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華豐大火|災情曝光 業主斥關愛隊「得把口」 劏房戶哭尋救命愛貓

分享:

一樓走廊的窗框移位。

華豐大廈大廈奪命三級火,懷疑一樓光井是起火源頭。記者今日走入災場,沿樓梯走訪各層,一至三樓燒毀情況最為嚴重,焦味也較濃烈,一地污水、牆身灰黑,遺下大量垃圾。在起火的一樓,走廊天花舖滿電線,用臨時光管照明;牆身幾乎全黑,牆上的「卡拉 OK」字樣,也燒成灰黑。勁力健美中心以鐵鏈鎖著大門,從外觀察,內裡天花也燻黑。

單位大門被燒剩鋼框

對正光井的 1D 單位經營劏房,單位間了四個房間,每間房估計不足一百呎,只能放置一張床和櫃子,租客將物品擺放在房門外面走廊。單位大門已被燒剩鋼框,單位內的電錶、冷氣機也被高溫燒至變形,單位走廊旁的大鏡子亦被燒成不鏽鋼板,另有裝修師傅正撕下被燻得漆黑的牆紙。大火波及各房間,房裡的冷氣機燒熔,櫃上有燒焦的行李箱、燒斷的電線。

一樓劏房單位內,冷氣機被燒焦彎曲熔爛。

小貓抓門吵醒主人救一命

其中一間房,門上掛起一張小貓海報,這隻小貓,在火場救了四戶人。在這間房居住的印尼租客 Sa Sa 在三年前起租住 1D 的劏房。上周三清晨,Sa Sa 正在房間睡覺,小貓「A Ming」不斷抓房門,發出聲音弄醒了她。她一打開門,看見單位門口已烈火熊熊,大量濃煙從光井方向攻入屋。

火已逐步漫延至單位內,她隨即叫醒隔離房,但已無法從大門離開,於是她嘗試抱起 A Ming ,跑到屋內、面向大街的房間,向窗口呼救。這時 A Ming 掙扎,抓傷了她的腿,不知跑到哪處。情急之下,她只能繼續逃生,最終在窗口被救離,「煙很大、火很大,很 lucky 有 window(很幸運有窗)」。

Sa Sa 哭尋救她一命的愛貓A Ming。

「好彩有貓咪」

「好彩有貓咪,如果唔係我哋全部都死曬……」今日下午,Sa Sa回到房間,拿著手電筒,雙眼泛淚,在漆黑的房間裡對窗口不斷呼喊:「A Ming……A Ming……」房東告訴她,小貓可能已經死了,但她仍堅持尋貓,相信小貓安好,只是從窗子跑到別處。

1D 單位業主陳小姐今午與記者重返單位,她表示,購入單位約十年,先後在此單位經營賓館、劏房,上周曾為單位更換電錶及冷氣,更一度眼泛淚光地形容單位「慘不忍睹、講起都想喊,?家都唔知邊道入手」,估計重新維修至少需要 30 萬。

一樓劏房燒得滿目瘡痍,業主陳小姐批評,政府未有提供災後財政支援。
一樓劏房燒得滿目瘡痍,業主陳小姐批評,政府未有提供災後財政支援。

「我未被佢哋關愛到」

單位被燒得滿目瘡痍,陳小姐直斥政府未有提供支援。油尖旺民政署早前表示會動員區內近 200 名義工作出支援、探訪,陳小姐批評指,「關愛隊咪就係得把口講關愛你,我未被佢哋關愛到,咁佢哋關愛緊啲咩嘢?」她補充,早前為方便清理單位,曾要求關愛隊為其拉線駁電,對方著其「自己搵人拉」。而據現場所見,部分關愛隊成員在華豐大廈樓下亦有設置帳篷,供住客登記財政支援。被問到有否登記相關支援時,陳小姐回應稱,「登記完又要等審批,審批幾耐又話唔清楚」,反問「如果有心幫,點解唔直接派俾我哋呢?」

萬源賓館負責人陳小姐表示,災後八次致電業主,也無人接聽。

華豐大廈走廊牆身燒得焦黑。
華豐大廈走廊牆身燒得焦黑。

而旁邊位於一樓C室的萬源賓館負責人陳小姐則表示,租用該單位經營賓館約兩年,認為業主有責任承擔維修開支,惟自己從大火至今仍未能聯絡對方,如昨曾八度致電業主仍無人接聽,批評「你每個月都準時收租,有咩可能有起事上嚟,打個電話關心一句有無事都無」。萬源賓館有五個房間供出租,陳小姐透露,起火當日僅有兩名租客入住,而單位已被大火燻的漆黑一片、大部分玻璃已破裂,嘆自己可能未能能承擔裝修費,日後亦未必會繼續租用此單位經營賓館,「?家咩都要整,邊估計到整幾耐、要幾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