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過渡屋約滿 上樓無期 一位劏房戶十年的「居住輪迴」

分享:

過渡性房屋個案A女士( Nasha Chan攝)
過渡性房屋住戶A女士,過去十年的住屋狀態,是香港困難住戶的寫照。( Nasha Chan攝)

A(化名)今年 55 歲,輪候公屋逾十年。她的住屋狀態是香港困難住戶的寫照。2012 年起,A 三度進出板間房、劏房。八年後,她成為首批過渡性房屋戶,搬入「南昌220」。至去年約滿,上樓仍未見曙光,她又要搬到元朗的過渡屋。

十年內五度搬遷,A形容過程如「輪迴」。現屆政府力推興建三萬簡約公屋,讓輪候公屋三年以上的基層暫住,說是「唯一選擇」。回望上屆政府,亦曾推出過渡性房屋作紓緩。但細看「南昌220」計劃結束後,逾七成住戶仍未能上樓,繼續徘徊在劏房與過渡屋之間。

過渡屋租期介乎二至六年,同類項目將陸續到期。簡約公屋租期則普遍定於五年。有區議員和團體認為兩措施租期太短,住戶或未必能順利過渡上樓。像A女士等過渡屋住戶今日面對的困難,會否在明日的簡約公屋住戶身上重演?

[bafg id=”4880″]

離婚獨居 展開「劏房歲月」

政府在 2017 年支持由民間組織主導的過渡性房屋計劃,向輪候公屋逾三年人士,或有迫切住屋需要人士,提供過渡性單位。2020 年政府注資 83 億元,目標在三年內興建 15000 個過渡性房屋單位。根據房屋局網站資料,現時已有 6980 個單位投入服務項目,包括已結束項目及賓館先導計劃,另已撥款興建 13940 個單位。據統計處數字,一人戶已成本港劏房戶的主要家庭結構, 2016 年全港有 27,386 個一人劏房戶,至2021 年增至 42,546 戶。

2012 年,A因丈夫有外遇而離婚,她搬到深水埗板間房,輪候公屋一人隊。板間房月租 3000 元,要共用廚廁。到 2013年,她找到一份餐廳收銀員工作,月入 9000 元,搬到同區月租 5600 元的劏房。搬家後,大廈沒升降機,長期行樓梯令她腳、腰受損,需定期針灸。 2017 年,她因坐骨神經痛,要搬到同區有升降機的 130 多尺劏房,房租約 5300 元。住了三年,加租至 6800 元。租金數年翻倍,令她難以負擔。

搬入市區過渡屋 生活好轉

幸好,在2020 年,她經社工轉介,搬入「南昌220」的一人單位 ╴面積約 130 呎,月租約 2600 元。同年她轉行做保安,月入 11,000 元。在「南昌220」,她認識了一班街坊和社工,坦言生活變得快樂。

「南昌220」是首個過渡性房屋項目,土地由發展商恒基借出,在 2019 年 9 月動工、翌年入伙,提供89個單位,營運年期為兩年,是民間團體、發展商和政府三方合作的例子。

發展商一度借地支持

根據 2021 年立法會過渡性房屋及劏房事宜小組委員會的文件,過渡性房屋項目中,私人土地比起政府土地更多,借出土地的發展商有恒基兆業、新鴻基、新世界、會德豐等。其中有 34 個項目的土地是私人土地,例如去年落成的同心村,土地是由發展商新鴻基借出;有 23 幅土地是政府土地,另有一幅房協土地,一幅房委會土地。亦有項目的土地是政府和私人土地共有,例如元朗江夏圍項目就是 97.4% 私人土地及 2.6% 政府土地,發展商為恒基。

值得重温一下一段社會背景。近年內地掀起「共同富裕」討論,外媒前年引述消息指,有內地官員要求香港地產商解決房屋供應短缺問題。政府近年推出土地共享先導計劃和過渡性房屋等措施與私營發展商合作,新冠疫情期間,亦有發展商借出土地予政府設立隔離設施。

