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冼麗婷聲演|我的忘憂麵包店

分享:

駕駛約五分鐘就能從我家到 Mayse,跟 Alex 和  Yanti 聊多了,他大半年前就開始分給我他的寶藏:酸種的麵種(starter)。麵包魔法,全在這裏。Alex 說酸種裏的天然活菌可達百多種,你在那裏,你的酸種就有那裏的活菌,所以,麵種,會隨主人隨環境而變。這些活菌對身體比較好,比起化學發酵,當然更健康。

我十一年前開始自家製麵包。從小丑師傅手裏拿了麵種,培育了十年,自從Alex給我強力新麵種,我是有點貪新忘舊,把師傅的舊麵種擱雪櫃一旁,每次用從Alex那裏拿回來的新種,麵糰強力暴發,我就會異常興奮。可是,忙了幾天,放下新種,它的酸味來得特別快。要不斷餵養好多次,才會令它乖乖變甜。

所以,自家製麵包,不是一般的烹飪操作,不可按自己時間表率性而為,而是看天自酵母菌的臉色做人。可是,水、鹽及麵粉創造出來的麵包,有種很迷人的感覺,做好的麵糰在焗爐脹起暴破一刻,心裏地動山搖,得到集中又簡單的快樂,所以,以前用大焗爐焗麵包時,我會把小凳移到焗爐前面,好好坐下,等着觀看奇景。

大焗爐在入伙一年後就「發脾氣」壞了,我暫時不想花錢買新的,唯有用那個坐枱小焗爐。最初很難控制,也失去那份焗得一屋焦糖香味的火力,後來,慢慢調控掌握,也能做出一定效果,但是,心裏仍然希望換一座新的大焗爐。

說起Alex這個人,道理長篇,我去年秋天帶學生到他的麵包店訪問,他足足向學生說話兩小時,而且還可以說下去。平日,他老實到不行。一個藝術家,走進麵包商業世界,用音樂家的真情與誠實心靈,無可救藥的均真,連一公斤的法國黑麥粉,他都是以批發價15元讓給我。沒有零錢找贖,他不知如何是好,我教他:「加多一點麥粉不就成了?」他樂於依從,但是,還是好好的放在磅上算好重量才給我。

不知道他的酸麵種算不算商業秘密,但他是很願意無條件送給我,而且,他看通我肚裏的思慮,每次把麵種放到紙杯時,看着滿心歉意又喜悅的我,說:「下次酸種又不成了,你來問我拿,一樣會再給你的。」

啊!他怎麼會完全知道我心裏想甚麼?所以,帶着熱情做事的人,就是懂得一種天下的藝術:將心比心,同理心。

(作者Patreon訂閱專頁「WriteHouse 寫字為家 冼麗婷」  https://www.patreon.com/SinLa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