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資訊戰 |研究指「香港解密」很大可能與內地有關 網站已停運

分享:

反修例運動後出現名為「香港解密」的「起底」網站,上載約 2,800 名包括泛民人士、示威者、記者、教師和大學校長等個人資料。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 Citizen Lab 香港時間周四晚(13日)發表調查報告,指出「香港解密」極大可能是一項「經統籌進行的專業資訊戰」,透過散播內容影響公眾意見,以起底阻嚇目標人物活動。報告強調現階段未能作出明確結論,但間接證據指向行動或與中國內地有關。

「香港解密」網站 (hkleaks.pk) 現時無法顯示,透過 Wayback Machine 翻查網站記錄,該網站於今年 6 月 10 日仍然運作。《集誌社》向私隱專員公署查詢,自《私隱條例》去年 10 月修訂新增「境外管轄權」後,曾否就有關網站進行執法?公署回覆指留意到有關網站已停止運作,不會就個別執法行動作出評論。

多倫多大學公民實驗室,主力研究與人權相關的網絡和資訊安全,報告由高級研究員 Alberto Fittarelli 和訪問學人徐洛文撰寫,主題是研究「香港解密」起底網是其聲稱的「市民自發」行動,抑或背後有所組織。研究羅列間接證據指出,行動很大可能與中國內地有關,例如網站程式碼使用內地用語和拼音、網站推出時機與 Twitter 移除大批中國帳戶的時間相符、部分遭起底個人資料屬官方機構持有等等。

俄羅斯公司註冊域名 程式碼用拼音

研究指出,「香港解密」在 2019 年 8 月至 2021 年 5 月期間,運作活躍,起底了約 2,800 名個人資料,透過最少一個 Twitter 帳戶、24個 Telegram 頻道、以及微博、微信等內地社交媒體散播起底內容,更曾獲中國官方機構如中央電視台和法院微博帳戶分享。

「香港解密」又透過設於俄羅斯的域名註冊公司,登記了最少 25 個相近網域名稱,如 hkleaks.pw,hkleaks.net, hkleaks.kz 等等,展示相同起底內容;當中 21 個網域隱藏註冊人身分和資料,另外四個註冊時填寫了虛假資料。

研究又分析網站的程式碼,發現使用了拼音如 “jinlai”(進來)、 “chuqu”(出去)以及內地用語 “gun dong lun bo” (滾動輪播)等。「香港解密」於 2019 年 8 月出現,研究指其推出時機,與 Twitter 同年 8 月公布移除 936 個源自中國內地的帳戶月吻合。2019 年 8 月 19 日,Twitter 發新聞稿以「香港資訊戰」為題,指掌握證據顯示 900 多個帳戶受中國政府支持和統籌,刻意挑動政治不穩、散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的負面訊息。

研究發現「香港解密」網站程式碼,使用了拼音如 “jinlai”(進來)、 “chuqu”(出去)。(報告截圖)

私隱專員公署:網站已停運 不評論個別執法行動

2019 年 9 月私隱專員公署曾指,涉事「起底」網站域名在香港境外即俄羅斯登記,網站伺服器非設於香港,由於《私隱條例》沒有域外管轄權,故公署無法定權力迫令相關域外機構提供網站營運者資料。《條例》去年 10 月修訂,將「起底刑事化」和新增「域外管轄權」,賦予私隱專員法定權力,發出停止披露通知,要求訊息發布平台移除「起底」信息,或停止或限制任何人透過相關平台接收訊息。 

《集誌社》向公署查詢,自去年修訂《條例》後,署方曾否就「香港解密」網站進行執法?例如要求相關域外機構提供網站營運者資料,或向訊息平台發出停止披露通知移除「起底」信息等?公署回覆指留意到有關網站已停止運作,不會就個別執法行動作出評論。

根據資料,「香港解密」網站曾公開 2,800 名個人資料,按「亂港頭目」、「黃絲老師」、「無良記者」、「亂港暴徒」等分類,上載大量泛民人士、示威者、記者、市民等個人資料。部分資料包括相片、職業、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電郵、住址、出生日期、車牌、親屬姓名等等。被起底人士包括本地和台灣政界人士、記者、教師、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及其妻子也曾「上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