過渡性房屋同心村(Nasha Chan攝)
過渡性房屋同心村位於元朗,土地由新鴻基借出,去年五月入伙,今年一月房屋局長何永賢指,其入住率有六成。

租約期滿覓居所徬惶 「想過自殺」

入住「南昌220」兩年,A去年 5 月獲通知租期將滿, 9 月前要搬,但她仍未獲派公屋,要另覓居所。「問過一些劏房,好細間,租金最平都4、5000元,沒裝修、電線殘舊,廁所沒洗過。」A感徬惶無助,嘆居無定所,坦言曾想過自殺。

她無力應付劏房租金,故搬到社工介紹的另一過渡性房屋、位於元朗的同心村。同心村一人單位月租約 2600 元,面積約 130 呎,長方形格局,與「南昌220」相若,單位可擺放一張床、兩個櫃,也有廁所和爐頭、抽氣扇。

A女士去年底離開南昌220,搬入圖中的元朗同心村,她表示由該處步行至市中心要十多分鐘,夜晚沒有小巴,通常不會出市中心。(Nasha Chan 攝)

有瓦遮頭,問題就能解決?

有瓦遮頭,基層人士的問題就是否已能解決?離開居住20多年的深水埗,對A的生活產生極大轉變。她說,元朗環境陌生、偏遠,搬家後未適應社交圈子常以淚洗面,「真係唔識人,群組也沒有」。

她說,如要出深水埗,坐巴士來回要 30 元,想在元朗找工作,卻處處碰釘。她曾找到保安工作,但每天工作12小時,自己要早上五時起床,疲憊不堪,做了四天便辭職。她轉過兩次工,最終找到一份保安, 工作 8.5 小時,月薪約 8500 元。

資料顯示,同心村去年五月入伙,至今年初只有六成入住率。

過渡性房屋同心村(Nasha Chan攝)
位於元朗東頭、由聖公會福利協會協助營運的過渡性房屋同心村。(Nasha Chan攝)

「三年後又要搬怎辦」

仍要停留在過渡屋階段,A說入住「南昌220」時期望可上公屋,或延長過渡屋的租期,未料跌入搬遷漩渦。她輪候公屋11 年間,公屋一般申請者平均輪候時間由 2012 年的 2.6 年升至 2022 年 12 月的 5.5 年。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者輪候時間更長。

A批評,香港房屋政策對單身人士造成不公,輪候公屋年期長,連簡約公屋也是家庭申請者優先。即使入住簡約公屋,也不知會否搬完又搬,看不見上樓希望,盼政府給她一個上樓的限期,「等了十多年公屋,起碼都有個限期,我現在都很怕,三年後又要搬怎辦……」

2021 年劏房戶數目為 10.7 萬,較 2016 年增逾 1.5 萬,而劏房戶多居於九龍,集中在油尖旺、深水埗及九龍城。

「南昌220」僅兩成半住戶上樓

「南昌 220 」有共 94 個住戶入住,項目結束時只有 24 戶獲編配公屋, 59 戶遷至其他過渡性房屋, 11 戶遷至私人住宅。

統籌「南昌220」的社會服務聯會回覆《集誌社》查詢指,未獲派公屋的「南昌 220 」個案中,有 26 戶為單身戶,他們平均已輪候公屋八年以上。另外 44 戶的平均輪候年期為六年或以上,未能上樓的原因難一概而論,社聯指近年公屋供應不足,令輪候時間延長,有部分街坊申請途中曾向房委會更改申請資料,包括更改了家庭人數或更改了居住地區,或許影響申請進度。

深水埗區議員李庭豐指,搬家對劏房戶造成不便,除了搬遷費用高,更要改變其生活模式。(Nasha Chan攝)

區議員批項目爛尾 

關注劏房議題的民協深水埗區議員李庭豐表示,劏房戶選擇居所主要考慮區域的交通和消費模式。而深水埗交通方便,物價較低,例如特別多餐廳售「兩餸飯」,貼近基層生活模式,因此不少基層不想搬離,他更接觸過劏房街坊為住深水埗,放棄獲派較偏遠的公屋。

