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英國大選2024|揸巴士、搞藝術 歷選舉洗禮 兩前區議員不忘關注英選情

分享:

「以前喺香港嘅工作,就係企係條街到捉巴士脫班、跑到埋嚟閂門呀,今日調轉個角色去做營運者,希望可以保持唔脫班。見到有人跑緊過嚟,諗到呢到半個鐘先一班巴士,會諗多啲,等埋對方。」

當了 17 年大埔區區議員的任啟邦,在 2021 年 7 月移居英國沃靈頓後,首先走到餅廠The Little Treats 做生產線工,一天的生活完全不一樣。港人效率高,互相介紹,「五湖四海,專業人士、半專業人士都嚟做,全部都放低身段,因為都需要工作,搵啖食。」

有一段時間,港人工友與工廠長工的人數相約,他又被派作代表編更等,後來短暫做過超市搬運員,去年五月,正式在巴士公司成為司機。雖然任啟邦大學公共行政學高級文憑課程畢業,但他坦言初到埗時,英語的聽寫講亦需時適應,區議員經驗,在本地職場難有掛勾,他決定走入藍領階層,「投入英國職場,先可以易啲融入。」

走入藍領工作近三年,讓他發現港英大不同:英國體制下未有歧視,一視同仁,同工同酬,「香港或台灣打工,本土保護主義可能大啲。」英國最低工資較高,但稅亦同樣高;而且按任啟邦的經歷,英國沒有強行加班文化,「唔影響晉升、加人工機會,但喺香港白領加班無錢之外,唔加班實會有老細壓力。」

估計港人不太支持工黨

但就算當了藍領三年,任啟邦坦言自己個人未會投工黨,因工黨對華、對BNO政策着墨不多,加上他指移英港人內有一群算是富裕,自置物業、子女讀私校等,在工黨的政策下,全部沒有保障,加上要維持幅利,最終亦要加稅,並由富人「埋單」,故他估計港人不太支持工黨。另外兩大黨的政策他亦自有分析,自由民主黨有候選人簽署支持港人聲明;保守黨拉攏港人但對華政策曾有「走數」。他受訪時表示,所屬區為工黨票倉,至今仍未收到自由民主黨候選人的單張,形容現時「西瓜靠大邊」,未知票投保守黨或是自由民主黨,他慨嘆,「以前都仲有滾動民調,依家都唔知有無,你知個別選區差異可以好大。」

 任啟邦閱讀派發的選舉單張。(Joey Kwok攝)
任啟邦閱讀派發的選舉單張。(Joey Kwok攝)

作為首投族的踴躍呼籲

作為國會大選的首投族,任啟邦很踴躍呼籲身邊的人投票,他解釋,各區都有自己的選民名冊,有登記、有投票的紀錄,日後候選人才會拉攏港人。「香港人有好多登記做選民,啲候選人知唔知我哋好熱切想投票,我哋要話畀政黨知。雖然我哋人少少,但係好集中,好似香港啲新屋邨咁,300、400票分分鐘成為關鍵少數,到時我哋就成為政治籌碼。」

由朝九晚六坐在辦事處,到現時坐在軚盤後,任啟邦認為,兩者都是服務居民工作,「自己心態都希望服務社會,叫有啲貢獻,有少少投射。」有次,他因工廠員工涉及勞資糾紛,負責的區議員亦是派勞工處人員來講解,令他希望工餘時間發掘社區議題,從地區議題着手手,重拾港人的政治力量,「希望用香港嘅經驗,幫到有心做嘅候選人,建立橋樑。」

他更觀察到社區內,不同族裔的人自成一角,如社區內有巴基斯坦小區,該區代表亦是巴基斯坦候選人,「一個選區有三個候選人,但全部都係巴基斯坦人,但代表唔同政黨。」任啟邦雀躍地說,「如果其他族裔做到,我哋都做到,可見到呢個唔係夢想。」

