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陳零|好快再見|劉頴匡還押 1112 天 黃于喬:探他有深層意義,會堅持下去

分享:

自男友劉頴匡因「47人初選案」還柙以來,黃于喬(Emilia)幾乎每天都到荔枝角收押所探訪,近期劉被調往赤柱,她仍風雨不改、來回搭車數小時只為見面 15 分鐘;除了兩次因病入院、幾次短線外遊外,缺席少於30日。這樣的堅持,不經不覺已過了 1112 天。

7.1 立法會案中,承認暴動罪的劉頴匡五日前(11日)在庭上求情,結語時提到與女友拍拖超過九年,每日見她奔波粗心、犧牲生活,「唔知我做過嘅嘢幾十惡不赦,但愛我嘅人係無辜,令佢哋一齊受懲罰唔公平」,期盼出獄後做回稱職男友,保持善良「過30歲人應過嘅人生」。法庭今(16日)就案件判刑,劉頴匡被判監四年半,Emilia 天天探訪的日子,將暫告一段落。

特約記者陳零 在去年二月訪問 Emilia ,述說兩人被一牆相隔的愛情故事;近日重訪,Emilia 形容三年來兩人都有成長,探訪劉頴匡承載著自己的理念,不會輕言放棄。

攝影:Nasha Chan

過去一千多日,黃于喬幾乎每天都到荔枝角收押所探訪劉穎匡,來回數小時只為見面 15 分鐘;除了因為逾九年感情,更多是承載自己的理念。

7.1 案成「重中之重一員」判監四年半 「其實佢冇咁勁囉」

披上深藍色西裝外套的劉頴匡今早步入被告欄,面帶笑容揚手與公眾席人士打招呼,Emilia 一如以往坐在前排,眼神追逐他的一舉一動。當法官形容劉是「領導、積極參與、煽動,是重中之重的一員」、罪責屬最嚴重級別時,Emilia 向劉做出「割頸」手勢,劉則回以一副無可奈何。面對四年半的刑期,二人表現平靜,Emilia 說刑期在預期之內、能夠接受,只是仍覺滑稽和「荒謬到搞笑」,因判決把劉的角色、由勸人和平撤退「變成主腦」,她笑稱「佢咁厲害我今日先知,講到佢成個民主鬥士,其實佢冇咁勁囉」。

Emilia 從沒有說愛死劉頴匡,也不是非君不嫁,甚至認為他不是理想結婚對象。以探訪他作為生活主軸,有因為逾九年的感情,但更多是:「我覺得件事(拘捕)本身不公義,我不想他獨自承受。」除純粹想要探訪他,亦承載著自己的理念:「不是百分百因為他,不是因為我們關係很好,不是因為將來要跟他怎樣怎樣,而是這件事的出現,對我來說是有深一層意義,在我内心有個份量,算是一種抗議吧,所以會一直堅持去做,不會很輕易便離棄這個我覺得很重要的價值觀。」

劉頴匡7.1 案被判刑四年半,Emilia 表現平靜表示刑期是預料中能接受,但仍覺滑稽和「荒謬到搞笑」。(攝影:梁文熙)

「對他好,不是要他人認同,是我想做的事」

將近三年,她每朝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去探訪,然後處理他的大小事情,譬如寄給他的信件、他給其他人的回信,還有替他安排私飯、張羅書本物資,晚飯後有時間會給他寫信。還有的是,男友所有開支,包括進修學費等,皆由她負責。

別以為這很沉重,別以為 Emilia 要當「最佳女朋友」,實情她愛笑愛說話、爽朗理智,擁有獨立思考。「大家說我對他好,我都覺得自己對他好的,但我對他好,不是要其他人認同,那是我想做的事;他父母都有說辛苦了我,有肯定我的付出,但我不是需要他們或任何人的肯定。」

Emilia 每朝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探訪,然後處理寄給劉穎匡的信件、他的回信、替他安排私飯、張羅書本物資等等。

劉頴匡求情:「愛我嘅人無辜受罰」 

Emilia 自言無須別人肯定,付出都是甘之如飴,在劉頴匡眼中仍是「令無辜嘅人一齊受罰」。劉五日前就 7.1 立法會案被控暴動求情,講述曾考慮是否逃避責任、在海外重新開始,最終決定回港「兌現齊上齊落承諾」。結尾前他放下講稿,反問曾判不少人入獄的法官,「唔知你有冇親身了解過坐監係點」,提到自己被還押三年「發覺幾難捱」,錯過重要人生階段。不少同齡朋友「結婚生仔、追尋自己夢想」,自己已與女友拍拖九年,但「每日見佢為我奔波粗心、犧牲自己生活」,直言「唔知我做過嘅嘢幾十惡不赦,但愛我嘅人係無辜,令佢哋一齊受罰唔公平」。

