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蘋果停運|停刊近三年 部分前員工終獲破欠補償金 

分享:

前員工:拎到這筆錢,我覺得只是一個bonus

2021 年 6 月,保安局凍結「蘋果日報有限公司」等三間公司共約 1,800 萬元財產,《蘋果日報》一直沒法發放 6 月的薪金,資金至今仍未解凍, 前員工一直未獲發薪金。為追薪金,部分《蘋果》前員工這些年申請破欠基金的特惠補償、到勞資審裁處追薪,申索項目包括欠薪、代通知金、有薪年假、年終酬金、休息日補薪、有薪假期。

C(化名)是其中一員。她於 2021 年 7 月申請破欠基金,同年 10 月取得勞資審裁處的判令,裁定她追討薪金勝訴,是最早勝訴的 19 人之一,但追薪「勝訴」至今已約兩年半,C 仍然未收到任何款項。翻查資料,至今已最少有 72 名《蘋果》前員工追薪勝訴,涉款逾 544 萬元。惟勝訴不代表可獲取欠薪,因《蘋果》戶口被凍結,一直沒法支薪。

於是,《蘋果》前員工也循破欠基金追薪,但先決條件是有人向公司提出清盤。事隔近三年,上周五(12 日)才有債權人入稟申請清盤,近日終有員工獲發放破欠基金的特惠補償。本周二( 16 日),C 終於在家中信箱收到破欠基金支票。C 說,公司結束時已「清走所有嘢」,本已是一個終結,現時追薪一部分,只是一個程序而已:「拎到這筆錢,我覺得只是一個bonus」。

「咁admin 嘅事情終於完咗 」

另一名《蘋果》前員工 A(化名)周三就收到一張款項為數萬元的支票,但這只佔她欠薪的一小部分。因為破欠基金發放的補償有上限,在 2022 年 6 月改制前,欠薪最多可獲 3.6 萬、代通知金最多可獲 2.25 萬等。但有別於 C, A 一直沒太大動力繼續追薪,她一直相信沒法追回薪金。因不少前同事就算追薪勝訴,都沒法追回款項,於是她打算就此作罷:「嗰時覺得申請破欠會用容易啲去拎返部人工,但我知道原來好似唔打算咁快畀,連破欠都唔打算咁快畀嘅時候,都有好多人都冇再做落去,因為大家都當係冇咗筆錢。」

另有前《蘋果》員工未收到支票。L 是仍未收到破欠基金補償的年輕員工,知道身邊的舊同事陸續收到款項。據 L 了解,《蘋果》前員工將於 4 至 5 月陸續收到錢,如果 5 月都收不到支票,才會致電破欠基金追討。L 也上過勞資審裁處,也被裁定追討薪金勝訴, 但他已不打算繼續追薪,「再追都只係一萬幾千,無謂再搞咁多嘢。」對他來說,《蘋果》早已停運,但一直都因為要追薪而感到無奈:「件事終於完,未收到錢,都想快啲收到,一條刺住刺住、咁admin 嘅事情終於完咗 。」

「同懲罰員工有咩分別?」

翻查資料,勞工處在處理破欠基金申請時已訂定服務表現目標,勞工處最初的目標是在收到全部所需資料和文件後 10 個星期內發放款項。 自 2022 年起,該目標已修訂為 8 個星期。

停運三年,方追回部分薪金,各人感受各異。收到破欠基金辦事處寄來的支票後,A 的心中只有一堆粗口:「咪就係好嬲囉,呢啲係我哋應得嘅人工嚟㗎嘛,明明凍結(資金)前係知我哋未出糧,唔會唔知架嘛,間公司仲喺到,點解仲要凍結呢?之後佢明明可以解凍一啲錢出嚟出咗糧先㗎,點解佢唔做?咁樣同懲罰員工有咩分別?」

C 她對《蘋果》也沒怨言,她說:「呢個唔係公司欠我哋,如果唔係政府凍結蘋果資金,都唔會拎唔到錢,呢個係我們應得嘅。」

勞工處:有僱員提清盤,正向前員工發放破欠特惠款項

勞工處回覆《集誌社》查詢時,由於已有僱員向「蘋果日報有限公司」提出清盤呈請,勞工處正向該公司的前員工發放破欠基金的特惠款項,勞工處未有回應破欠基金有多少申請人、批出的款項涉款為何、以及個案申請至獲款,平均需時多長等,勞工處稱不評論個別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