「我呢一代啲英文未必得,但第二代我啲仔英文好好多,我唔會迫佢啦,但香港人參選係指日可待。」

近日在錫菲市郊的一角,出現了繁體「藝術單位」四隻大字。是移英藝術工作者兼前區議員張嘉莉與丈夫、拍檔阿金,一手一腳把舊有髮型屋重新裝修,開設以往在太子經營的C&G Artpartment,現正展出數個香港藝術家,曾在德國展出的藝術品。短短開張數天,便有到香港當教師的英國人好奇內進。在錫菲的移英港人,遇上在港工作的英國人,阿金坦言,是一次有趣的相遇⋯⋯。

移居英國後首次重開藝術空間,亦是首次投票英國國會大選,在大家認為民主的制度下投票,張嘉莉從第二代移移民的街坊口中聽說,對方父母是香港人,70、80年代移居,但從不過問政治、亦沒有投票,故英國地區政黨候選人亦沒有把重心放在港人權益上,「今次大選心情係矛盾,知道係責任,但完全左右唔到啲咩⋯⋯我係希望香港人投,因為有人投就不只係一票。」

事實上,保守黨與工黨兩大黨的政綱,亦未有特別着墨港人權益,然而對於勝算十足的工黨,藝術界亦較保守黨傾向支持這個左派政黨,但張嘉莉則持保守態度,「口號上支持香港人,但見唔到實質對華政策,所以我傾向唔支持工黨。」她又補充,「唔會因為呢個黨支持香港就支持,係要質疑中共。」

「早幾個月,不止一次有參選人敲門,連Labour參選人都敲咗兩次。」張嘉莉解釋,所居住Sheffield 屬傳統工黨票倉,加上今年工黨勝選呼聲甚大,亦未減參選人競爭。「好impress,一開門覺得你都幾勤力喎。」

她憶起往日香港的區議會選舉,在地少人多的香港,各大政黨都焦中守着區內人流較多的位置,派傳單爭取曝光率,未必有餘暇逐家逐戶拍門宣傳。她指,其他選區的候選人在社交媒體,亦有靠攏港人拉票,「打香港人牌」。

一直為藝術工作者的張嘉莉,在2019年社運後,認為議會中仍有空間改變,便以獨立候選人身分參選,並成功在 2020 年 1 月出任灣仔區議會跑馬地選區,惟後期香港政局出現翻天覆地改變,區議會取消社區參與計劃,撥款縮減等等,令連繫區內人士的社區活動大減,後來在 2021年港府通過要求區議員宣誓,引發辭職潮,張嘉莉亦不例外。

反修例運動五年,在英國舉辦的遊行集會、聲援活動,從 2021 年的參與人數高鋒,到現時遞減,張嘉莉估計,首要原因是沒有實質議題,「唔係淡,係過咗咁耐,無實際議題。」另則是白色恐怖,「23條過咗後,好似國安法,令好多朋友擔心,因為有啲人仲會返香港,或者屋企人喺香港。」

「香港唔係得奶茶同菠蘿包」

但她仍抱持樂觀心態,身體力行,積極推動地區工作、有舉辦港人議題相關展覽,「出咗嚟香港就無得停。」她又開玩笑說,「暫時2024年6月張嘉莉都無嘢,唔駛咁擔心⋯⋯(中共)邊有咁多resources跟你,要有更多人出嚟,我哋先分散到佢哋。」

經歷種種,但她未有質疑議會制度,「唔係議會問題,係我哋面對絕對極權。」雖然認為若日 後有港人進入英國議會是好事,但她認為,暫時未能完成認同一個政黨的綱領,而在英國當獨立議員則沒太大空間,故現時她會繼續用自己的方式進行地區、倡議工作,透過其他團體參與政治活動,更積極英國人述說香港情況。

來到英國重返藝術之路,辦展覽、又讀博士,研究香港藝術發展歷史,她指在過去觀察到東南亞國家族群被誤以為是中國人,「就好似早期移民會稱自己係Hong Kong Chinese, 但依家啲人會叫做Hong Kong diaspora,香港離散族。」她認為,加強與不同地方受政治打壓的人討論,可以增加互相了解,促進文化交流,「香港唔係得奶茶同菠蘿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