劉求情期間,旁聽席傳來啜泣聲、有人拭淚。Emilia 料不到劉加插這段求情內容,承認有「眼濕濕」,但「忍住唔喊」堅持維持理性、拒絕戀愛腦的形象,表面看來仍一如以往平靜。問到她自覺是一同受罰嗎?她倒有不同的想法,指「唔係受唔受罰,某程上度,我角度係扶持佢」,又拒絕用受害者角色自居,強調只是想盡力令劉頴匡在情緒、生活都過好一點,「是幾有意義」。

每天見面 15 分鐘爭辯如常 關係成長 

情侶相處久了,甜蜜總會淡退,然後盡是厭棄。回顧九年的拍拖生活,Emilia 跟劉頴匡由相識第一天起就爭辯不休,即使現在天天見面、僅短短 15 分鐘,二人話題仍然不絕。例如當 Emilia 滿心歡喜告訴男友,在屯門為媽媽找到不錯的地方,兩母女可以住近一點時,男友卻說自己喜歡住沙田,Emilia 劈頭就說「關你咩事」,讓劉頴匡覺得被無視:「他是有點發晦氣說向來所有事都由我決定,他只可以聽從,事實上一直是我賺錢,當然由我作主,我覺得很正常呀;那我花錢去搬我媽過來住,怎會由他作主呢?」

探訪後,她卻在自我反思,然後給他寫了封信讚一個,因為對這段關係有了新發現:「以前的我,總覺得他這人怎麼總是這樣自私、自我,但這年我開始明白他是真的在跟我溝通,說岀心底的想法,換作別人在他處境,或者會認為自己無資格這樣說;他這樣說出來,又這樣信任我,我覺得是很可貴的。」

又譬如當 Emilia 告訴男友自己「腦退化了、智力差了」,他就寫信給她出IQ題提升「腦力」:「我們的個人成長、對大家關係的看法,我覺得都是有成長的,個人還是有所提升,而不是原地踏步,那已經差不多是我們各自做得最好的了。」隔著牆、隔著窗,沒說門面的「你過得好嗎」:「因為他坐監,我們有了更深厚的關係,互相了解多了,也了解自己多了,他就聲稱自己愈來愈溫馴,變得愈來愈適合我。」哈哈大笑後,她承認再難找到另一個這樣的他。

除每日見面 15 分鐘,兩人也透過寫信讓關係成長;Emilia 說自己「智力差了」,劉穎匡會寫信出 IQ 提升她的「腦力」。

大學相遇 棋逢敵手互相啟蒙

Emilia 就讀傳統名校,「中學未開竅,按學校思維,唯一出路就是做醫生、律師。」她還笑著說,學校認為讀法律首選香港大學,她成績只能報讀中文大學法律系,不算「好叻」。「Year 2(大學二年班)已經無想過要做律師。」律師講求準確性,創意空間有限:「眼見同學付出,自己沒有他們勤力;大家醒(目)又差不多, 甚至不夠他們醒,覺得自己能力不足,極其量只能做個高級少少的文員,很辛苦,不太有滿足感。」

本科以外,她找著自己的小宇宙。副修人類學學科,讓她接觸性別(gender)議題,引起興趣;周末替學生補習文學,收入豐厚,足以自立。她大概沒有想過加入大學辯論隊,與男友相遇,思想博弈,棋逢敵手,互相啓蒙,會成為今天不離不棄的基礎。

初見面是 Year 1,Emilia 與劉頴匡同一宿舍,都是辯論隊成員。他是「老鬼」(前隊員),喜歡趁師弟妹準備辯題時出現、插口:「無人會(反)駁他,任他說歪理。」說起那些年,難免帶點稚氣:「我中學 6 年都是辯論隊,隊員中最有經驗,亦只有我會駁他。」往後是辯論還是鬥嘴,也劃不清界線;未幾,二人就走在一起。那年,是2014年。

Emilia 入讀中文大學後認識劉穎匡,在 2014 年走到一起,相戀逾九年。(相片來源:Emilia Facebook)

相戀九年成彼此最強後援

說起男友,Emilia 總是半笑半罵,說他滿口「nonsense」(廢話),又會形容他是「階下囚」,但實情相戀九年,彼此都是對方的最強後援:「我說起很平常的想法,其他人會覺得很特別,但他不會的;還會跟我討論這個想法,幫我不斷思辨,令腦袋變得靈活。」火星撞地球,成為二人成長的契機。

說到優點,更是如數家珍:「他觀察力很強,對所有事物都感興趣,譬如看見地面石屎打橫舖,都會馬上做 research(資料搜集),了解原因;所以和他一起,不會悶,又會學到很多,思維有衝擊、有進步。」她形容為「click click咁」(非常合拍)。

Emilia 是後來才知道,劉頴匡中學時期已參與環保觸覺,從政是志願;她不參與、不干涉,但絕對支持。「(從政)有風險是意料之內,但我在眼中又不是做甚麼壞事,他喜歡就去做呀。」香港政治生態,風高浪急:「他第一次被 DQ(取消參選資格),很沮喪,兩星期無出街,只顧打機。」她沒多說甚麼,也不會過份憂心:「他事業受阻滯,不開心是很正常;無理由他沮喪,我便立刻鞭策他。他事業不振,不關我事。」

