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張少貞|飲咖啡兼享香港藝術,全因老闆假公濟私

分享:

sensory ZERO沙田店掛上香港水墨畫家管偉邦作品。

每次經過沙田的sensory ZERO,都給其店內畫作吸引——不,不止因為獅子山,常想佯作懂藝術的我,覺得畫作有中國水墨的筆法,卻又有點點日本味,這位藝術家不簡單。

我耐不著好奇,駐足看藝術家的名字,啊,原來是香港水墨藝術家管偉邦

Sensory ZERO共同創辦人許孝榮(Alvin Hui)打工年代已喜歡管偉邦作品,當他十年前創辦sensory ZERO,全部分店都展示香港藝術家作品,「因為我喜歡。」

大學主修財務的許孝榮,創業前已很喜歡藝術、設計,一早看透「若香港人不幫香港人,全世界無人幫你」的真理,因此每間分店的裝修和藝術品,盡量和本地創作人合作。

選擇準則只有一項:作品能觸動他。

sensory ZERO把管偉邦的獅子山水墨畫製成碟,十分精緻,是收藏品級數。
管偉邦作品獲香港及外地多間藝館收藏,他現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副教授。

觸動他的香港創作人,湊巧薄有名氣,甚至是大師傳,每次冒昧聯絡,不一定獲回覆。

「他們真的是藝術家,錢未必對他們最重要,最重要是我能說出其作品細節,表現出我真正欣賞其作品。」

我打趣道,豈非假公濟私?許直認不諱。

他亦老實指出,香港裝修非常貴,與其將錢給裝修師傅,何不用來委約本地藝術家創作、設計,互相支持?

「買藝術品是自己開心,搬舖時,起碼可帶走,哈哈!」

sensory ZERO曾和香港手工啤「門神」合作,並委約炳記銅器製作金葫蘆,金葫蘆現放在門神酒廠。

沙田店有藝術家管偉邦真跡,太古店有「青山不墨」墨寶,科學園店有港產片御用書法家華戈題字;手造木工後生仔start from zero已合作多次;已宣布結業的炳記銅器,曾為sensory ZERO和香港手工啤「門神」做了對金葫蘆;木雕刻工藝師蕭炳強師傅也曾受委約雕龍鳳;sensory ZERO全線餐具和咖啡杯用香港起家的著名品牌LOVERAMICS

不是沒有餐廳用本地藝術家作品,但我沒聽過有像sensory ZERO全線採用,而且各店風格有異;飲咖啡享美食之外,還可欣賞香港藝術作品,獲精神滿足,是獨一無二的體驗。

「Crazy chocolate好賣到無人記得我哋其實係咖啡專家。」Alvin說時哭笑不得。

「sensory ZERO是neighbourhood café,一定是三百米內最好的咖啡店。」許孝榮在訪問中說了兩次,滿有信心,語氣堅定。以為是一早立下的定位,真實原因卻令人哭笑不得。「因為我們窮,資金有限,選址,要麼在最旺地段最靜的位置,要麼在靜地段位處最多人的位,租金皆在可負擔水平。」要吸引客人登門,只能憑真本事。許大學畢業後在大型飲食集團和高級酒店工作,積聚採購知識及管理㕑房經驗,本身愛好咖啡,目睹高級餐廳的咖啡差勁,和食物、價錢不符;同時,坊間的咖啡店僅咖啡出色,食物常差強人意。他和同愛咖啡的拍檔,深信飲食業應有科學及系統,卻沒有客人明白,於是兩人創辦sensory ZERO實踐,定位是「good food and good coffee put together」;「sensory 」意指所有感官,「zero」寓意「back to zero」,「back to default」,店子就是希望客人品嚐食材原初鮮味。

sensory ZERO獲日本政府農木水產部證書,證明使用日本食材。

曾在香港飲食少林寺工作,令他知在哪兒採購優質食材,店內食品不用味精、不用人造色素,調味用食材原味炮製,例如薑汁是用薑汁磨製;而他至今有四個飲食相關資格:米˙食味鑑定客士、咖啡品質鑑定師、高級評茶員和國際唎酒師。

日本政農林水產部逐間店評核使用日本食材情況,符合指引才發出證書,sensory Zero多店取得證書。

「客人光顧我們後,吃不慣其他店,因此做了熟客;我們多是做熟客生意。」sensory ZERO元祖店位於黃竹坑,八年來有擴充,一半顧客是外國人,惟業主數次大幅加租,去年初被逼結業,事隔一年覓得合意舖位,今年初光榮回歸黃竹坑。

sensory ZERO第一間店,二零一四年開幕, 一半客人說英文,現在兩者皆俱往矣。
創業艱辛不為外人道,但能和理念相同的人一起打拼,是樂趣和享受。

然而,疫情和通關令向來自信的許孝榮也開始驚怕,香港會變成遺址。sensory Zero有十來間店,他說中型規模食肆受最大壓力:不像連鎖店憑方便吸引顧客,沒有上市集團的資金、經營成本優勢 ;又不能像小店店主事事親力親為,節省人手開支。

多重逆風中,他經營的更是有堅持的本地品牌,疫情期間沒裁員沒要求員工放無薪假,員工繼續按表現獲升職加薪。創業前他已知花心機不代表回報成正比。

「近幾年雖說本土經濟,港人肉體好誠實,雖然不喜歡連鎖品牌,每天都幫襯,一年去一次本土店、小店打卡。」

老闆、管理層一樣落手落腳,同渡逆境。

但他和拍檔認為,與其投訴炒賣文化,不如自己做起,由品牌設計到店內藝術品,如何和不同牌子合作,香港人支持香港人。

「近兩年香港用心做嘢的人不受獎賞、不受鼓勵,好傷心,不由得反問為何我們貢獻這城市?」

他自言過了黃金年紀,新聞無好消息,有兩名兒子的他,日趨注重精神健康,他稱很多同輩人感覺一樣。

許孝榮兩名兒子,一個六歲,一個四歲半。

「香港人是送殯大使(指失去才珍惜)。」每逢有老店或小店關門,港人蜂湧光顧拍照,總令人困惑幹麼不早些和多些幫襯。

不過,既選了要走的路,許孝榮和拍檔繼續向前。

「香港係我哋的根,無論香港環境幾差,我哋仍有開店計劃。」

「我哋做好自己本份,做好自己,對得住天地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