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傳承 在地記錄

23 條立法|諮詢期明結束 社民連:新法更嚴苛 民主黨:多處定義不明

分享:

23 條立法諮詢將於明日(28日)結束,民主黨、社民連分別向政府提交意見書。社民連指「先有民主人權,才有國家安全」,若《國安法》失去人權民主基石,執法者容易濫捕濫控,而政府無視其他地方立法背景「以偏概全,不盡不實」是魚目混珠、欺瞞公眾;民主黨則指,諮詢文件中有多處定義不明或過分寬闊,部分控罪元素門檻太低,建議政府清晰更界定不同控罪、縮窄範圍,以避免社會不同界別因條文模糊而擔心誤觸禁區,充分保障基本法和國際人權公約所確立的權利和自由。

社民連:新法更嚴苛易濫捕濫控 民主黨:定義不明太寬

社民連今以《沒有民主人權 哪有國家安全》為題,向政府提交近萬字意見書,指新法內容與舊法相比更為嚴苛,主張應在實行雙普選、民眾有權制訂法例內容下才應探討《國安法》。

社民連指,世界各地國安法基礎,在於議會、司法機關、公民社會及傳媒的有效監督和制衡,否則執法者易濫捕濫控;若政府「只取外國《國安法》的形,忽略權力制衡的實,只是東施效顰」,無視其他地方立法背景是「以偏概全,不盡不實,更是魚目混珠,欺瞞公眾」。

民主黨則認為,諮詢文件中有多處定義不明或過分寬闊,部分控罪元素門檻太低,建議政府清晰更界定不同控罪、縮窄範圍,以避免社會不同界別,因條文模糊而擔心誤觸禁區;又指過去一段時間,政府部門、文化藝術界、體育界等領域已不時「矯枉過正或自我審查」,對香港國際聲譽造成不利影響。

建議刪隱匿叛國罪否則令香港重起文革風 

但社民連指,基於實際情況,仍會就諮詢文件提交意見。有關「叛國罪」,社民連建議剔除「意圖」或「威脅」等較為主觀字眼、列明必須與具體行為有關,否則罪行易變成言論罪或思想罪;而在03年草案中被取消的「隱匿叛國罪」或造成社會分化、「父母子女互相告密」令香港重起文革之風,應被廢止或起碼設免責條款。社民連又指不應加入「叛亂罪」,因與暴動罪架床疊屋,條文如「罔顧」、「暴力作為」等亦模糊、範圍可大可小。

「國家機密罪」建議加入公眾利益抗辯

有關「煽動意圖罪」,03 年立法草案曾將罪行收窄,廢除如引起憎恨政府、煽動暴力等,而英國樞密院司法委員會已裁定,煽惑暴力或動亂意圖是定罪「隱含必要條件」。社民連建議廢除此罪、否則應跟隨外國收緊罪行,確保市民不因言論入罪;民主黨則認為文件加入「意圖引起香港居民間或中國不同地區居民的憎恨或敵意」,範圍屬過闊,又指市民在過去幾年的煽動案中,未能掌握到怎樣才算或不算是引起憎恨、反問對內地遊客不滿發表言論的界線在哪裡?指在未能掌握定罪界線下不應提高罰則。

至於「竊取國家機密罪」,社民連建議政府採用 03 年建議,加入公眾利益作辯解,如披露官員濫權、疏於職守、對公眾健康或構成嚴重威脅披露不屬犯罪,而非狹窄如律政司長林定國早前指「造成大量人命傷亡」。民主黨同認為應加入「適度、不過分嚴苛」的公眾利益免責條款,又指七項「國家秘密」部分範圍十分廣泛,難以準確判斷;又指根據內地相關法律,有列明國家秘密要按法定程序確定、由甚麼單位負責界定及級別等、有保密期限及標識等,諮詢文件沒有提及、對市民保障不足。

「境外干預罪」門檻低、元素定義太寬

有關「境外干預罪」,社民連指門檻「意圖帶來干預效果」較國安法「造成嚴重後果」更低,而犯罪元素定義過闊,如「境外勢力」幾乎無所不包、「不當手段」中「明知而作出關鍵失實陳述」、「使或威脅任何人名譽受損」等定義含糊,故認為不應增設此罪、或要收窄定義,規定批評政府或官員或持相反立場意見,只要是「真誠相信」,就不應被視為與事實不符而犯罪。民主黨亦認為控罪元素界定太寬闊和不清晰,應收窄和更清楚界定範圍。

兩黨列出不同例子要求釐清,如學者與外國機構撰寫報告,內容涉及批評,而政府不認同,又或香港市民出席聯合國相關會議,批評政府及要求跟進,會否被視為「作出失實陳述」?又如本地工會與外國工會發聲明批評特首,會否對其造成「名譽受損」或「精神受創傷」?

反對擴大執法權 

諮詢文件提及擴充《社團條例》範圍,若保安局長合理相信,可藉刊憲禁止任何本地組織運作以維護國安,社民連認為當局應清晰界定,並設警示、申述和上訴機制,容許被要求禁止的組織者申辯,由法庭裁斷及循法律程序上訴。民主黨則指,文件新增組織如校董會、法團與社團性質很大差異,建議政府就不同組織的風險再作檢視,而非一刀切將所有組織包括在內。

文件另建議擴大執法權,如延長羈留或延遲被羈留人士諮詢律師等,社民連認為若無緊急或重大國安風險,政府不應阻撓被捕者得到法律支援權利,否則所謂阻止通風報訊只會方便,「對被捕者採用『打、嚇、氹』」等套口供手段。民主黨則指有關權力「不應輕率引入」。至於文件提到收緊被定罪被告獲假釋門檻,社民連認為應只限於恐怖主義罪犯;民主黨則指出英國有關安排,是由獨立運作的公共機構假釋委員會決定,但政府在文件並無交代由甚麼機構決定。

社民連結語指,香港經過《港區國安法》洗禮後,公民社會及傳媒的監察力量大不如前,香港作為國際城市,若立嚴苛之法,只會走向孤立。