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聚焦|末代通識科文憑試 「政治題」絕跡

分享:

4月27日(周四)是高中文憑試通識科第 12 年考試,也是此科「末代考試」,推行14 年的高中通識必修科終成為歷史,今屆考試「政治題」繼續絕跡。有末代考生向《集誌社》表示,對「殺科」感可惜和遺憾,認為是學生損失,因通識科訓練批判性和多角度思考、能啟發為人處事。

曾任教通識科 11 年的田方澤形容,這場「短暫實驗」象徵「一個時代正式落幕」。《集誌社》整理回顧,在千禧年代隨教改「334」學制推行的通識科,如何由希望「打破死記硬背」、發展「批判性思考」和「獨立思考」,逐步被抨擊成「煽動」和「教壞」學生,終被「殺科」、被「公民與社會發展科」(公社科) 取代。

攝影:Nasha Chan

1. 觀察:

考膠袋徵費、電子學習等

末代高中通識科文憑試,與政治社會參與有關的「政治題」繼續在兩份試卷絕跡。

試卷一屬資料回應題,設三條必答題,著重考核學生詮譯和引用資料能力。今屆三條題目涉及香港塑膠購物袋收費、長者議題以及藥物專利。試卷二為延伸回應題,較著重考核考生個人知識和觀點,三選一的題目涉及全球糧食安全、電子學習以及平台經濟對中國社會影響。

過去通識科文憑試,曾被建制派批評出現太多「政治題」,如涉及政治管治效能、立法會組成和「拉布」、國民身分認同等。近年政治題減少,在 2019 年文憑試,卷一有關於立法會選舉及行政長官不具政黨背景的題目;在 2020 年,卷一有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兩難的題目。到 2021 年和 2022 年兩屆考試,直接或間接跟政治有關的題目未再出現。

考生嘆可惜 

應屆通識科考生李同學向《集誌社》表示,中五時已希望在大學選讀通識教育,「點知成科冇咗」,對於「殺科」感可惜和遺憾,認為是莘莘學子損失。李同學又分享在學習通識過程中學懂批判性和多角度思考,令為人處事也有轉變,「以前未學通識時,見到一個政策會剩係唸對我有冇好處;但學完通識後,會思考對我有好處、對其他人有冇唔好的地方呢?」

至於取代通識科,成為高中必修科的公社科自 2021 年 9 月推行,學生須在三年內最少到內地考察一次。第一個考察團在四月初往廣州南涉及深圳前海考察,教育局副秘書長陳慕顏 20 日在教育局網站「局中人語」,引述考察團同學總結,包括:「更加明白維護文化安全就是維繫國家民族團結和國家穩定的重要基礎」、「很高興與內地同學一起發揮天馬行空的創意,討論如何把握大灣區機遇,實踐夢想」、「我對國家的日益進步感到崇敬」。

2.背景:

回歸後特區政府推動通識教育成為高中必修科,認為過去香港奉行英式教育體制、過早接受文、理分科專科教育,致學生缺乏廣闊知識基礎、不利全面發展及在國際間競爭。當年課程文件指,通識科希望助學生成為有識見、負責任的公民,「尊重多元文化和觀點,並成為能夠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的人」。

通識課程涉及六大單元,包括「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全球化」、「公共衛生」、「能源科技與環境」,另設校本評核的「獨立專題研究」。在「今日香港」中,主要探討問題包括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身分認同。

通識科自推行以來,學科的教學和評核方式一直存在爭議,如有批評通識不設教科書、過分依賴教師專業判斷;也有指公開考試時間短、試題多,議題偏重個別範疇,演變成操練;而校本評核的獨立專題研究也被批課業量大、課時與分數不成正比等。

反國教後遭建制抨擊「教壞年輕人」

自 2012 年反國教運動以來,通識科開始成為建制派的抨擊對象。教育局在 2014 年將通識科強調「批判性思考」,改稱為「明辨性思考」,以免外界誤解為「只作負面批評」。

2019年發生反修例事件後,建制輿論將年青人變激進與通識科掛鈎。前行政長官董建華指自己任內推行的教育政策「完全失敗」,間接導致大批年輕人反對政府;有建制派將反修例運動歸咎通識科「教壞年輕人」,民建聯周浩鼎曾表示「睇返過去黑暴,通識科荼毒學生、誤人子弟係好嚴重」。

研究顯示通識未令學生變激進

不過,在 2014 年雨傘運動後,中央政策組曾委託時任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聯席所長趙永佳進行研究,報告指通識科提高學生的社會和政治觸覺,但對學生政治立場的改變輕微,沒有證據顯示通識教育科令學生變得更激進,而且喜歡通識科的學生對性別、不同群體都更為包容,偏向採取多角度思考問題。

趙永佳在 2018 年再進行有關研究,投稿到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刊物《港澳研究》,研究指學生對通識科的興趣,不大影響他們的公民和政治參與,而「明辨思考」未為大多數學生帶來激進思想,多角度思考反而令他們能較全面審視公共議題。

3.進展:


通識科變公社科 內容課時減半

內地媒體如《人民日報》曾批評通識科教材不送審、沒有標準、存偏見等。教育局在2019 年底推「自願專業諮詢服務」,由過往不審查教科書、改為要出版商「自願」提交教科書向局方「諮詢」,出版社在「諮詢」後修訂課本內容,刪走三權分立、公民抗命、六四、新聞自由等等內容。

到 2020 年 9 月,由政府委任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發布新高中檢討報告,同意保留四個核心科目,就通識科而言大體不變,只建議檢討取消獨立專題探究。兩個月後,時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提倡「改革」通識科,指科目「第一天起已經出現了問題」,當局在 2021 年 2 月宣布以「公民與社會發展科」取代通識科。

公社科大幅刪剪內容及課時約一半,考試評級改為只有「達標」與「未達標」,三個主題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改革開放以來的國家」以及「互聯相依的當代世界」,學生在三年內最須少到內地考察一次。公社科課本須經教育局審核作教材,有課本稱「香港從來不是英國殖民地」、有課本使用「國家安全」詞語多達 400 次、也有課本形容 2019 年社會運動減弱市民守法意識,嚴重危害國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