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冼麗婷聲演|我們是不夠善良,還是不夠勇敢?

分享:

劇中女主角之一Rebecca,由許瑋甯飾演。我覺得她把頭髮束腦後,紥小髻,塗鮮紅唇膏,混血兒輸廓,美得沒能輸,即使年紀不輕了。我告訴朋友,有些畫面,她令我想起蘇菲馬素,「芳芳?」朋友立刻反問。啊,多遙遠了。我不知道,但,她很美,角色後來病了,剪了超短髮,極淒美。

簡單說說劇情。由林依晨飾演的簡慶芬,跟由許瑋甯飾演的Rebecca(張怡靜),兩個性格不同的女人,卻總是被共同的愛好串連一起。在同一公司工作,很多時穿了同一款衣服,撞衫,最終,還愛上同一個男人,由賀軍翔飾演的何瑞之。在工作,何瑞之是兩人的上司。何瑞之原跟Rebecca是情侶,無論工作或是生活,都寵愛她。可是,何媽媽不喜歡Rebecca,還獻計簡慶芬,讓她乘虛而入。

倔強的Rebecca放棄感情,苦心經營的簡慶芬,最㚵嫁給何瑞之,從此,Rebecca孤身一人,但事業順利,看似自由,還有年輕她十歲的小鮮肉于向立(柯震東飾),對她死纏爛打。也有最高級的總經理遠遠在等她。但是,最終,命運對她是太不夠善良⋯⋯,這是我說的。

劇情時有出人意料之外的。簡慶芬跟替奶奶治病的醫生出軌了,二話不說,當晚告訴晚歸回來的丈夫何瑞之:「我跟別人上床了。」男演員賀軍翔在角色裏,沉默好幾秒,萬丈深淵,在憤怒無奈又想不通的情緒,而造成這一切,其實是源自他的冷漠。他憤怒、無力,不夠善良也殘忍的問妻子:「爽嗎?」連一個問題,都是這樣冷漠啊。

當刻,令我意想不到是,妻子想了一下,這樣回答:「現在比較爽。」乾脆俐落,回擊殘忍的冷漠。

一個答案,已是心理描寫。某程度,尊重丈夫,也尊重她自己。在冰封的關係裏,那裏面的千絲萬縷,都簡單表達了。她在回應丈夫時,舒了口氣,才比較爽。換一個角度,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善良,就應該明白,她之前有多痛苦、無助。因為丈夫冷待,她曾稍稍扮成辣妹在公園飄泊,卻竟然被單車阿伯問價台幣八百元!導演為她角色的情緒、曾作的惡,處處找出口。把人性攤開來講,作為觀眾,也就感覺「比較爽」。

此劇把人性和孤獨,演繹得不老土。像早前我寫過,今年三月出版的馬奎斯最後遺作《Until August》(八月見),看過了,其實,也是說一個有完美婚姻的女人,在愛情上,既要安穩,又要在一夜情中找刺激,講出中年女性心裏的孤獨。而人,終究要在孤獨中得着領悟。

回說《不夠善良的我們》,追求四十歲Rebecca的小鮮肉于向立,坐在她身邊,心靈震盪,連拿滑鼠的手都會發抖。老實說,Rebecca不一定愛他,但看他剝蝦微笑的樣子,真的蠻可愛。有人剝蝦,也真的很不錯。女人多要一些甜蜜,自我實現滿足的感覺,並無不可。

但是,Rebecca在此時發現患了乳癌,導演讓她第一次赤裸裸地向于向立展示將要割除的一雙乳房,是最後的美麗哀悼。說了一堆情況解釋,她向他宣告:「如果你還想跟我談戀愛,你回來這裏找我。我在這裏等你。」命運對這個女人是不夠善良,而她,向小鮮肉下的選擇,何嘗不是很殘忍?小鮮肉未得人間溫柔,已經要受如此試煉 ,如何承受?這一趟,要選擇做一個善良的男人,必須對自己殘忍,而他只有三十歲。

「萬一她死了,我怎麼辦?」

「萬一我半途放棄,她怎麼辦?」

于向立在便利店向簡慶芬說得涕淚淋漓。他不是不夠善良,只是不夠勇敢。不夠勇敢的我們,做過多少次不夠善良的事,自責內疚?每一次,我看到這裏,都忍不住流淚。那是包含複雜的人性,會想到好遠,現實裏,好多事情,我們都會問:是否不夠勇敢,不夠善良?

