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山下有人|倒樓清潔是一門學問——「內有乾坤」的土炮裝備

分享:

美姐的垃圾袋有鹹香味,原來是海味店給她的魚翅袋。在她的收藏中還有有柔順劑香氣的垃圾袋,那是洗衣店姨姨給她的禮物。

好用的垃圾袋能「四兩撥千斤」

美姐在清潔行業打滾超過20載,她爽朗愛笑的個性,讓她在西營盤廣結良緣,處處都遇到熟人。跟在她身後(因她健步如飛),會發現她每天打招呼超過30次。她推著鐵車在路上會遇到清潔同行、傢俱店老闆、小巴司機、米舖老闆、洗衣店老闆娘等等。她總是面帶笑容,用清脆的聲線叫一聲:「你好啊!」

美姐使用的大白色袋帶有陣陣海味街獨有的鹹香味。追問下原來是海味店老闆用過的魚翅袋。魚翅袋容量大至可以容納兩個成人。她在唐樓以魚翅袋裝好每戶人家的垃圾,然後拉下樓梯。她形容拉下樓梯的動作叫「四兩撥千斤」既省力又快捷。尼龍袋質料堅靭耐用,足以每日在數百層樓梯之間滑來滑去也保持原好。而她的收藏中,還有洗衣店用過的洗衣袋、快遞店尼龍袋、超市運貨的大膠袋等。

在上大廈倒垃圾前,美姐坐在水泵房內為每一個垃圾袋打結。

在垃圾袋打一個結

美姐服務的大廈沒有垃圾房,「倒樓」前,她會坐在大廈的水泵房,做一點預備工夫。

她一邊聽著水泵房的抽水巨響,一邊為垃圾袋綁結——綁了結的垃圾袋,袋口收窄,再套落在垃圾桶內,就能緊緊卡在桶邊,不會輕易下滑。因此,當住戶放入重甸甸的垃圾,垃圾袋仍不會滑落,繼而把垃圾桶弄髒,加添額外清理的功夫。這個技巧在垃圾袋大小與垃圾桶相若的情況下尤其見效。

說到垃圾袋,美姐擔心垃圾徵費實施後,原本各式各樣的袋就不能重用:「垃圾無名,如果住戶無用指定膠袋,唔通我真係唔執(垃圾)?那變相我要買指定膠袋來包底,太貴,本來我人工已經不多,還要用咁貴的指定袋。點解一定要使用指定膠袋呢?依家做法又慳錢又環保。」

每次丟垃圾前,不妨仔細看一看垃圾桶底部,可能會發現年代久遠的報紙!

袋底墊有紙皮和報紙

持續工作是為了身體健康。從事倒垃圾超過30載的東哥認為,倒垃圾等同做運動,「有感冒的話,倒垃圾出一身汗就會好」。仔細看,垃圾桶底會墊有紙皮和報紙——紙袋用作固定袋底形狀、報紙用作吸走垃圾流出的水。

家居垃圾中,佔比重最大的是飯渣菜渣,即是廚餘。而其中一樣最常見的可怕垃圾便是食物湯汁。稍有不慎便會倒瀉,流滿整條走廊、樓梯。東哥說:「以前可以打開窗散吓陣味,依家消防條例(消防安全(建築物)條例)話,後樓梯做了打唔開嘅固定窗。」氣味在密封的後樓梯中,久久不散。

只有清潔員的努力並不足以維持環境衛生,住客也要通力配合。為與居民溝通,東哥便會親自構思告示。東哥平日喜歡讀詩,將告示揉合一點詩詞特色。他認為告示要琅琅上口,創作了一首首工整的「詩」。

由於衛生有問題

此桶真不勝負荷

一樓以上的住客 

垃圾不得放在此 

放回本層垃圾桶

如見到面斥不雅

人貴有自知之明

膠水管與紅白藍膠袋

如何將垃圾運走?有電梯的話當然方便,在沒有電梯的唐樓就只能另想辦法。拖行垃圾往往會令垃圾膠袋破裂。垃圾實在太重,清潔員笑指自己不會浪費氣力抽起來行。在另一棟唐樓,東哥同樣使用大袋把垃圾拉下樓梯。與美姐相似的是他同樣重用別人不用的袋。他使用紅白藍膠袋,內有紙皮及報紙墊底,用作吸垃圾水。在紅白藍膠袋的袋底,有兩條膠水管作軌道,方便拉下樓梯。最近他又轉用更加厚的膠袋,方便將垃圾「碌」下樓梯。

華姐將垃圾袋纏在腰上方便抽出,乍看之下像一條黑色長裙。

把垃圾袋繫在腰間

這是從事倒垃圾超過15載的華姐。她早上八時起來,凌晨三時入睡。每天工作17小時,服務過千名住客。華姐是個爽快又愛美的女子。她會為自己好好打扮,眉毛、唇膏也不缺少。每次影隨她開工,她都笑咪咪向人講解:「疊好啲垃圾袋,然後綁喺條腰,一抽出嚟就得。雙手唔使攞住垃圾袋,咁我做嘢就方便。」這大廈的垃圾桶有華姐一半高,因此垃圾袋也很長,有華姐的三分一那麼高。纏在腰間的垃圾袋乍看之下好像她的裙子。在後樓梯向下跑,掀起的風讓裙子翩翩,優雅萬分。

在垃圾站找一塊木板,將其切割成適合自己鐵車的形狀。立即加長又可以,想還原又可以。

改裝「戰車

每位清潔員都有自己的專屬「戰車」。鐵車是清潔行業最重要的架生。訂造鐵車的價錢高昂,因此較為經濟的做法便是「自己砌」。

東哥買來的現成小鐵車便於儲存,但不足以裝垃圾。於是在後巷找到一塊長木板,用鋸子𠝹出左右兩個卡口。把木板平放在鐵車上,增加可承載的垃圾量。

全哥的「戰車」由兩部現成鐵車及繩索組成,特別長。鐵車由自己燒焊製作,是他的得意之作,通行獨有。他故意造成一邊高,一邊低:「上上落落(馬路和行人路)都唔使用力。」而且兩邊都可以推,不用在狹窄的中西區馬路上轉方向。他在馬路和行人路之間穿梭,從遠處便能認他的長身戰車。他不時也要修補他的鐵車,才能繼續運作暢順。

很多清潔員也喜歡在鐵車扶手下紮出一個網。既防止垃圾向後滑,也能掛上不同物品。網的材質多數就地取材,找到麻繩就用麻繩,找到尼龍繩就用尼龍繩。壞了便修理,按需要慢慢加固。這個網的編織手法各異,還看各家功夫。需要放袋又加個扣,需要放水瓶又加個袋,按天氣、按自己需要變化。

全哥的「座駕」由兩部現成鐵車及繩索組成,特別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