Emilia 倡議性別和身體自主,她作性感打扮、發性感照常引起爭議,但劉穎匡一直鼓勵和支持

她不是那種男友就是全宇宙的女生。她喜歡自主生活 —— 你有你的夢想,我亦追求我所好。Emilia自大學時期撰寫性別議題文章,畢業論文也是關於法例中的性別歧視;她喜歡作性感打扮、發表性感照片,更常引起爭議。

性別和身體自主的倡議,在外國不算新鮮事,但在相對保守的華人社會,算是小眾;對招來惡意抨擊,她見怪不怪,反而更投入、愈做愈多:「身體讓人看,沒怎樣呀;色情是人性的一部分、人的慾望,何須大驚小怪;不喜歡,不看就是了;但在香港,我不同意你的價值觀,就要你消失似的。」男友卻一直鼓勵和支持:「他對性別議題無興趣的,但會特意持相反意見,與我辯論,叫我思考。」他未有反對她拍性感照,還會替她照。「我給非禮,以前的男朋友會反過來怪我穿短褲,而他會跟我辯論。」

就是這些細細絮絮,瑣瑣碎碎,這兩、三年,才更心心念念。

Emilia 2月初到西九法院聽取 71 立法會案裁決 後離開,承認暴動罪的劉穎匡今被判刑四年半。

「不是走向婚姻才是完美結局」

Emilia 常被喚作「劉頴匡女友」。劉頴匡因參與民主派初選,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自 2021 年 2 月 28 日被捕還押,認罪仍待判刑。

回想男友被逮捕初期,人確有點慌亂,千頭萬緒,忙著探訪、打點安排,身份突然成為「某某女友」。Emilia 說,此前未有想公開關係,但想著要為他發聲:「有家屬盡量低調,不想成為眼中釘;我和他則認為,都已經犧牲了,還要給人忘記,不就慘上加慘了;再辛苦都想替他 keep 住人關注這案件。」

近三年的奔走,Emilia 沒有身份,亦不在意名份:「兩個人的關係,不會只得一種方式,不是最終走向婚姻,才算完美結局,才算值得付出的關係。」她沒有想要跟他結婚,但不是馬上要分手:「我不是這樣想的,作為情侶,我不介意。」她有經過深思熟慮:「我有 aware 社會的價值觀,即是幾多歲要結婚,但我不一定要跟,又可能是為了他不跟。」

在她眼中,婚姻是另一回事,認為這制度有實際的重要性:「譬如大家的財產結合,但我為甚麼要和他結合,我一定會蝕呀,那他要讓我看到我會賺才可行呀。然後,他居然說因為他無錢,我和他結合,我可以減稅。這個算是甚麼誘因?」 她就常給他的歪理,弄到哭笑不得:「他說我才是他喜歡的,我說其實我也喜歡你,但是你無錢,在結構上是不行的。」

回想劉穎匡被逮捕初期, Emilia 突然成為「某某女友」,一直為他發聲,只是希望有人持續關注案件、不讓他被忘記。

牆內外憑歌寄意:喜歡你喜歡我 

雖然未有認定劉頴匡為結婚對象,但不代表他是個壞情人。劉頴匡在兩人相識七周年(2021年),在獄中用姜濤的《Dear my friend》譜上新詞送給 Emilia,令她感動流淚;她亦在劉頴匡 29 歲生日那天(2022年10月),透過電台為他點唱電影《飯戲攻心》中張繼聰翻唱的《還是覺得你最好》;劉頴匡知道女友喜歡 MC 張天賦,就託朋友買演唱會門票贈予女友。

說到這,Emilia 提起兩首廣東歌 —— 雷同二友的《如常》和 Serrini 的《喜歡你喜歡我》,說明白她和他的,就會知道那段的歌詞是二人的寫照。

被一牆分隔,兩人多次憑歌寄意:劉穎匡試過用姜濤歌曲譜上新詞,Emilia 在電台點唱《還是覺得你最好》。

《如常》(曲.詞/謝芊彤,2020年) 	
如常掛念 如常痴痴的想你 願每日能見到你 眉宇裡感覺你悲喜
如常到達 如常走廊中等你 與你談談天氣 惹你生氣 只要共你一起
如常見面 如常凝望你 想輕撫你的皺紋 親你的額頭 緊握你雙手
如常的一天 如常與你道別 近又遠如隔幾千里
這厚玻璃 揮揮手遠去 永遠告別你

《喜歡你喜歡我》(曲.詞/ Serrini,2012年)
我記得你對我曾經這麼說 你愛我就是因為我是我
我不害怕孤獨的生活 因為未來有你和我 起過
喜歡你喜歡我的特別 喜歡你喜歡我的不體貼 喜歡靠進你那寬闊的雙肩 與世隔絕 溫柔分裂
喜歡你喜歡我的撒野 喜歡你喜歡我的堅決 喜歡你那聲線縈迴我耳邊 我的脆弱世界沒了膽怯
因為未來有你和我勇敢一起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