律和各部門定下要求和附加條款等規限,確保活動依法、安全和有秩序地進行。

黃鈺螢透露,由於完全沒有政府協助,沒法早一年預訂場地,只有 3 個月去預訂政府場地屬不可能。團隊變相要借用私人場地,包括向大學、體育團體、私人會所等借場地,「件事係消耗咗好多精神、時間、協調同金錢係好困難。」

11 月舉行   7 月始確認所有場地  僅一康文署場地

香港同樂運動會在今年 8 月底公佈,在 7 月底時終於確認所有活動場地。林敏蕙說,舉辦賽事的地方全是私人場地,屬康文署豁下的、最終只有伊利沙伯體育館(伊館)會用作舉行開幕禮、閉幕禮、音樂晚會,及武術及閃避球兩項室內體育項目。翻查同運會網站,其他場地分別是體育總會、大學或國際學校、非牟利組織借出的場地。

香港同樂運動會的報名費為1,500元,包括觀賞開幕禮、閉幕禮、及有紀念獎牌一枚,但參加體育項目仍要額外收費,費用由 300 至 800 元不等。黃鈺螢說,團隊最初希望報名費定在 980 至 1490 元內,但現時有不少資金花費在租用場地。

她解釋,同樂運動會並沒有得到港府、公營機構的資助,所有資金都來自私營市場,情況與其他舉行同運會主辦城市相距甚遠。雖然同樂運動會現時獲不少贊助,惟不少大企業給予的是服務上、而非財務上的贊助,因此部分成本需轉嫁至入場費上。籌委之一的 David Ko 為同樂運動會的市場推廣總監,他舉例指同樂運動會的宣傳片都是由製作單位無償「捐贈」。 

瓜達拉哈拉同志運動會主辦單位回覆《集誌社》查詢時表示,州政府是同志運動會的主要贊助者,運動場地都是由政府提供;市政府則協助籌辦部分賽事,包括他們的馬拉松、及部分文化活動等。 

參與人數低迷 聯席主席:搞得成已算成功

對於現時香港同樂運動會的參與人數不似預期,林敏蕙承認參與人數在歷屆同志運動會中近乎最少,但她認為主因是與瓜達拉哈拉合辦後,不少歐美參加者改為到該地參與,因地理位置較接近、機票較平。她又說,亞洲從來都沒有同志運動會,歷屆以來,只有少於一成參加者是亞洲人,因此團隊在教育公眾、令大眾知悉有同樂運動會舉行,已花了很大功夫。

林坦言在籌備中段,她曾想過或無法舉辦活動,「你搞得成一件事已是成功,我不是計有幾多人才算 successful, 大家玩得好開心,大家 feel welcome,希望到時有個social impact,因為有時啲嘢都係咁,有個咁嘅交流,緊要過有幾多人嚟。」至於對於政府如何支持同樂運動會,她指出有不少地方要與政府合作,但對於現屆政府取態是否變得保守,沒多作評論。

集誌社小檔案:同樂運動會遭宗教團體擺街站反對

今年 6 月至 7 月,有宗教團體連同建制團體一同擺街站反對舉行同樂運動會。他們在傳單上以「邪盪、淫褻、不雅、猥瑣、意淫、18 禁」形容同運會「推崇脫衣舞及意淫表演,破壞家庭婚姻」,標語更有一些反對同性戀的描述,如「同性情慾非天生」、「同性交合損身心」、「同志家庭損童心」等。團體呼籲公眾參與聯署,反對同樂運動會舉行。

參與聯署的單位共有 15 個,當中有 10 個是宗教團體,如「耶書亞愛家工程」、「榮耀事工」;有 4 個家庭組織,如「家長權益大聯盟」、「守護傳統婚姻聯盟」,餘下一個是建制組織「香港政研會」。

《集誌社》曾向平機會查詢,聯署或傳單的用字有否涉及歧視性小眾。平機會回覆查詢時表示,任何言論尤其是公開言論,應以尊重和包容為基礎,避免作出標籤或污名化的論述。平機會又指,若任何人認為受到四條反歧視法例下的歧視、騷擾或中傷,可向平機會提出書面投訴。

中大性別研究課程講師曹文傑表示,傳單上的圖片,顯示這些聯署單位不只針對同樂運動會,而是整個LGBTQ+ 社群。他說,反同勢力有光譜,一邊較有充分的論據,亦有嘗試旁證各人的論點,另一端則以情緒作主導,「會講好多大家嘅對於某一啲新事物嘅恐懼,連繫到整個LGBTQ、同志運動都係危險嘅,唔係好多論據。」他說這類傳單是後者。他不認為近年訴諸情感的光譜有所坐大,但他認為近年很少人就議題理性辯論,惟現時只餘下這類訴諸情感的表達。

學者:同運會有角色 或可取代同志遊行

曹文傑說,以其自身觀察去評論香港同樂運動會會否成功舉辦會有偏見,沒法評論同樂運動會是否成功舉行。

曹文傑曾參與同志遊行多年,早年亦曾任同志遊行的籌委,那時曾有同樂運動會聯合會的成員,向他了解有沒有興趣在港舉行同志運動會。他坦言,當時沒太大興趣,因為香港仍有同志遊行,認為同運會等的行動太溫和,「我覺得大家行出嚟搞個遊行,好過大家喺運動場內做比併,嚟去推展同志權益啦。」

可是,他估計未來有一段時間或未能舉辦同志遊行,因遊行未必易獲得不反對通知書,需要獲得不反對通知個的要求很多,主辦單位或有被捕風險,「現在時移世易,可能就要用這個方式。」他認為在現時本港的社會氛圍,香港同樂運動會或有其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