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改證換性|勝訴逾 14 個月後 跨男謝浩霖終領更改性別身份證:都有啲 surreal

分享:

這天早上, 謝浩霖身穿代表跨性別的粉紅和粉藍間條短袖 T 恤,特地準備了有半身高的「巨大化」身份證道具,讓在場人士見證他領證的歷史時刻。

本地及外國媒體的記者約 20 至 30 人,謝浩霖在圍訪開始前,低頭朗讀事前準備好的聲明,指出這場「馬拉松超限賽」,實在艱辛曲折,但因錯誤的身份證而造成的種種尷尬及生活問題, 終於迎來「真正的解決」:「對很多人而言的『正常』,對我們來說終於『正常』( what’s normal for many people has finally normal for us )」稱這是階段性勝利。 被問到現時心情如何, 他說等這一刻等了很久,「拎張身份證,都有啲 surreal (超現實)。 」

領證後首件事,是更改所有文件上的稱謂。謝浩霖笑著說,「而家要即刻,馬上更改其他文件」。現時,他大部分文件上的稱謂,都因為身份證上的「 F 」而被稱為謝小姐,令他感到尷尬。謝浩霖舉例,去銀行、醫院其實都可免則免,因周遭的人會用疑惑的眼光看著他:「去親銀行,(職員)叫咪叫謝小姐,睇醫生又係咁,一叫完就問『係咪你』,所以呢啲問題可以得到有效解決。」

還有一件事,令謝浩霖臉上展露笑顏:他終可報名健身。謝浩霖從小到大都熱愛運動,本身是頗為活躍的運動員,經常跑步,但自 2017 年返港後, 就參加不到賽事、沒進入過健身室:「我都真係盡量避免唔去做運動,我用男性嘅身份去生活又換唔到證,女子組參加唔到,我亦都參與唔到男子運動。而家換到證,希望可以重投返一個正常人會做嘅嘢, 參加返運動,參加返做 Gym,唔使過咁唔健康嘅日子。」

這段期間在香港生活,他面對不少焦慮與壓力。他舉例指今年一月前往內地,過關時因回鄉證上的性別顯示他為「女性」,被內地關員帶到房間查問,「係咁check,當我係犯咁」,令他心生焦慮。

謝解釋,要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才可更改回鄉證上的性別,令他每次過關都戰戰競競;在香港入住旅舍,職員一發現他身份證上的性別,就會拒絕讓他入住。生活的各方面總會遇到令他尷尬且焦慮的處境。

入境處過往要求跨性別人士完成完整性別重置手術,即已切除子宮和卵巢、及建造陰莖或某種形式的陰莖,或切除陰莖和睾丸及建造陰道,才可更換身份證上的性別。謝浩霖 2017 年從英國回港,他一直認為沒有必要完成切除子宮和卵巢的手術,因本身他已切除乳房及接受荷爾蒙治療, 謝認為這些手段已可解決其性別不安問題。於是,他同年提出司法覆核,終在去年 2 月勝訴。 

由去年 2 月申請到今日領證,歷時 431 天,謝浩霖曾再多次去信催促發出男性身份證,更於上月再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院宣告處方決定不合法、頒令處理申請及作賠償。政府至本月初才宣布,要符合六大條件下可更改身份證性別,包括完成指定手術改變性徵,如切除乳房等、確認患或曾患性別不安、申請前至少兩年持續以另一性別生活等等。謝浩霖符合條件,最終今日領證。 

領取身份證後,謝浩霖仍決定繼續上月的司法覆核,因他盼政府可交代為何需時 14 個月才能公佈新措施,認為政府沒有在合理期限內處理申請。 謝浩霖說,他未來會繼續跟進更改身份證的換證安排,爭取性別承認等人權問題。

入境處表示,自去年 2 月 7 日( 終院頒判決後首日)至今年 4 月 28 日,入境處共接獲 108 宗更改香港身份證性別記項的申請,50 宗申請為男性轉女性、58 宗申請為女性轉男性。35宗申請獲批准,73宗仍在處理中。政府在 4 月 3 日公布新修訂的「更改香港身份證上性別記項」政策後,入境處按新政策處理申請,於兩個工作天內,主動主動逐一以電話聯絡有關申請人,通知新政策,跟進他們需要遞交的文件。未能以電話聯絡的申請人,亦已去信跟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