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冼麗婷聲演|中環太子大廈頂樓酒廊餐廳SEVVA宣告明年五月結業,中環真的已成「乜乜遺址」?

分享:

除了在 90 年代JOYCE cafe 的快樂午餐,還有最近兩年才看過的一輯時裝設計師紀錄片《Dries Van Noten》,中文譯名「花漾年華」。那是述說比利時時裝設計師 Dries Van Noten 的設計與生活,那不是純設計意念的闡述,更大更遠是呈現設計師對生活與生命的態度,與其說顛覆,不如說他喜歡做自己喜歡的,找自己想走的方向,甚至時裝 fashion 這個名字,他都認為有必要、有可能找到更好一個字去形容,簡言之,從花與生活蕩漾出來的,不單純是一件衣服,是意念、熱情與藝術。

我最喜歡的一節是看到 Dries 走進他的大花園,割摘新鮮疏菜,包括紅菜頭等等,他會採摘新鮮的花卉,扛回家,放在古典大廳。脫掉一雙田野皮靴,走回室內時,肩上扛着花樹的大枝椏,枝椏上有鮮紫色花串與綠葉,啊,原來他準備這樣原始地把花樹一枝節,放在大花瓶,把自然融入生活,不費分文,一樣有滿室鮮花的奢侈。這些舉動,我靜靜看在眼裏,心裏就打開了感覺,去年十一月,也在海邊的野生杜鵑枝椏上,剪了幾小節花枝,回家,插在一個香檳瓶裏,算在自己的美學裏,從心欣賞,從行動到作品的完成,是自由的喜悅。

然後,是Dries設計的投入,選擇的布料,從觸感的柔軟,到花卉的美學,越是柔軟的布料,在身體上,越是沉墜。衣、裙、襪、履,要撞擊還是可以平衡?穿成一個村姑,還是一個時尚,這就是設計師心中一念。一件服飾,讓人想到過去,像Milan Kundera寫過衣服,有些傳統衣服,穿上去,就像過去一個鄉村教師的模樣。但在 Dries 設計意念的一整套思維與呈現,懷舊衣服,穿在身上,決不要成為過去,這就是創意的靈氣。

我喜歡從布料想像作品,而這齣紀錄片,有Dries追尋布料美學,派人專門到印度找傳統刺繡工人,重新打造炫麗又端莊的印度花布,放在鎂光燈下的模特兒身上,時裝秀,是設計師跟世界的說話,每一個穿戴的細節,都必須留下上帝的影子,這是精神上的奢侈服飾。

Dries那頭朱古力色的攣毛狗,會跟他去時展覽,也會一起上班去辦公室,伴着主人工作,啊,他的一切一切,都是我理想的創作人生活模式。近月,我也來了靈感,索性把這輯在收費電視上的紀錄片,開着不斷重播,讓充滿發現的好生活,伴着寫稿。這,不就是好好生活的方式?

原來,這位獨立於大品牌皇國、 追求個人藝術意念的設計師,跟馬郭志清與郭志怡姐妹都是年少相識的好朋友。這樣的確又會令我對兩人增加了好感,順理成章的繼續好奇認識與欣賞這對永安姐妹留在中環的記憶。

如妹妹郭志怡所說,我們都有過快樂的回憶,這已足夠。也很喜歡姐姐Joyce Ma在過往受訪時的說話,八十歲以後,她仍然對未來樂觀,那管所建立過的,已經從興盛走到平淡。如果相信自己,就不怕一切外在的消逝,這種智慧,很適合現在的我們去學習:

” This is what I’m learning as I get older, …..

Everything is nothing:

happiness is the new rich;

kindness the new cool;

health the new wealth;

Inner peace the new success.”

Joyce Ma

(錄自Ming’s People, 15 Jun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