根據統計處數字, 2021 年劏房戶數目為 10.7 萬,較 2016 年增逾 1.5 萬,而劏房戶多居於九龍,集中在油尖旺、深水埗及九龍城。社聯在「南昌 220 」項目結束後進行評估,指出有 85% 住戶在項目完結時平均收入維持在 1.2 萬元,低於 2022 年整體住戶貧窮線的 14150 元。住戶的搬遷憂慮中,最大困難是尋找合適居所、預繳上期與按金,以及應付租金。

李說,有「南昌220」住戶須搬離原區,面對其他生活難題,如轉工、子女轉校,甚至要跨區工作,增加生活負擔,認為項目無法為住戶銜接公屋,無以為繼有如「爛尾」。他指,同心村等同為私人發展商地皮的過渡性房屋項目,收地時或會出現同樣問題。

過渡性房屋的銜接問題開始出現,新一屆政府去年推出簡約公屋,務求五年建 30,000 個簡約公屋單位,供輪候三年公屋以上的不適切居所住戶入住,租期最長為直至獲編配公屋;而選址的土地如有其他用途,一般使用約五年作簡約公屋,之後會歸還作原本規劃的用途。

過渡性房屋( Nasha Chan攝)
南昌220於上月中開始拆卸。( Nasha Chan攝)

缺後續方案 住戶再次擔憂

李庭豐指出,公屋輪候單身人士採用計分制,本身已極難上樓,簡約公屋的環境雖較劏房佳,但具時限性,如缺後續方案,住戶要再為住屋問題擔憂。同時其他房屋政策未能互相配合,如彩虹邨和富山邨等舊邨的重建計劃停滯不前,顯得政府缺乏施政決心和遠見。

李認為,政府未為簡約公屋制定後續方案,住戶未必能即時上樓,舉例指建有過萬單位的啟德簡約公屋項目結束時,或將有大量基層要為覓居所苦惱。他又指,政府興建 158000 個房屋單位的目標模糊,應明確指出會透過什麼項目達成,例如交代擬建公屋的選址等,並應交代基層的上樓時間表,「現在沒有告訴他們,到底(上簡約公屋)之後仲要等幾多年先上到公屋」。

社聯業務總監黃健偉表示,期望當局推出過渡性房屋統合平台,讓市民在平台一站式獲得所有過渡性房屋資訊,並在平台作申請。(廖俊升攝)

社聯:無guarantee過渡性房屋後上公屋

社聯業務總監黃健偉表示,「南昌220」項目開始時,已清楚住戶不太可能即時上公屋,否則會影響公屋編配,加上公屋是政府的資源,社聯沒有能力安置街坊上公屋,「我們從來沒有guarantee (保證)」。黃健偉形容「南昌220」是試驗性質,由興建到遷出,已超出恒基原定所給予的營運期。

A 女士就對過渡屋的後續安排感失望,「如果你一開始跟我說要不斷搬,我寧願一直住在劏房」。黃健偉強調,「過渡」的意思並非由一類房屋過渡至另一類,而是希望劏房戶在輪候公屋期間,可住少幾年劏房,並脫離孤立狀況,認識社區資源和其他人。

過渡性房屋南昌220( 2021年11月)(資料圖片)
過渡性房屋南昌220( 2021年11月)(資料圖片)

18 項目5000戶 一項目最快今年到期

除了「南昌220」,房屋局網站列出現時有另外 18 個過渡性房屋項目,共 5361 個單位。陸續有過渡性房屋項目將會結束營運,按營運期及租期推算, 18 個項目會在最快 2023 年至 2028 年到期,項目結束後,一共逾五千戶需搬遷。例如土瓜灣的「樂屋」,入伙期是 2021 年 6 至 7 月,營運年期不少於 2 年,租期是兩年,即最快有機會今年結束營運;前身為政府宿舍的域多利道項目「喜居」,入伙期為 2021 年第4季,營運年期預計營運約 4 年至 2025 年。