所以,當簡慶芬駡他,說他當時應該緊緊抱着Rebecca,給她勇氣,因為,「她(Rebecca)從來沒試過像討飯般去討愛啊」。這一句話的神級,不在愛恨,而在於生命的處境。Rebecca在生命痛苦的總和裏面,不是討愛,而是控訴。淒涼,卻也不用別人可憐。于向立這樣的甜品情人,可以要求他甚麼?

結果,小鮮肉像其他愛過她的男人一樣,知道情況後,都只能在她房子下面徘徊。不夠善良的,沒有一個男人再次踏足她家。一生對Rebecca做過最大傷害的簡慶芬,橫刀奪愛,殺她血淋淋,迫她走向另一無出口的深淵,都做過了,今天,卻在情敵死前,上前扶她一把,那就是殺人者的足夠善良了?

太多有趣的思考與想像,也是我喜歡這劇的原因。

Rebecca在治療乳癌的最後階段,發短訊問了十二個前男友:懷念她的乳房嗎?這個問題,簡慶芬非常好奇,想知道答案,當她想起,當中還包括他丈夫何瑞之,那種張力,你能想像嗎?兩個女人,由情敵,變成閨密,一起以女性角度,看男人的人性,對話充滿黑色幽默,刀刀見血。人生之執着與放下, 莫過於這兩個女人。曾經爭奪、撕殺,最終平靜優雅,一起迎接命運最後的一步,演繹得非常有層次,而且刺激思考。

有些時候,命運替人選擇了遺憾,其實也讓人能夠走出一個局面。經歷過了,才會感謝那個遺憾,不再糾纏。有一場戲,Rebecca在溜冰場上看見何瑞之來接兒子,可是,對方直線看着帶着頭盔的Rebecca,卻認不出她,拖着兒子,輕輕轉身走了。這幅畫面,Rebecca的心痛,好有穿透力。曾經深愛的,放在眼前,緣盡之時,對方可以「視若無睹」,或者,他只是在遙遠的另一時空,讓Rebecca 的意識看見了他?

如果「巧合,是上帝保持匿名的方式」,那一次,上帝豈不是對Rebecca再下一刀了?

死前,Rebecca不要何瑞之來看她,而是讓他的妻子、自己的情敵簡慶芬來煮好吃的,送她最後一程。這個看似荒謬的情節,搭好一個舞台,讓兩個敵人作最後比拼,也完成此劇的中心橋段:量子糾纏。令人失笑,也令人流淚。不過是愛啫,何必要殘忍?

其實,量子糾纏,放在人關係上,可以嗎?我問過兩個科研教授,一人很撇脫地回答:「No, 我比較保守。」另一個較傾向人文思想的教授回答:「Not by the physical law, but can happen in your head or heart…… 」,人的關係,不由物理所定,而是由我們的腦袋及心靈而起。

「I can’t be the good person when I’m in love」,劇中總經理一句沒有發出的短訊內容,正正說出了我們有時不夠善良的原因。簡慶芬也說得好,明明是Rebecca自己先放棄的,現在難道要用絕症來叫所有人跟她陪葬?她把小鮮肉搞得失魂落魄,於心何忍?她對何瑞之首先的放棄,也讓他此生夢裏,不時流出一滴不解的眼淚。

如果,命運對我們不夠善良,如果,我們懂得善良的回應,那就是生命中最優雅的勝利了。如主題歌辭中所說:「learn to live again」,甚至可以想出很多對人善良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