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鄒幸彤獲奬|法德政府頒人權法治獎 被控「煽動顛覆政權」還押逾 27 個月

分享:

今年是《世界人權宣言》被聯合國大會通過 75 周年、12 月 10 日為國際人權日,法德政府昨(12日)宣布今年「人權法治獎」得獎者。12 名得獎者中,包括被控國安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還押逾 27 個月的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大會讚揚得獎者捍衛天賦人權,在艱困情況犧牲自由甚至性命,堅持公義、政治參與權利。

特區政府今(13日)下午發稿表達強烈不滿、堅決反對,批評法國、德國以「人權」和「法治」之名頒發「所謂獎項」,與「尊重法治精神背道而馳」,敦促外國停止干預香港事務。外交部駐港公署則今早發稿,指鄒幸彤長期從事反中亂港活動,勾結外部勢力危害國安,「其行可恥、其惡當懲」,敦促有關各方停止操弄地緣政治把戲,「趁早根治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的強迫症」。(編按:內文新增政府回應)

鄒幸彤今年 5 月和 11 月分別獲頒南韓光州人權獎,以及歐洲律師協會委員會(CCBE)人權獎。被還押的鄒幸彤獲 CCBE 人權獎後,透過社交媒體發表她在獄中寫下兩萬多字的英文致謝辭,提到國安法令很多一直奉公守法的學者、立法會議員、社運人士成為「罪犯」,而殖民地時代的法例成為打擊言論自由的武器,鄒表示:「當法律站在國家這一邊,異議的聲音和事實很容易被鎮壓、詆毀並從視野中消除。正如我要從監獄中說這番話」。

鄒幸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還押逾 27 個月,今年最少三度獲頒人權獎。(資料圖片)

法德人權法治獎:得獎者捍衛人權 犧牲自由堅持公義

法德政府自 2016 年起頒發人權獎予世界各地捍衛人權者,法國外長科隆納(Catherine Colonna)及德國外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昨宣布今屆人權法 12 名得獎者名單,包括被控國安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而被還押逾 27 個月的前支聯會副主席、大律師鄒幸彤。其餘得獎者包括來自敘利亞、委內瑞拉、中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的社運人士、記者、律師、藝術家等。

大會發新聞稿讚揚得獎人捍衛天賦人權,為不能發聲者如女性、難民、性小眾、囚犯等權利挺身而出,「他們在艱困情況犧牲自由、甚至性命,堅持公義、政治參與權利、公正報道等」。根據資料,內地維權律師余文生、709 被捕律師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分別在 2018 年和 2019 年獲頒此項人權獎。

鄒前年9月被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還押逾 27 個月

鄒幸彤在 2021 年 9 月 8 日,被指違反國安法第 43 條實施細則,拒絕在限期內向香港國安處提交資料而被捕;警方在之後一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起訴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以及鄒幸彤。鄒在 9 月 10 日被提堂後被拒保釋,一直還押至今已逾 27 個月;鄒在還押後曾 15 次向裁判法院申請保釋遭拒,司法機構資料顯示她正向高等法院申請保釋,將於本月 21 日審理。

特區政府、外交部駐港公署:強烈不滿 堅決反對

特區政府下午近三時發稿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發言人指鄒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正候審訊,但法、德以「人權」和「法治」之名頒發「所謂獎項」,與「尊重法治精神背道而馳」,敦促立刻停止干預香港事務。發言人又強調特區政府秉持有法必依、違法必究原則,香港居民依家享有受《基本法》等保障權利和自由。

外交部駐港公署發言人今早也發稿,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指鄒幸彤等人長期從事反中亂港活動,勾結外部勢力危害國安,「其行可恥、其惡當懲」,特區政府是依法執法,有關國家一再為反中亂港分子開脫是黑白不分。發言人又指,有關國家為香港違法犯罪者打造「人權鬥士」人設,嘩眾取寵,妄圖破壞香港繁榮穩定,敦促各方停止操弄地緣政治把戲,「趁早根治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的強迫症」。

先後獲頒光州人權獎、歐洲律師協會委員會人權獎

今年 5 月,鄒幸彤先後獲頒南韓光州人權獎,11月底,鄒與內地維權律師許志永和丁家喜,同獲歐洲律師協會委員會 (CCBE) 頒發的年度人權獎。一直被還押的鄒在獲 CCBE 人權獎後,透過社交媒體發布自己在獄中寫下、長兩萬多字的英文謝辭。謝辭一開首指,當一個誓言要為法律服務的人,被指控違反法律卻因此受到表彰時,其中必然有嚴重的問題,又形容「由不公正權力支撐的法律可能帶來最恐怖的噩夢」。

鄒幸彤在謝辭指,國安法令很多一直奉公守法、克盡己任的學者、立法會議員、律師、社運人士等成為「罪犯」;她又批評殖民地時代的法律成為警方打擊言論自由的武器,如手持標語在山上拍照被指違反保護郊野規定而被捕、防火和建築安全法律成為騷擾民主派商戶和組織的武器。她形容當法律站在國家一邊,「異議的聲音和事實很容易被鎮壓、詆毀並從視野中消除。正如我要從監獄中說這番話」,以及大多數中國人永不會知道為何許志永和丁家喜被監禁、甚至未聽過他們的名字。

鄒幸彤指,只有當建立公義的權力分配時,法律才能忠實表達群體的價值觀、得到尊重和忠誠,而不僅僅是引起恐懼和憤恨。她認為建立能保衛法律尊嚴的民主制度是律師的職責,這解釋了為何她、許志永和丁家喜會因此被監禁,她又形容「這是一場我們不能動搖的戰鬥,即使知道我們所服務的法律可能會懲罰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