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 條|立法會小組委員會首開會 管浩鳴倡引入內地「飲茶」制

分享:

立法會研究與《基本法》 23 條立法相關事宜小組委員會,今( 27日)下午舉行首次會議,15 名委員均出席和發言。委員會主席廖長江甫開始表示,委員會將討論與 23 條立法相關政策事宜,在條例草案首讀後,委員會將直接轉為法案委員會,進行逐條審議階段、不會再處理政策事宜。律政司司長林定國會上指,經考慮後當局傾向按照普通法習慣,在 23 條條例草案中訂明具阻嚇力的最高罰則、而不會如《國安法》般規定最低刑期;草案亦會以適當方式,將國安法的程序規定如保釋規定、指定法官審理規定等,適用於草案訂立罪行。

會議上,管浩鳴表示部分普通市民會就立法有擔心,而內地國家安全部門有約談、「飲茶」等機制,建議香港當局可參考有關做法,令無辜市民有警覺和放心;保安局長鄧炳強則回應指「唔同社會、唔同法律制度有唔同做法」,香港會進行調查,「若解釋到或調查完覺得冇可疑咪冇事,冇話一個特定約談制度」。民建聯周浩鼎問到當局會否有措施,「防範別有用心的被告去玩弄或濫用司法程序」;鄧炳強表示同意有濫用程序情況,如有被告每八日便到法院申請保釋,當局會考慮修改有關做法。

23條立法將於明日(28日)結束諮詢,立法會小組委員會今首開會,所有委員表明支持盡快立法。(資料圖片)

林定國:傾向訂明最高罰則不設最低刑期

律政司司長林定國在開場發言時,指法案草擬工作「如火如荼」,會盡快敲定立法建議。他又重申幾項立法原則,包括會沿用普通法下、一貫法律草擬方式,確保法律條文是仔細及清晰,會就較為關鍵及特別用語,如國家安全、境外勢力、勾結境外勢力等作出詳細定義,又指條文會清晰列出何種行為、情況、意圖才會構成犯罪,也會列出例外情況或免責辯護及所須條件等。

他又指,當局經考慮後,傾向在條例草案中訂明具阻嚇力的最高罰則、而不會如《國安法》般規定最低刑期;而草案須與《國安法》銜接互補,故會以適當方式,將國安法的程序規定如保釋規定、指定法官審理規定等,適用於 23 條草案的罪行。

律政司長林定國今表示當局傾向在草案中,訂明具阻嚇力的最高罰則、不會如《國安法》般規定最低刑期。(資料圖片)

管浩鳴:可學習內地「飲茶」機制

小組委員會由商界(第二)議員廖長江任主席、民建聯陳克勤任副主席,15 名委員全部出席和發言,全支持應就 23 條盡早立法。席上選委界議員管浩鳴指,大部分市民對立法都沒有問題,但部分普通人始終擔心,他留意到內地國家安全部有約談機制,俗稱「飲茶」,若對某些罪行覺得「可能有機會踩界」,便有機會約談。他指明白香港立法一定緊,但若執法過程中對可能無辜人士,有機制讓他們警覺一下,「即係話你可能小心啲喎、呢樣嘢你可能有機會踩界」,市民會較容易放心,希望當局在可能情況下考慮學習和參考內地方法。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回應指,不同社會、法律制度都有不同做法,香港會進行調查,期間會問問題,「若能夠解釋到、或調查完覺得冇可疑咪冇事囉。冇話特別一個,即所謂特定約談制度」,強調沒有飲茶機制。

回應管浩鳴建議引入「飲茶」機制讓市民警覺,保安局長鄧炳強表示香港會進行調查,不會設特定約談制度。(資料圖片)

周浩鼎:訂措施防濫用司法程序 鄧炳強:或改每八日可申擔保做法

民建聯周浩鼎表示關注當局「如何防範別有用心的被告去玩弄或濫用司法程」,他舉例指「最容易玩嘅模式」如申請保釋,被告即使沒有新證據也可再次提出,「可以玩得出神入化」、濫用司法程序;關注當局會否就 23 條立法制訂相應措施,以防被告有心拖延時間。

鄧炳強回應指,同意周所說的「係經典例子」,指被告有權利「每八日去一次法院,尤其係重犯要勞師動眾好多人去 escort(護送)」。他指要對疑犯公平,若有新證據和說法應有申請保釋機會,「但在冇任何新證據下,當係一個 routine (常規)咁」,認為未必有效率,表示可能會更改有關安排。

翻查資料,47 名民主派因初選案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當時有還押被告保留每 8日一次保釋覆核權利。而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被控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多次申請保釋覆核,國安法指定法官羅德泉在 2022 年拒絕其申請,又指鄒曾數十次到法庭進行保釋覆核,拒絕定下下次八日的上庭日期。根據現行《刑事訴訟程序條例》,若區院法官或裁判官拒絕被告保釋,被告仍可有申請保釋,有權每隔八日上庭覆核。

鄒幸彤被指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曾多次申請保釋覆核遭拒;鄧炳強今指當局考慮更改被告每8日可申保釋覆核規定。(資料圖片)

林定國:沒印象港控竊密、間諜罪 

2003 年任保安局長時力推23條、現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則表示,很多傳媒關注將來或會誤墮洩露國家機密的法網,她指記憶中香港幾十年來都沒有以非法竊取或披露國家機密、間諜罪檢控過人,要求當局澄清「呢啲罪行係咪好難干犯?」林定國指記憶中,近年沒有相關案例,「我哋印象中冇呢啲咁嘅事,反映標準好高」。他強調記者「從事一般正常的傳媒工作」,實在沒有需要特別擔心或關注。

港醫護爆高官病歷被控其他罪 席陽、程翔內地竊密、間諜罪成

《集誌社》翻查資料,本港過去有類似洩密的案例,當事人被控告其他罪名。1998年,時任律政司長梁愛詩因腸癌入住瑪麗醫院,但政府稱她「因腸胃病而送院觀察及接受結腸手術」,該院技術助理後披露梁的病歷、揭發政府隱瞞事件。他在原審被裁定「不誠實使用電腦」罪成、被判監半年,後來上訴庭裁定他洩露資料是為了「糾正政府的不正確消息」,加上他無獲益,改判 100小時社會服務令。

另外,過去曾有兩名香港記者在內地被捕及控以相關罪名。1994年,時任《明報》記者席陽被指刺探國內重大金融、經濟秘密,將資料寫成稿件,竊取及刺探國家機密罪名成立判監12年,後在回歸前夕假釋出獄。2005年,時任《海峽時報》記者程翔被指控為台灣軍官、搜集及收買與國家政治、經濟和軍事等情報,被判間諜罪名成立入獄五年,後於 2008 年獲假釋出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