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龍年小景|新界桃花難依舊

分享:

臨近歲晚,桃花盛開,陳先生連同其水彩畫、國畫的畫友,一共 18 人乘車到大埔賞花寫生。18 人一同聚在同一個桃花場,不少人圍著同一株已開花的桃花寫生,場面熱鬧。陳先生說,最近兩年,花農將自己種花的地方封起圍版,「我哋跟本入唔到去。」而林村社山,往時也有桃花田,可惜花田已被收回,準備建屋,「而家越來越少地方種花,都好多時係大陸種完運下來。」

500 株桃花只賣出 20棵

這塊桃花田的負責人賴太,種花 40 多年,今年種了 500 株桃花,惟暫時只賣了 20 棵。今年因氣溫變化,桃花早開,令賴太一愁莫展。賴太的花田一直靠遊人自行到農場買花,但今年截至年廿七,都沒人到場買花。雖然今年若賣不完桃花,仍可擺到下年繼續賣,但談到桃花銷情,賴太看似憂心。她續說,疫情期間試過賣出四成桃花,預計今年只可賣出兩成。

賴太,種花 40 多年,今年種了 500 株桃花,惟暫時只賣了 20 棵。

花農朱森說,高峰時農田可種 5000 盤桔仔,300 至 400 株桃花。

86 歲的朱伯近年將種的桃花數量減至 100 至 200 株。

另一桃花田的負責人、86 歲的朱伯近年將種的桃花數量減至 100 至 200 株,桔仔也沒繼續種,選擇改由內地入口,因從內地購入一盤只需 200 多元,「仲平過自己種。」兒子朱森說,高峰時農田可種 5000 盤桔仔,300 至 400 株桃花,可是約在 20 年前起,農地被收回興建丁屋,朱伯只得承租村內四塊小小的農地,分散其桃花事業。朱森說。「啲現象好搞笑,啲屋喺到包圍晒啲田,冇熟客做唔到生意,因為啲人都唔知你有種花。」

不過,朱伯不把銷情看得很重,在種桃花的家庭長大的朱森解說,朱伯是為了「度日晨」,「有啲嘢做吓精神好啲」,而種桃花並不困難,稱種桃花只需要噴殺蟲水、施肥,相對好種。朱森說,要種一株靚桃花,就要控制好開花時間,「要講經驗,經驗令你知立春幾時,喺樹葉到控制,如果佢好早生長好茂盛,但個春好遲才有,就要早啲摘葉。」

將蘭花一枝枝分裝好,然後運出年宵市場售賣。

少數的港產蘭花場

林村除了桃花外,也有蘭花場。新年將至,有部分工人正忙著為裝好蘭花,將它們一枝枝分裝好,然後運出年宵市場售賣。種花 30 年的朱生說,香港只有幾個場正式生產蘭花,「其餘全是內地加工的」朱生說,今年帶了 2000 至 3000 支花去年宵售賣,銷情較去年差一點,但不至於太差,「最衰嘅時間都有人買花架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