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 條立法|對比 02年草案 保障學術、報道條文失蹤 隱匿叛國罪「復活」

分享:

政府今( 30 日)交代《基本法》第 23 條立法公眾諮詢,特首李家超形容諮詢文件內容詳細,律政司司長林定國亦強調會考慮就《條例》提供適當例外情況,讓市民毋須擔憂會誤墮法網。23 條立法事隔多年捲土重來,究竟港府今日公布的諮詢文件,與 22 年前的諮詢文件有何分別?《集誌社》比對兩份文件後發現,當年港府有清楚列明,學術研究或新聞報道屬「煽動刊物」罪的合理辯解;亦有提出禁制及宣布非法組織,應受上訴程序約制,然而,這些建議保障條文,在最新的諮詢文件亦已不復存在。

《集誌社》比對 2002 年和 2024 年的諮詢文件,發現保障學術、報道條文失蹤。(資料相片)

例外情況僅限「隱匿叛國」及「非法操練」

林定國今早在記者會提到,23條立法會符合國際保障人權和自由的標準,並會考慮提供適當例外情況及免責辯護,讓市民毋須擔憂會誤墮法網。然而,翻查保安局今日公布的諮詢文件,港府僅就「隱匿叛國」及「非法操練」兩罪列出例外情況,前者提到若他人計劃干犯「叛國」罪已被傳媒廣泛報道、有關犯罪事宜受法律專業保密權保障,公眾或律師則無需通知警務人員;後者提到以公職人員身分履行職責所需、部分武裝部隊等有正當目的而作出的操練亦不會干犯相關法例。

02年建議學術研究、新聞報導為合理辯解消失

港府又在立法諮詢文件提出「完善」《刑事罪行條例》中,有關「煽惑叛變」、「煽惑離叛」及「煽動意圖」的罪行,並將其納入《條例》中。文件提到,若文字或刊物涉「完善制度或憲制秩序」、「就該事宜提出改善意見」、「勸說任何人嘗試循合法途徑改變在香港特區依法制定的事項」,或「消除特區居民間或中國不同地區居民間憎恨或敵意」這四項意圖,則不會僅因以上意圖被指具有煽動意圖。

而 2002 年有關 23 條立法的諮詢文件則清楚列明,在「煽動刊物」罪下,考慮到學術研究或新聞報道等有合理理據處理刊物的情況,該罪容許以「合理辯解」抗辯。然而,是次諮詢文件無再提出有關新聞、學術界的抗辯或豁免情況。

2002 年諮詢文件列明在「煽動刊物」罪下,學術研究或新聞報道能作為「合理辯解」抗辯;今次文件無再提出有關新聞、學術界的抗辯或豁免情況。

賦權保安局長禁組織運作 當年設上訴機制

而在「境外干預及境外組織從事危害國安的活動」相關的罪行中,港府提到將會完善《社團條例》,及建議在 23條下設立機制,以禁止政治性團體與外國或台政治組織聯繫。而在新機制下,保安局局長可在基於合理理由及維護國安的原則下,禁止組織運作、解散組織。

2002 年的諮詢文件亦有類近建議,惟當年文件中有涉獵上訴機制,點出「禁制及宣布一個組織為非法的決定應受上訴程序約制」。當年文件建議,上訴程序應分為兩個層次,其中可就基於事實的論點向獨立審裁處提出上訴,而有關法律的論點則可向法院提出上訴;文件又稱,上訴程序需在程序公平、保護機密資料和資料來源免遭披露之間取得平衡。然而,港府在今日公布的諮詢文件中,未有就相關罪行提出上訴或抗辯機制。

當年文件曾列出禁制及宣布一個組織為非法的決定,應受上訴程序約制;今次文件未有提及。(資料相片)

國家機密定義由五變七 現涵蓋社會經濟發展

另外,在「竊取國家機密及間諜行為」相關罪行中,諮詢文件提到若相關資料在沒有合法權限下予以披露,便相當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則屬「國家秘密」。文件羅列七項屬國家秘密的事項,包括「關乎國家或香港特區事務的重大決策中的秘密」、「關乎國防建設或武裝力量的秘密」、「關乎國家或香港特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秘密」、「關乎國家或香港特區科技發展或科學技術的秘密」等。

而在 02 年的諮詢文件,則將受「非法披露」罪保護的國家機密資料定義為,「保安及情報資料」、「防務資料」、「有關國際關係的資料」、「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與香港特區之間關係的資料」,及「有關犯罪及刑事調查的資料」這五類資料。

當年文件也提具體建議刑罰,今則引用外國類似法例罰則;而諮詢後取消的「隱匿叛國」罪也捲土重來。

當年提建議刑罰 今引外國類似法例罰則

另外,港府 22 年前在 23 條的立法諮詢文件,有在文件附件詳細列出針對每項修訂或新增罪行提出建議刑罰,如當時建議「叛國」罪的刑期為終身監禁、「隱匿叛國」的建議刑罰則為監禁七年及不設限額罰款。然而在今日公布的諮詢文件中,港府僅在文件註腳或內文列出現行條例的刑罰,或外國相類似法例的罰則,並在部分條文的章節提到釐定相關罰則時可此作參考,惟未有具針對性地、就修訂或新設立的條文提出在港的建議刑罰。

諮詢後曾取消「隱匿叛國」罪 今捲土重來

而在 2003 年立法風波中,港府當年隨後在《條例草案》取消「隱匿叛國」罪,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稱港府因接受公眾意見而不再將其列為罪行。然而,此罪事隔 22 年再在諮詢文件重現。文件提到,如某人知悉另一人已犯、正犯或即將犯「叛國」罪,除非該犯罪事宜已被公開,該人須在合理切實範圍內,儘快向警務人員披露該犯罪事宜,否則即屬違「隱匿叛國」罪;文件提到,上述行為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加上危害國安的不法分子或透過「隱蔽手段」、互聯網或其他電子媒介策劃及推動叛國行為,另有鑑《國安法》要求中國公民揭發其知悉的叛國行為,因此建議將「隱匿叛國」罪行編纂為成文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