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颱風蘇拉|「短暫」十號風球 逾1500宗塌樹 至少  86 人傷

分享:

天文台在晚上 8 時 20 分改發一號戒備信號熱帶氣旋警告,蘇拉襲港期間,曾掛起逾七小時的十號颶風信號,橫瀾島、大老山的最高陣風,超過每小時183公里。截至下午四時,共接獲 1545 宗塌樹報告、 21 宗水浸個案、兩宗山泥傾瀉報告、86 名市民受傷。

攝影:陳朗熹、Nasha Chan、劉貳龍、梁文熙

9月2 日風暴消息

杏花邨的塌樹情況。


十號颶風信號期間,平均風速達每小時118公里或以上,橫瀾島、大老山的最高陣風,超過每小時183公里。風暴潮出現,截至上午六時,共有 12 宗水浸個案、 76 宗塌樹報告、 55 名市民在風暴期間受傷入院。

在將軍澳、杏花邨等多個地方,都有塌樹,鰂魚涌南豐新邨,有單位的太陽能板被強風吹落街上。昨日有 460班航班取消,機管局表示,今日 11時起,航班服務會陸續恢復。杏花邨出現塌樹,仍待清理。

沙田城門河,早上 11 時許,水位一度上升至行人路位置,附近有樹木塌下,有街人路上的地磚,被湧上岸的河水沖走。昨日有垃圾筒被尼龍繩綁住附近的燈柱「防風」,經過一夜風暴,「雙方關住」依然「穩固」,垃圾筒內,則多了不少「陣亡」的雨傘。沙田源禾路球場,一個活動的棚架,頂上的梓板被強風吹走,散落地上,現場仍不時吹起陣風,鋅板的聲音呼呼作響,情況危險。

沙田城門河,水位一度上升至行人路位置。

9月1日風暴消息

蘇拉來勢洶洶,天文台在29小時內,由懸掛三號風球,「升級」至十號颶風信號。凌晨 2 時 40分,先改掛八號風球,黃昏 6 時 20分升級至九號風球,晚上 8 時 15分,發出十號颶風信號。十號風球,代表香港的風力已達到或將會達到颶風程度,即持續風速每小時118公里或以上。在晚上九時,天文台在橫瀾島、大老山及青洲,錄得的最高持續風速,分別為為每小時159、144及128公里,最高陣風分別超過每小時83、183及156公里。

全日約460航班取消

政府高層早一天以進入戒備狀態,提早宣布會掛「八號波」及停課,今日上午,風勢未算急勁,及至晚上,蘇拉逐漸逼近本港,風急雨勁,蘇拉的眼壁晚上橫過本港,晚上八時,共有 38 宗塌樹、七宗水浸報告,七入受傷入院。《集誌社》記者在將軍澳海傍,目擊有樹木塌下,擋住單車徑的去路,兩名男子在場清理。在鯉魚門三家村,民安隊人員到場支援居民。過往風暴期間的水浸重災區大澳,下午一度出現水浸,及後水退,情況未算嚴重。

此外,機管局表示,全日約有460航班取消。

將軍澳

受風暴潮影響,本港沿海地區水位正在上升,吐露港的水位在升至3米左右,預計在午夜前最高水位為海圖基準面以上5至6米,比正常潮位增加約3至4米,最高水位可能達該區有儀器記錄以來的歷史紀錄。記者下午在沙田城門河視察,渠務署的顯示屏亮起黃燈,提醒市民勿進入河道,沿途有垃圾筒用尼龍繩綁住「防風」。

鯉魚門:

鯉魚門三家村

沙田:

今次是香港第 16 個十號風球,天文台早前估計,蘇拉的威力,跟山竹相若。受風暴潮影響,吐露港等地區的水位會明顯上升。

2018 年山竹吹襲香港,天文台發出十號颶風信號,並維持了十小時,是戰後第二最長的十號颶風信號。山竹為香港帶來的破壞,相信不少港人仍記憶猶新。山竹造成最少六萬宗塌樹,多處民居受塌樹影響居民出入、大角咀有地盤天秤被吹斷、有大廈外牆、天台屋被吹倒、全港有逾  500 宗玻璃幕牆或窗損毀報告,當中紅磡海濱廣場,有多個單位的玻璃幕牆被吹爆,玻璃碎散落街上。巨浪直撲吉奧,令小島的民居飽受破壞。颱風過後,香港連續兩天停課。山竹對上一個十號颶風是 2017 年的天鴿。

最早有記錄的一個十號風球,是 1957年的颱風姬羅莉亞。而香港在六十年代初,曾多次掛「十號風球」,在 1960 至 1964 年,平均每年掛一次,而在 1964 年,曾在一年以內,兩次掛「十號風球」。1961 年的愛麗斯,和 1968 年的雪麗,風眼直接穿過香港天文台。

溫黛算是最兇猛颱風

1962 年 9 月 1 日,即 61 年前,溫黛算是最兇猛的颱風,當時維多利亞港的每小時平均風速 133 公里,最高陣風紀錄每小時 259 公里,在大老山,陣風高達每小時 284 公里,是歷來紀錄。

