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總結 1/4 世紀香港民情指數 曾蔭權最高 梁振英包尾

分享:

香港民意研究所(民研)今日(28日)發表「一國兩制 25 周年中期民情總結」系列的最後一份報告,民研表示,「為一國兩制前半發展留下歷史數據的任務亦告結束」。報告調查市民對歷屆政府滿意度,但數據未包涵現屆政府。調查結果顯示,曾蔭權的民情指數平均值為 107,是歷屆特首中最高、也是唯一平均值過百的特首;梁振英平均值最低只有 70.8,排行榜尾 。綜合過去 25 年數字,民情指數於反修例運動和新型肺炎疫情爆發期間,即 2019 年中至 2021 年中,經常處於低位,2020 年 2 月達歷來最低點。

民研上周(20日)宣布,將取消四份一定期調查題目,部分不作公開,包括回歸系列和六四事件題目。民研總監鍾庭耀今日出席發佈會時,未有回應有關民研未來動向的問題,民研將於 7 月底公布關於特首及政府民望的調查報告。

攝影:Nasha Chan

民研總監鍾庭耀今日出席發佈會時,未有回應有關民研未來動向的問題。

民研在去年六月開始發表「一國兩制25周年中期民情總結」系列報告,平均每半個月發表一次,過去一年來,共發表 25 份報告,將舊有數據進行總結分析。民研今日公布這系列的最後一份報告,題為「民情指數 25 年」。

民研在 2012 年制定「民情指數」,量化市民對社會的情緒反應,指數由十項民意數字組合而成,包括對特首的支持程度、對特區政府的整體表現是否滿意、是否信任政府、對政治有多滿意或不滿等。相關原始數據是由 1992 年 7 月起收集,累積數據超過 30 年;「民情指數 25 年」系列,分析 1997 年 7 月至 2022 年 6 月,這 25 年內的民情指數,涵蓋前特首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和林鄭月娥的任期。

曾蔭權平均值最高 梁振英包尾

調查顯示,曾蔭權的民情指數,平均值達 107 點,是歷屆特首之中最高,也是唯一一位平均值破百點的特首,而其民情指數在 2006 年 6 月處於高峰,達到 132.8 點,當時香港處於經濟復蘇、也是曾蔭權首個任期的第二年。

任內經歷過沙士疫情、2003年「7.1」 50萬人上街反對 23 條立法,在 2005 年「腳痛下台」的董建華,任內民情指數平均值是第二高,有 92.1 點,之後是 81.4 點的林鄭月娥;最後一名是得 70.8 點的梁振英,他任特首期間的民情指數全在 100 點以下。

綜合 25 年數字,民情指數在1997年剛回歸後、2005-2008 年中(曾蔭權接替董建華任特首)、以及 2017 年底(林鄭月娥上任特首初期)較常處於高位(即 110 點或以上);但指數自 2019 年中(反修例運動爆發)大幅下滑,直至 2021 年中仍經常處於低位 75 點或以下,在 2020 年 2 月跌至歷年來最低點。民研指,民情指數過去曾有數次低位,例如是 2003 年中、2013年中至2017年中,形容都是「社會最不安的時候」。

學者:北京只顧國安須付高昂代價

香港伍倫貢學院社會科學院講師黃志偉指,民情指數高低,關鍵是北京對港取態,影響港府自主性、對外連結程度。他表示,曾蔭權時代有重要對外連繫,如 2005 年香港舉行世貿部長級會議、2008 年香港協助舉辦北京奧運馬術項目,對民情有影響。他說,如北京對港懷柔,港官才能運用自身對本地熟悉、對政策的掌握,對外商的取態更靈活,能與西方制度有溝通協調。

學者黃志偉指若北京只考慮國安,將付出高昂代價。

他說,如北京仍希望好好利用香港走餘下 25 年,須看清定位,「假如所有疑慮只考慮國安,其他因素置之不理,你可以長時間維持國家安定,但你會付出高昂經濟代價,社會大眾對生活滿意程度、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及滿意程度,都會出現翻天覆地的差距。」他亦期望立法會有更多如江玉歡及田北辰的多元聲音。

時事評論員、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袁彌昌表示,從民情指數可反映到,2003年 50 萬人上街、2014 年佔領期間、2019 年修例運動和疫情期間的社會情緒。他形容,每屆政府執政初期都有蜜月期,後期民望會下跌,故能解釋李家超現時決策,是希望在執政初期提升民望。

民研去年遭建制媒體批評,上周宣布取消公開涉回歸、六四事件等調查;袁彌昌指自己「以身犯險」參與民調評論,因覺得「民調是好事」。

民研不再公布涉回歸、六四等八類民調 袁彌昌:民調是好事

民研去年遭建制媒體《文匯報》批評是「假學術真抹黑」。民研本月宣布,取消大約四分一的定期調查題目,餘下題目大約三分之一,轉作內部參考、不作公開,題目包括回歸系列、身分認同、兩岸問題、六四事件等。民研下一份調查報告,關於特區首長及政府民望,將於 7 月 27 日發布。今日發布會上,鍾庭耀未回應關於民研未來動向的問題。

袁彌昌說,北京和政府需要知道香港發生的事,民調對社會來說是好事,又指民研的調查並非「亂咁黎」,有時可見李家超民望反彈,「你見我都好以身犯險,成日都嚟,都要有人評論下。」袁又說,有時有人勸自己不要參與民研的評論,但因認識鍾庭耀多年,亦覺得民調評論是好事,故繼續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