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冼麗婷聲演|敬悼陳橋先生 帶Emily去威靈頓街茶記

分享:

有關此文章及他的生平、經典相片,可看《Yahoo新聞》連結: https://ynews.page.link/atdiT; https://hk.news.yahoo.com/陳橋逝世終年-96-歲-本港首代華人攝影記者-內地難民逃港照成經典|yahoo-231518018.html 。

換一個角度,這樣具代表性的攝影記者,除了介紹生平及相片,我認為,他跟行內人相處小故事,既有趣,也可以了解新聞人生活點滴。當時訪問他,是因為寫立法會前議員劉慧卿。到了今天,倒轉以他作主角講劉慧卿,是想呈現他的個性及工作,也呈現新聞行業的千姿百態。既有餐廳的小人物對話,也有歷史大場面的莊嚴工作。

節錄:

「喂,呢個你徒弟?」茶記裏的伙計問《南華早報》攝影記者陳橋。

「乜嘢話?我徒弟?我話佢係我師傅就真。」陳橋回應。

劉慧卿當年在美國修讀電視新聞後回港,第一份工作卻是在《南華早報》當記者,也在那個時候,認識了陳橋。這是她特別主動提及的,意義上,就是說,橋叔是個重要人物,能跟他認識及共事,是記者生涯堪記一筆。

在於橋叔,他對Emily印象深刻,傾談也比較多。她應徵《南華早報》時,該報只有一個高級記者職位空缺,結果,卻聘請了她這個新畢業生。後來,她亦從名記者變成深入民間的立法會議員。橋叔很記得她問問題一針見血,「好犀利,不留情面,人也好鬼勤力。」

1984年英國已故首相戴卓爾夫人,在香港就中英聯合英舉行記者會,橋叔為《南華早報》工作,Emily則已轉投《遠東經濟評論》。記者會上,兩人繼續各司其職。至九十年代初,Emily第一次參加立法局競選,已經退休的橋叔,也曾為她在沙田的助選活動中拍照。

橋叔說劉慧卿,說出一位攝影前輩的親和風趣,也說出了悠長的的美好採訪時代。今天,包括Emily在內的新聞界,向橋叔作最後致意。我認為,甚麼都會消失,人情,可留則留,可說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