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跨男換證記|申請曾受阻 海仔「驕傲」領取已改性別身份證

分享:

一張性別印上「男性」的身份證,令「跨男」海仔終於得到性別認同。《集誌社》早前報道,已完成性別肯定手術的聾人跨男海仔,一月中申請更改身份證性別,因二月終院裁決後,所有申請一度被暫緩。海仔經過一個多月申訴,申請終在三月底獲批,今午( 4 月 27 日)到觀塘人事登記處領取新身份證。

海仔說,他在申請過程遇到很多障礙,「我站出來的目的,是想問大家,我有做錯甚麼事情嗎?政府突然暫停是不合理的,我更加要站出來,以當事人的身分,告訴大家發生甚麼事。」

攝影:Nasha Chan

入境處過往要求跨性別人士完成手術,即已切除子宮及卵巢及建造陰莖或某種形式的陰莖,或切除陰莖及睾丸及建造陰道,才可更換身份證性別,有跨性別人士分別於2015年和2017年提出司法覆核,今年二月,終審法院裁定該政策違憲。終院裁決後,入境處曾宣布,暫停更改身份證性別的申請,連已完成手術、過往一直可以換證的跨性別人士,申請都被暫停。 

《集誌社》3 月 10 日曾報道,海仔的申請遭暫緩。《集誌社》其後再作跟進,3月17日,事件開始有進展,入境處回覆查詢指,會盡快處理已完成性別重置手術人士更改身份證性別記項的申請。海仔在 3 月 25 日接到掛號信,通知其申請獲批,在 3 月 29 日到觀塘人事登記處拍照、提交文件,以完成更換身份證的程序。

願望成真感開心

海仔今日終能領取新身份證,他笑說早前都曾許願,盼能盡快領證,更曾夢見領取新身份證的一刻,如今願望成真,他感到很開心。身份證對他來說是一份性別認同,「你見到我是一個男人,為何身份證上要標示我是女性?」

他說,原本的身份證,變相令他被逼出櫃。海仔早前提到,他原本因聾人身分,乘搭港鐵時使用殘疾人士八達通,經常因閘機響聲不同而被職員查票;職員查票要求他出示身分證明文件時,會因他身份證上的性別與外貌不符而懷疑他。為此,海他需隨身攜帶醫療報告、醫生證明書等文件,以證明自己的身份,向職員解說。

領取新身份證後,海仔笑說,今日是他最後一天隨身攜帶一疊疊的文件外出,往後不用每日孭背囊,行裝可更輕便。有新身份證後,海仔的殘疾人士登記證、屋租的租契 等的文件都可更改性別。

聾人無法接聽入境處電話

一直協助海仔的跨性別權益組織PrideLab創作總監陳驚認為, 事件反映政府部門對性別認識及理解不足,形容政府部門以公務員思維一刀切暫停所有申請,「但他們沒想到被影響的人其實受多大折磨。」

海仔是次更換身份證,遇上重重波折。早於 1 月中旬,在海仔提交換證申請後,人事登記處以致電聯絡他,但本身是聾人的海仔,無法直接以電話溝通,需由健聽朋友代他回電,告知當值職員申請人為聾人,要求人事登記處以電郵與海仔聯格,惟人事登記處一直沒以電郵與海仔聯絡。

沒有安排手語傳譯

直至 2 月17日,海仔首次單獨到觀塘人事登記處辦理手續,惟職員收取文件並影印後,只以手寫便條告知海仔,現時所有更改性別申請暫停處理,在海仔讀畢便條後就將便條收走,並以手勢着他回家,過程沒有為海仔安排手語傳譯員。

海仔其後向Pride Lab 求助。2 月 20 日,由 Pride Lab 召集人陳驚及手語傳譯員陪同,再到觀塘人事登記處了解。入境處職員當日解釋,由於入境處需按終審法院的裁決,檢視更改身份證性別的安排,因此判決後已暫停所有申請,有待重新審視相關規定,並承諾會發出書面解釋。及至那一刻,海仔才掌握申請暫緩的原因。

入境處在 3 月 10 日回覆《集誌社》查詢時指,入境事務處人員在處理與殘疾人士相關的個案時會遵守部門的內部指引,稱各辦公室有無障礙主任當值,為有需要的市民提供協助。

向平機會投訴

海仔說,他在 3 月 29 日再到觀塘人事登記處辦理換證手續時,職員有主動問他是否需要手語傳譯員,惟海仔隨後等候約 30 分鐘,職員再表示沒法預約手語傳譯員,手續只能以紙筆溝通完成。海仔指出,其辦理手續的時段由觀塘人事登記處主動安排,不解人事登記處為何沒提早預約手語傳譯員。

入境處更改香港身份證登記事項申請書上,只要求申請人填寫電話及地址,但沒有收集電郵等聯絡方法,而海仔亦沒法從申請過程指出自己聾人身分,選擇適合的聯絡方式。在辦理申請的過程,入境處亦不設手語傳譯服務。海仔認為,政府無顧及聾人需要,當中存有殘疾歧視,早前已向平機會提出歧視投訴。

陳驚表示,平機會初步回覆指未有證據支持入境處存歧視,要求海仔在 4 月 30 日之前回覆,若沒回覆,就不會再處理投訴。海仔正草擬回覆,並擬提交補充資料,繼續投訴。 

重温海仔換證遭遇相關報道:

已完成手術跨性別人士 指入境處疑暫停申請 未能更改身份證性別

已完成手術跨男改身份證性別遭暫緩 入境處:盡快處理,不抵觸終院判決

集誌背後・Podcast|跨性別人士更換身份證「被暫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