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轉載|楊健興|40 年新聞心路 與「惡魔」共存、周旋

分享:

《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及一批前高層人員被控違反國安法及煽動法例案件正式開審。

新聞分析從何入手?

《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及一批前高層人員被控違反國安法及煽動法例案件正式開審後,我在一月初一個早上到西九龍區域法院旁聽,在中段休息期間踫到一位有參與辯護的大律師,他見面第一句是,「我以為你走左(離開香港)!」過去兩年,在「新聞點評」節目的留言版上,亦間中有網民問,「你在香港嗎?」亦曾經因為工作忙碌、外遊等原因,一般在平日晚上播出的節目沒有出現,有網民留言查詢,「近兩天未見節目播出,祝願平安!」心裡往往泛起一分莫名的感嘆。

我當日沒有追問律師朋友為何以為我已經離開香港,相信原因並不複雜。國安法出台後,新聞自由度懸崖式下墜,獨立媒體聲音微弱,大批老、中、青新聞工作者移民,有政治評論員轉到海外較「安全」地方繼續評論,留港的選擇收聲、擱筆或被擱筆,離港變成常態,留港繼續敏感新聞工作是異數。

近40年在新聞崗位上報導香港,自以為較了解昨日的香港,較明白今天發生的事情,較能估計明日的香港。香港近年出現的變化,政治制度、政府運作、官員做事方式、權力的運用與制衡、社會基本價值和原則,變得無從辨認、無法理解。舉一個例子,警方近年抄牌數字大幅增加,是反映「法家治港」?或庫房「欠水」?抑或同樣有關?一直感到是一個謎。不少日常事,似乎沒有人可以弄清楚是甚麼一回事。過去觀察香港變化累積的知識和經驗,在經歷大風暴後的香港,開始懷疑是否已不再適用。新聞分析從何入手?

記者嘗試觸踫政治敏感議題,只有危,但看不見機會。

:能走多遠,便走多遠

「紅線」難以拿捏,風險無法評估,記者嘗試觸踫政治敏感議題,只有危,但看不見機會。走過近40年新聞工作,碰到不少不同年代入行的記者,因為一份正義感驅使,希望為民發聲、揭真相、講真話,逆風而行。自由環境遽變,新聞報導取向要配合主旋律,不能成為「雜音」,避免製造當權者不想挑起的社會話題。評論風險增加,批評聲音容易觸動掌權者神經,引發維穩者胡思亂想,一旦被點名,是惡夢的開始。還可以評論嗎?如何評論?

兩年前《眾新聞》宣佈停運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問我會否從止擱筆,當日之前,《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先後結束,評論人擱筆,我在記者會前準備了如何交代《眾新聞》的決定,沒有考慮個人的未來。浪濤洶湧,《眾新聞》只是一隻小船,也無法安然渡過,個人是否仍有空間,已無法想像,當時腦海一片空白,只憑直覺回答說,並不感到自己的新聞道路已走到盡頭。《眾新聞》平台結束,新聞評論工作暫停,但新聞不會等待,每天仍有很多人和事需要記者記錄、分析評論。從沒有高估個人的影響力,更不期望能夠改變社會,只相信多一把聲音,比少一把聲音好,多一個記者,比少一個記者好。仍然是幾年前在《眾新聞》平台上寫下的一句話:能走多遠,便走多遠。

業界常引用英國《衞報》著名報人C.P. Scott的一句名言,”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以故《明報》創辦人查良鏞曾將它翻譯為「評論自由,事實神聖」。新聞必須基於事實,但同一樣的事實,也可以有不同觀點,同樣半杯水,有人認為是一半滿、也有人說是一半空,觀點不同,沒有對錯。

“Comment is free, but facts are sacred”,新聞必須基於事實,但同一樣的事實,也可以有不同觀點。

報敏感題目風險比過去高 政治評論風險更高

現實生活的新聞事實,並不一定是事實的全部,記者的責任是盡力查找真相、事實,如實真誠報導,基於事實,對各方面議題作出分析、解讀事件背後,協助公眾了解事情,點出議題重要性及影響,令公眾關注,發表意見,提出解決問題辦法。透過新聞報導與評論分析,傳媒發揮社會功能,讓公眾知情、分析問題、提出不同觀點,對社會弊端及黑暗面、政府施政不足、人權自由、法治等保障,發揮監督及推動作用。

投身新聞工作時的八十年代香港,「有自由」、「沒有民主」,媒體、社會仍有「左、中、右」,親共、親台聲音和平共存。殖民地管治進入倒數,自由化、民主化步伐加快,公民社會亦走向成熟,傳媒行業進入黃金時代,五光十色,百花齊放,百無禁忌。法例內仍有「惡法」,但政府自我克制、傳媒自我制約,是新聞自由美好的時代,這一切都已成為過去。「惡法」亦是具效力的法律,過去沒有動用,不代表不存在、失效,一旦運用,煽動罪、危害國家安全罪「紅線」彷彿無處不在,新聞工作者感到眼花燎亂、難以適應。

政治是眾人事,有人便有不同意見,爭議自然引起話題,挑起話題也可能令政權不安,香港會變得很脆弱。官方形容香港進入由治及興,但又怕亂、不斷警惕要防亂。在開放自由社會,矛盾衝突本屬本常事,傳媒按專業準則、新聞價值等因素處理新聞報導、評論文章,亦屬一貫、正常做法。

2019政治風暴後,中央強調香港不能再亂,親中人士歸咎香港社會、傳媒過去「太自由」,媒體擴大矛盾,部份更興風作浪。管治者「防亂」思維主導下,媒體角色變得更敏感,社會氣氛表面平靜,官方神經繃緊;新聞工作者每日面對不少敏感議題,如何處理,過去只須考慮新聞價值,今時今日,要反覆計算政治風險和後果,報導內容敏感題目風險比過去高,政治評論風險更高。

資深新聞工作者楊健興,在新聞崗位上報導香港近40年。由記者,到評論,至觀察香港。

秉承真誠新聞工作 不埋沒良知講假話

去年三月底開始在Youtube設立「新聞點評」時評節目後,曾在一個場合踫到一位前立法會議員,她認為言論空間萎縮下,撰寫政治評論已不能暢所欲言,意義已不大;亦有新聞工作者認為,只有離開香港,才能在沒有風險下報導新聞和評論。她們的看法不無道理。

傳媒環境急遽變化後,不少不同年代的新聞工作者面對移民、離開行業與留港、留在行業的選擇。繼續留下、不想放棄、仍然加入新聞行列的一群,各有自己考慮。仍然相信有不少新聞工作者深信記者的角色和價值,不會因為惡劣環境而改變,面對既不能迥避敏感議題,又不想跌入「紅線」,無奈接受能夠暢所欲言講真話已非必然,但仍秉承真誠新聞工作,不會埋沒良知講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