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雪中送炭|不問KPI的基金 救沒政府資助NGO走出財政難關

分享:

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香港)協會執行總監伍敏說:「當時我哋開董事會,一路傾,個感覺係好絕望,唔知喺邊到可以搵到錢。」

疫情期間 家長壓力爆煲

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香港)協會成立於 2006 年,是 AD/HD 兒童的家長自助組織。伍敏姿的小朋友患 AD/HD ,當時她與其餘七位家長一同創立組織。一直以來,她認為在協會的工作意義重大,形容這是她另外一個家。不過, 2020 年疫情爆發,協會面對成立以來最大的困難及危機。

伍敏姿說,疫情期間,主要處理兒童及家長的精神健康及親子關係,「家長同細路情緒都係咁差,大家可以想像是『困獸鬥』,一定是會訴諸暴力。」伍敏姿說,當時有家長告訴協會,抵受不了照顧壓力,「(家長)要睇精神科醫生、想打仔、因見到他不是上網課,而是走去『打機』,自己又做唔到嘢,屋企人又幫不到。」

伍敏姿說,更曾家長告訴她,「今日嚟參加活動,其實尋晚係想抱住個仔,打開個窗就想……。」她說,不論是家長或孩子,精神健康都很差:「AD/HD 小朋友患精神疾病,即患焦慮、抑鬱的比率已較一般人高幾倍,家長本身已過半有焦慮有抑鬱,若果他們真的處理不到,可能會自尋短見。」

由於當時仍有限制社交距離措施,協會只得舉辦網上的親子工作坊、網上運動教室、同時為家長提供一對一的朋輩支援服務。伍敏姿說,疫情期間,家長也面對「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我們如何可以找到資源去滿足他們更大的需要,這也是另外一重挑戰。」

伍敏姿形容,協會是「蚊型機構」,最困難時只餘下五個月營運資金。

機構營運遇困難

面對更大服務需要的同時,協會當時也正面臨嚴重的經濟困難。伍敏姿形容,協會是「蚊型機構」,他們一直只聘請一名全職員工處理行政工作,而活動上需要人手協助的事宜,一概由義工代勞。疫情爆發後,機構最困難時只餘下五個月營運資金,意味著若五個月內再找不到資金來源,便要解僱該名全職員工。她說,如果該員工被解僱,意味活動根本沒法舉辦,「可能我哋只可以打電話去關心佢哋,但冇人去聯絡、安排活動,冇活動係會做到。」

她解釋,當時單單靠義工實在沒法維持協會運作,因為協會的家長義工照顧家庭時,已面對極大壓力,因此根本無法覓得家長義工,協助行政等工作;如果恆常舉行的活動,包括家長支援小組、工作坊及講座,還有兒童訓練班及親子活動等,也要等義工有空才能處理的話,相對大型的活動更沒人手。

伍敏姿頓一頓,眼眶泛紅地道:「當時我哋開董事會,一路傾,個感覺係好絕望,唔知喺邊到可以搵到錢。」伍敏姿透露,原先協會的資金來源是源自個人及機構捐款,2019 年有約 30 萬元籌款,但及至 2020 年首半年只餘下四萬元。她續說,受制於當時的疫情及限聚令,不可能進行籌款,因此只得申請基金。

伍敏姿最後成功申請陳廷驊基金會「雪中送炭計劃」一筆過約 28 萬資助,資助期為期 9 個月,在 2020 年 9 月獲撥款。獲撥款後,協會可繼續維持原有服務,繼續為家長提供支援。「雪中送炭計劃」在 2020 年推出,為非牟利機構提供營運資助。

陳廷驊基金會助理項目總監廖嫣婷說,疫情期間,見到很多涉獵不同社會議題的非牟利機構在各層面補位,希望可以在艱難的時代提供支援。

伍敏姿說,坊間不少撥款機構,要求受助機構就資助項目提交核數報告,甚至須每年提交。雖然撥款機構通常會承擔相關費用,但作為小型非牟利機構,仍需花上不少人力物力和時間去處理帳目事宜,才能夠交給核數師做核數報告;此外申請基金時,有部分基金限制薪金的比例,要求批出的金額大部分都用在活動當中,完成活動也要撰寫報告去闡述所達到的續效指標,要花費不少心力去進行行政工作。伍敏姿曾試過,完成一個計劃後,因工作太繁重,要再多聘請一個人協助趕報告,變相要協會「貼錢」完成項目。

不過,她形容「雪中送炭計劃」是特別的基金,「沒有問有甚麼社會影響力(social impact)、續效指標(KPI),只問及我們以前做甚麼,有甚麼需要。」伍成功申請後,基金會只要求她參與「夥伴同行計劃」,要伍每月參與聚會,與其他獲資助的非牟利機構共同學習,交換所得所學。

陳廷驊基金會助理項目總監廖嫣婷說,疫情期間,見到很多涉獵不同社會議題的非牟利機構在各層面補位,希望可以在艱難的時代提供支援。與坊間的基金不同,計劃以「信任為本」(Trust-based fund)模式提供資助。計劃會為機構提供最多一筆過 75 萬元撥款,以支援機構長約 9 個月的營運所需,「其實人工、燈油火蠟都係基本嘅墊底開支,我們設得太多框框畀佢哋,其實反而係拖慢咗他們,去跟著社會需要去轉變。」

接獲 600 份申請

廖嫣婷說,他們面試時會問機構負責人一些較軟性的問題,「我唔需要去問,對方是不是會由服務30個家長,變成服務 300 個家長。」廖嫣婷著重開放式答案,希望可擴闊機構思考長遠發展的想像。廖嫣婷說,知悉近年香港較為傳統的基金會對於「信任為本」的資助模式的想法變得更開放,雖然她相信像「雪中送炭計劃」這類直接資助機構營運的基金較少,但她希望更多的捐助者會注意到社福界的狀態,可提供一定的彈性。

「雪中送炭計劃」合資格申請者是沒有社署津助的小型非牟利機構,過去三年,計劃接獲來自 396 間非牟利機構的 600 份申請,當中約三成機構的年度開支為 200 萬元以下,顯示機構規模小。50 間獲選機構,服務範疇涵蓋青年、婦女、長者、少數族裔及外傭等支援,還有醫療保健、社會創新、教養與家庭支援、生死教育與環境教育等。

只得 54 %機構獲社署資助

翻查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機構會員總覽,社聯機構會員有 503 間。專注不足/過度活躍症(香港)協會也是社聯機構會員之一。社聯 2022 年發佈的的會員概要顯示,整合 483 間機構的財務報表,發現機構有 54 % 的收入來自社署、有 16 % 收入來自服務與活動收費、有 10% 來自私人及企業捐款等。餘下的兩成,收入來自其他政府部門、馬會、公益金、社會企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