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冼麗婷聲演|馬奎斯新書、舊作,愛比一切長命

分享:

馬奎斯於 2014 年 4 月逝世時,我真的好想飛赴他的喪禮,我想,這樣一個非凡作家去世,即使只能跟他的太太說兩句話,那也會是精彩的世紀性片段。如果當時果敢一點做行動,不是沒有可能起行的。

馬奎斯的文字魅力,自自然然走進心底,讓我感覺文學世界的簡單與偉大,說心裏的,當年決定重返大學唸比較文學,跟這位作家適時開啓的新世界憧憬,暗暗地,應該有着說不出的關係。

他是第一個讓我在巴士上咔聲笑出來的小說家。

那應該是《愛在瘟疫蔓延時》的情節。在剛出道沒日沒夜的報館上班日子,有次深夜下班,坐巴士回家,拿起那本英文版,順道修練英文。看到醫生男主角 Dr. Urbino 與太太 Fermina 冷戰,為了重返太爺留下來的羽毛舒適彈床睡覺,他在一件爭拗了 50 年的事讓步。這件小家事,一直讓太太心中有刺。他指控太太,浴室香梘用完,每次她都沒有放入新的。太太否認,認為她每次都有放入新的香梘。

為了一張習慣了的床,當太太再次要他供認事實時,他說:「There was soap.」

息事寧人?為了愛?一切,都有妥協。愛情漫漫長路,若永遠尋求對錯,那是自討苦吃的。諸事皆準?我看不一定,那不過是應對的方法,而不是應對的原則。

這個三月份,馬奎斯新書面世,未看,心裏已感覺溫度。他在最後歲月患上認知障礙症,但仍然寫小說,這讓我陷入迷思:到底,在這樣的狀態,如何前進,如何判斷自己作品的水平?跟慢慢衰退的記憶裏做文字紀錄,在有限時間裏競賽,那是怎樣的一種理性與感性的寫作?

《八月見》完成之時,馬奎斯不滿意,表明要銷毀。最終,作品在沒有遵照他遺願下出版了,有當地文學界提出其中理據,說此書是馬奎斯唯一一部以女性為主角的小說,也是作者創作生涯一個莊嚴的結局。

馬奎斯兒子接受 BBC 訪問時承認,出版此書是違返父親遺願,但此書令讀者看到父親的創造能力,不管一切困難,仍然繼續寫作。他認為,作品仍然讓讀者看到這位諾貝爾文學奬得主的創造力、詩樣文筆、令人着迷的說故事方式,以及他對人的了解,尤其熱愛着愛情裏的種種經歷、甚至厄運。

無論如何,看這部新書,在於我,是文學以外的感性重聚。

關於馬奎斯《愛在瘟疫蔓延時》文章,可看作者Patreon個人平台訂閱專頁「WriteHouse 寫字為家 冼麗婷」 ,相關連結:https://www.patreon.com/posts/66813650?utm_campaign=postshare_cre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