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冼麗婷聲演|波斯尼亞小鎮大廚 13.2| 情定分岔路 

分享:

上回說到老闆娘的父親,長期將她初戀男友寫來的信暗中收埋,令一段分隔兩地的戀情,無疾而終。

「因為我沒有收到他任何信,我以為他已經忘記我了。發現時是九月,十二月我就結婚了。」相信他己經忘記了自己,而她,也相信自己己把他忘掉。兩個不能在一起的人,很難搞清楚兩個人的關係,這是愛別離的痛苦。兩個在一起的人,很難搞清楚大家的心,這是怨憎聚的痛苦。

緣滅緣起,生命一天要走下去,都有未許預期的結局。老闆娘1979年來斯城教書,遇到老闆,他也是學校裏的教師,也教高中。她教化學,他教廚藝。當時學校裏的教師都很年輕,經常外出到附近Domanvia酒店消遣。

「我們常到咖啡廳及餐廳,就是這樣開始的。」

「他會不會給你煮好東西?」

「不會。」

「誰做主動?」

「老闆。」

在Misirlije旅館偏廳,回憶老闆娘甜蜜歲月。她說老闆年輕時有很好的儀表,比她大八歲,感覺他很成熟。兩人試過幾次單獨外出,但每一次都被同事遇上,然後加入,兩人永遠無法單獨共處,可是,心裏卻是只留空間給對方。慢慢地,兩人由同事、朋友、變為愛人。

「他做了甚麼令你愛他?」翻譯替我發問以後,細心聆聽着,然後,她忍不住加了一句註腳:「有趣的部份來了。」

老闆娘說起三十多年前的斯城,當時候,樹綠花紅,這裏有一間餐廳很受歡迎,夏天更加多人。

「十二月的一個寒冷晚上,我們與同事一起到很那餐廳用膳,我們坐滿一張枱吃飯,直至深夜十二時至一時許,我要走了,他起身,一起跟走,要送我回家。」這一次,兩人終於找到獨處的一段路,等待已久的靜靜同行,終於,在要決定走下路回她家、還是走上路到男方家的分岔路口上,老闆鼓起勇氣說:「不如你改變方向,不要往下一條街走回你寓所去。不如,你走上面一條街,到我家去罷。」那是老闆的舊屋,當時是冬天,回她家的路比較遠,去他家比較近,咫尺五百米,就可以決定一個女孩一生的幸福。

她答應了。凌晨一時,她往老闆家去了。

那一個深夜,她見到老闆的媽媽,剛從軍回來的弟弟,妹妹Camila還在唸高中三年班,全家滿是人。從翻譯口中,我才知道,原來選擇走上路,等同願意嫁給這個男人。「同意去他家就是結婚了,稍後就去巿政廳簽紙。」翻譯說。

「當你同意留在某人家裏,留在那裏,那你就是嫁了?不用通告父母?」我好奇南斯拉夫七十年代末的男女及婚姻關係,既自主,也不隨便。移到現代城巿如香港,相信很多男人會被嚇死。

「不,不。那時跟本沒有人知道我在斯城跟男朋友拍拖。」

「那夜你就決定嫁她,走上一條街就嫁了。」這可能是老闆一直希望跟她獨處的原因。

「現在想來也覺草率了,不體面,我怎能想也不想便做這樣的事情呢?但七日後我們真的結婚,與奶奶住了四年,1983 年 9 月我們搬來這屋了,那時我正帶着Adina與Amina。」能夠衝動為下半生作決定,可想背後慾望有多大。只要自己決定走甚麼路,都可以開創,停滯不前才會叫人失望。老闆娘出身好家庭,以往開火爐都不會,嫁給斯城大廚子,為他每天開火煮食、造麵包。初時感覺困難透極,後來,很快就完成。

二十天守在小旅館,很多個中午時間,我都看着老闆娘穿着得體的套裝女西服,從學校回到酒店。有時,我會忍不着讚她的套裝漂亮,她會笑得很開懷,然後,阿德會從後抱着媽媽,跟她一起讓我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