社聯料五年劏房戶減半 本研社有保留

劏房戶數目 2021 年達 10.7 萬戶,黃健偉指 2021 年統計處數字未計及過渡性房屋影響,他推算未來有共五萬個簡約公屋和過渡性房屋單位落成供應,當五萬基層搬離劏房,劏房需求將大減一半,會對劏房市場構成壓力,長遠而言業主要思考改善環境和減低租金。他提到,政府擬將公屋輪候時間封頂六年,即如已輪候三年,將來住三年過渡性房屋便可上公屋。

對於這個推算方法,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就有保留。他說現時板間房、天台屋、床位和劏房等不適切居所住戶共有約 14 萬戶,他推算當簡約公屋落成,部分過渡性房屋項目已經結束和拆卸,故不會同時存在五萬單位,單位數量遠遠不能對應不適切居所的升勢,加上過渡性房屋計劃推行至今兩年,劏房的租金未見下滑,對計劃會影響劏房市場的說法有保留。

憂簡約公屋與過渡屋爭客

被問到簡約公屋是否過渡性房屋的「翻版」,黃健偉則不肯定,指當局有過渡性房屋的經驗,有助改善簡約公屋營運,例如社會機構毋須負責興建,可主力做擅長的營運和服務工作。

黃健偉提到,簡約公屋的租金較低,憂慮令街坊會對過渡性房屋卻步。他提到兩者應作協調(harmonize),令兩者不是競爭關係,譬如放寬過渡性房屋的申請資格,讓沒有申請公屋但有逼切房屋需要的人入住。

根據現時房屋局網站,現正可接受申請的過渡性房屋的資料,過渡性房屋租金較簡約公屋高。

陳劍青認為,過渡性房屋最為人咎病的是大部分土地由發展商借出,一些住戶原期望首期租約屆滿後可續約,但租期受發展商限制;當局未有項目結束後的安置方案,房屋政策尤其不利單身非長者人士,過渡性房屋或簡約公屋的單身住戶或需無限輪迴「排到老」。

陳建議政府應延長簡約公屋租期至十年,項目完結時絕大部分住戶都可上公屋,並應加強對過渡性房屋的主導權,甚至收回一些過渡性房屋的土地,用作發展住宅用途。

本土研究社陳劍青( Nasha Chan攝)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建議,將簡約公屋租期增至十年,免住戶約滿後再陷入居住輪迴。( Nasha Chan攝)

「南昌220」 2 月中拆卸, 68 個組合屋組件會搬到大埔黃魚灘過渡房屋項目重用。另一邊廂,元朗江夏圍村過渡性房屋最近入伙,提供1998個單位。簡約公屋最快在2025年首季落成。

看著一個個新過渡性房屋項目落成、結束、拆卸,這些年如居無定所的A女士,在非長者單身公屋輪候冊繼續無期苦候,亦不敢作長遠規劃,「幾年後不知道是否又要搬……」五年後便 60 歲的她,現在只求一個安樂窩穩定生活。

A女士十年五遷,她說現在只求一個安樂窩。(Nasha Chan攝)

集誌社小檔案

單身非長者公屋戶,要排多久才可上樓?根據公屋配額及計分制,A女士在 43歲登記申請公屋時有 225分,每年增加 12分,再加 45歲時可獲一次性額外分數 60分,現時 55歲的她就有 429分。而接受配房的最低分數介乎 439分至 451分,換言之如分數不變,她至少等多一年才有機會上樓。

如果一人申請者是由 18歲零分開始排,每年加 12分,再加 45歲的一次性額外 60分,要排到 50歲才達444分足以上樓,即要輪候 32年。社協在 2021年發表研究報告指,有近兩成受訪的公屋非長者一人申請者已輪候公屋達十年或以上。截至 2022年 12月底,有約 96200宗配額及計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