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跨性別平權|終極勝訴逾年 改身份證性別不果 跨男再提覆核:點解仲要咁焦慮?

分享:

終審法院去年二月裁定,入境處要求跨性別人士須完成性別重置手術,才可更改身份證性別的政策違憲。跨性別人士、勝訴人之一謝浩霖(Henry)在判決後申請更改身份證性別,事隔一年、曾五度去信入境處仍未成功。他上周四( 14 日)入稟高等法院再度提司法覆核,引述入境處指「力求在合理時間內完成檢視現行政策」拒批申請,要求法院宣告處方決定不合法,並在頒令四星期內處理換證申請,及就他承受的情感損傷及情緒困擾作出賠償。

維權前後達八年的謝浩霖接受《集誌社》訪問時形容,對要再與政府對薄公堂感疲累,要再為此事打官司屬不幸。他強調一日未換到證,一日都要焦慮渡日,舉例指今年一月往內地時曾因證件上的性別而被關員盤問,嘆道:「贏咗(官司)咁耐,點解仲要咁焦慮(Anxious)?」入境處回覆《集誌社》指政府正審慎進行有關政策檢討和修訂,會在完成後盡快作出公佈;就個別已進入司法程序個案,政府不會評論。

《集誌社》去年國際跨性別現身日曾報道,跨性別人士團體到入境處請願,要求處方盡快落實終院裁決;圖中為香港跨性別平權協會主席謝浩霖 Henry。(資料圖片)

終院去年裁入境處政策違憲 跨男申換身分證逾年不果

入境處過往要求跨性別人士完成性別重置手術,即已切除子宮和卵巢、及建造陰莖或某種形式的陰莖,或切除陰莖和睾丸及建造陰道,才可更換身份證上的性別。有跨性別人士分別於 2015 年和 2017 年提出司法覆核。去年二月,終審法院裁定政策違憲,其中一名獲終極勝訴的女跨男、跨性別人士謝浩霖,隨即在同月再度申請更換身份證上性別。不過,由申請到入稟歷時 385 日,謝浩霖多次與政府交涉,均無功而還。

案件申請人為 Tse Henry Edward(謝浩霖),答辯方為人事登記處處長。入稟狀指,謝浩霖在去年 2 月 24 日再向入境處申請,更換身份證上性別;期間謝一方按入境處要求,再提交醫學證明文件,惟處方回覆指,政策影響整體社會,政府需小心考慮不同方案的後果,重申「力求在合理時間內完成檢視現行政策」。

至去年六月,申請方再度提出謝可簽署自我聲明,願以男性身分生活,並確認謝已接受荷爾蒙治療,要求入境處在完成檢視政策前,向他發出暫准身份證;其後再發信指處方拖延申請達七個月不合理,入境處到去年十月否決其請求。

Henry 是女跨男跨性別者,去年3月底向政府代表交請願信;終審判決後再申請更換身份證性別,逾一年仍未獲批。(資料圖片)

處方要求開「無損權益」會議 拒交代何人參與

其間,謝浩霖一直透過法律代表,最少四度催促處方處理申請。今年 2 月 8 日,申請人一方再去信當局,要求處理更改性別申請。事隔一個月,人事登記處處長邀請謝浩霖參與「無損權益」(without prejudice) 會議,表明會議將有政府代表參與,希望謝不要繼續法律訴訟程序。不過,政府一方在後續回信中未交代何人列席參與會議,申請方認為,在政府一方過度延誤下,實質是拒絕向謝發出男性性別身份證,可視為政府拒絕處理申請。

入稟狀:做法違人權 加劇焦慮、性別不安

入稟狀指,人事登記處做法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 14 條:「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入稟狀稱申請方在生活各方面,由過關、去銀行、使用體育館設施,都會遇到使其尷尬且焦慮的情況,亦因為其性別不一致,大大影響其工作機會,加劇他性別不安的情況。

入稟狀指,保護其性別身份之隱私,可確保他能脫離性別不安狀況,以及無須再於不情願情況下,披露其生理性別。入稟狀要求法庭宣告入境處拒批身份證屬不合法、不合理或歧視,有違人權法;並要求處方在頒令後四星期內處理其更換身份證性別申請,就他承受的情感損傷及情緒困擾作出賠償。

入稟方要求法院裁定入境處做法不合法和歧視,要求處方在頒令後四星期內處理更換性別申請,就 Henry承受的情感損傷及情緒困擾作賠償。(資料圖片)

維權八年勝訴再提司法覆核:疲累、不幸 

謝浩霖在 2016 年開始,向入境處申請更改身份證性別遭拒,謝之後展開長達六年的司法覆核、曾兩度敗訴,到 2023 年方獲終極勝訴,申請卻歷時逾一年仍無果。謝浩霖接受《集誌社》訪問時表示,對於要再與政府對薄公堂感疲累,形容他要再為此事打官司屬於不幸。

謝透露,他在過往一年未能成功換證,生活上各方面持續受困擾。他舉例指今年一月前往內地,過關時因回鄉證上的性別顯示他為「女性」,被內地關員帶到房間查問,「係咁check,當我係犯咁」,令他心生焦慮。謝解釋,要更改身份證上的性別,才可更改回鄉證上的性別。多年來,謝每次過關都戰戰競競,而生活的各方面總會遇到令他尷尬且焦慮的處境。他嘆道:「贏咗(官司)咁耐,點解仲要咁焦慮(Anxious)?」。任香港跨性別平權協會主席的 Henry 說,身份證上的性別一日不改,他與他的社群只會繼續焦慮度日。

《集誌社》向入境事務處查詢,處方稱力求在「合理時間」完成檢視現行政策,何謂合理時間?將於何時完成檢討和修訂等。處方回覆《集誌社》指政府正審慎進行有關政策檢討和修訂,會在完成後盡快作出公佈;就個別已進入司法程序個案,政府不會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