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黑色暴雨|走入隧道,才能看清前路 政黨批政府「極端情況」上班訊息混亂

分享:

自昨晚( 7 日)起,香港下了一場逾百年一遇的暴雨,黑色暴雨警告下,多區水淹變澤國。車輛緩速行駛,「衝擊」水窪,濺起如浪的水花。因應這場「世紀暴雨」,政府在今日清晨 5 時 34 分,也歷史性首次公布「極端情況」安排,日校須停課,勞工處「呼籲」,如非「必要人員」,僱主採納「情理兼備及具彈性」的工作安排。然而,政府沒有強制停工。早上,有巴士和緊急救援車輛在公路上馳行,服務市民;也有便利店和餐廳如常營業。

一小時雨破 1884年以來紀錄

受與熱帶氣旋海葵殘餘低壓槽影響,昨日廣東沿岸天氣持續不穩定。昨晚 11 時 05 分,天文台發出今年首個黑色暴雨警告信號, 158.1 毫米的一小時雨量,打破了 1884年有記錄以來的最高紀錄。同時,截至今晨 7 時,黑色暴雨警告已生效超過7小時,打破 1999 年 8 月 23 日的紀錄( 5 小時 47 分鐘)。

政府今日清晨 5 時 34 分,公布「極端情況」停課及工作安排,是 2018 年颱風山竹襲港、制定「極端情況」以來,首度執行指引。政府表示,所有日校停課,並呼籲僱主應參考八號風球下的工作安排,優先考慮僱員的安全和從居住地點往返工作地點的可行性等,採納「情理兼備及具彈性」的工作安排。

公路上不時看見積水、石塊、泥土

暴雨下,港鐵早上提供有限度服務,九巴在上午九時恢復有限度運作。今晨九時許,記者乘坐的士,沿元朗公路,經大欖隧道前往九龍方向。公路上不時有積水、石塊和泥土。大雨使車速緩慢,車輛時與水窪「正面衝突」,每走數分鐘便彷彿煞車一樣,被積水拖住;水花如浪從兩邊濺起,蓋過車身。一路上,儘管水撥高速晃動,擋風玻璃仍布滿點點水珠,眼前一片模糊,只有走入隧道,才能看清前路。

沿途只有少許車輛,經過整條大欖隧道,只見一輛電單車。不過,公路上仍有少量巴士馳行,例如是九巴 61 M,也看見緊急救援車輛,繼續服務市民。到達平日繁忙的荔枝角工業區,今晨不再人頭湧湧,但還有便利店和餐廳如常營業。

民主黨批政府訊息混亂

有政黨質疑公告令打工仔無所適從。民主黨副主席莫建成表示,政府公告工作安排的用字為「呼籲」,相關工作規定只是指引,不是法例,不少僱員感到擔心僱主不接受政府「呼籲」,因而繼續出門上班。莫指,市民對「極端情況」指引不熟悉,倚賴政府發放的訊息,惟政府訊息混亂,以致不少市民在暴雨下狼狽上班。他認為政府應在清晨清楚宣布全港停工,以減少社會混亂。

勞工界立法會議員林振昇向《集誌社》表示,有飲食業工友向他表示,僱主已提醒他們,中午後或要陸續上班。他指,明白「極端情況」的工作指引,難一刀切立法,但就算不立法,政府指引也應訂得更清晰,例如「必要人員」要上班,但指引未清楚界定何謂「必要」,「首先要講清楚什麼工作是『非必要』,指引又應否講明,『極端情況』下娛樂場所等應該關閉?」

林振昇指,就算指引沒有法律效力,僱主在「極端情況」要求僱員上班,如遇意外,屬於未能提供安全工作環境,仍有機會觸犯《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他又指,知悉有僱主要求僱員「調假」休息,並視今天為年假,有關做法不符勞工法例。

「極端情況」公布的源起,可追溯至 2018 年超強颱風山竹襲港。當年山竹導致多區塌樹、山泥傾瀉,滿目瘡痍,然而風暴翌日,打工仔復工,面臨交通大癱瘓,逼爆地鐵站和巴士站,不少人怨聲載道。政府因應情況,檢討風後的應變機制,其中一項措施就是超強颱風引致極端情況,政府會視乎情況,在八號颱風警告改為三號颱風警告前,公布「極端情況」。

「極端情況」公布後,除與僱主就「極端情況」下訂立有上班協定的必要人員外,在八號颱風警告取消後的兩小時,僱員應留在原來的地點,而非立即啟程上班。 2019 年,勞工處亦公布了新修訂的《颱風及暴雨警告下工作守則》,提醒僱主在風季來臨前,應盡早就惡劣天氣下的上班及復工安排諮詢僱員。不過,有關工作守則只屬建議性質,沒有法律效力,一直備受勞工界批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