溫黛襲港時,遇上潮漲,低窪地區嚴重水浸,在沙田、大埔出現嚴重災情,在沙田,有 3000 間寮屋損毀。温黛在香港造成 183 人死亡、388 人受傷、 108 人失蹤、逾七萬人無家可歸。

政府飛行服務隊前往颱風中心,偵察最新動向,見到蘇拉結構緊密,風眼清晰可見。

近二時,在沙田一街市內,大部分魚檔、肉檔都沒營業,但有一菜檔仍然營業;有市民在外賣點心店外排隊「覓食」。

8月31日晚上市面

記者晚上 11 時許到達尖沙咀 Donki,現場仍有多人購物,排隊付款人龍「倒貫」至即食麵位貨架位置,估計有近百人排隊購物。

不過,不少貨架已空空如也。多款食品被一掃而空,例如是三文魚壽司、三文魚刺身、帆立貝刺身等日本海產食品;熟食如大阪燒、咖哩飯,多款即食麵和麵包也售罄。

記者分別向兩名 Donki 職員查詢,他們均表示今晚會照常營業。一人表示要等公司通告指示;另一人就指要九號風球才會休息。亦有職員表示,打風開工有人會有「三工」,但他卻無額外津貼。

政務司司長陳國基今午四時半,召開聯合部門記者會,交代政府應對颱風的工作。他在記者會率先公布,9月1日(周五)凌晨兩時至五時,會改掛八號風球。

明日正值開學日,他提早宣布,全港所有學校會停課一天。天文台台長。陳栢緯預計,蘇拉較大機會在香港或香港以南掠過,風暴潮有機會跟 2018 年山竹襲港時相若;吐露港水位最高會海圖基準面六米,跟温黛襲港時相若。天文台預測,颱風蘇拉在周五、六(9 月 1日、2日)會達12級(颶風),即平均風速每小時118公里或以上,相等於十號颶風信號的風力。下午時間,有超市的蔬菜架上,貨品已被顧客搶購。

香港天文台台長陳栢緯預測,蘇拉最接近香港的時間,是在 9月1日晚上,風力達強颱風至超強颱風級別,明天(9月 1日)天氣會顯注轉壞,海有巨浪。他特別提到,蘇拉或引致風暴潮的預計影響,預測在 9 月 1 日午夜至 9 月 2日中午,海水的水位會明顯上升。若蘇拉在香港或香港以南掠過,風暴潮的情況有機會跟 2018年山竹襲港時相若。他表示,在吐露港,預計明晚近午夜時間,水位最高,會達海圖基準面以上五米,跟1962年温黛襲港時相若;維港的水位,在明日中午會達 3 至 3.5 五米,稍低於温黛時的情況;大澳的水位,會達3.5至 3.8米跟天鴿相若。


署理保安局局長卓孝業表示,額外預留了 1450 警員、300名消防員、及民安隊 300志願人員支援前線當值及緊急服務。他又呼籲請市民正確使用 999,他指過往遇風暴時,999經常收到很多非緊急求助電話,「如玻璃吹破,屋企有漏水」;他呼籲市民正確使用。「999係畀真正有緊急需要(使用)」。他又指,風暴潮可能引致水浸,如地下停車場水浸會相當危險,「車主唔好去救車」。

此外,消防處副處長(行動) 黃鎮業表示,會適時提升至全體人員緊急戒備狀態。

前天文台長岑智明昨日(30日)在社交媒體出post警告,蘇拉是今年對華南沿岸最有威脅的超強颱風。在陳國基主持的聯合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及,是否直至前台長出fb post,大家才留意到,之前是否有所低估?天文台長陳栢緯表示,一直評估蘇拉對香港影響,一直沒有低估。早前會受另一個風海葵牽引,變數較多。天文台一直有留意,一直有評估最新情況。

陳國基補充,天氣是一個預測,會變化。天文台除了要預測,也要給一個準確預測,如太早的預測,準確會差些,「去到依家,台長同我哋報,個準確度來越高,因為越來越接近」。

天文台預計,明日(9 月 1 日)風向,會吹北至西北風六至七級(強風),後轉東北風九至十級(烈風/暴風),離岸及高地會達12級(颶風)。明日大致多雲,間中有狂風驟雨及雷暴。周六會吹東至東南風10級(暴風),初時離岸及高地達12級(颶風)。稍後東至東南風8至9級(烈風)。

資料顯示,十級暴風的平均風速為每小時88至103公里、 12級颶風平均風速為每小時118公里或以上。而十號颶風信號(即十號風球),是最高的熱帶氣旋警告信號,表示香港風力已經達或將達颶風程度(即持續風速每小時118公里或以上)。

行政長官李家超早上表示,已要求各單位部署,應對蘇拉可能帶來的威脅,由政務司司長陳國基統籌、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協調,有 20 多個部門參與。政務司司長陳國基今午四時半,會召開聯合部門記者會日,交代政府應對今次颱風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